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25章 桑明烛和叶微

第25章 桑明烛和叶微


墨琅之征前夜。

各小组要前往的试炼地点终于被敲定,各弟子披着满身月光,连夜赶来阳峦峰查询并领取墨琅笺。

墨琅笺是在试炼之中能记载弟子表现的玉牌,从而方便墨琅之征结束后给各小队评定成绩,判定胜负。

白听泉远远地就看见了李问清,他自己被人群包围,再加上夜晚漆黑,李问清也就没有看到他。

但光是看李问清身周涌动着的灵流,不难猜出李问清的境界,他至少已经到了天启期。

李问清在看到名单的一瞬间脸色奇臭无比,甚至还颇觉晦气地拍了拍碰过那张纸的手。

白听泉只觉好笑,但笑过之后就立刻收敛了笑意,表情变得有些淡漠。

他这次前往试炼的地点在荔山北山麓的一个小村庄里,名为贤乐庄。

荔山的西北边有一座狭长的山谷,夹在两高山之间,地势险峭,却偏偏成了修真界和妖族必争之地。

此谷易守难攻,但也少不了妖族胆大包天,想绕过荔山,从此山谷进入修真界。

而若想进入这条山谷,贤乐庄是必经之路。

那些妖族便也就企图占领贤乐庄,将贤乐庄作为一个补给点,从而进入山谷,绕过荔山进入修真界。

白听泉小组四人的主要目标就是剿灭妖族,解救村民。

难度不是很大。而且琅剑宗向来将弟子们的安全摆在第一位,基本不会有什么致命危险。

只不过任务乍一听简单,但实际上妖族狡猾得很,这些妖物早已将村民作为人质,如何救人,如何杀妖,都是要仔细考虑一番的。

白听泉感觉到了压力。

而他也深深地知道,即使他想出来了解决办法,那三个人也不会听他的。

毕竟——他可是居心叵测的魔宗圣子,他们提防他还来不及。

-

白听泉提早到了集合点,如他所料,那三人都还没到。

昨晚他回去后,温止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温止最近总是很忙,而且自他醒来之后,也不过见了两面而已。

温止给他留了一张字条,上面的字入木三分:“听泉,注意安全,早些回来。”

白听泉露出个笑,随即抿抿嘴唇,将字条珍重地折好,收进怀中。

那几个字,让他莫名感觉到些温暖。

原著进行到这个时候,大抵是温止到了即将渡劫的突破口,温止最近忙碌,也许就是在准备渡劫的一切事宜。

想到此,白听泉神色黯然。

温止是那么好的人,原本他该成为修真界最年轻的大乘期修者,得道飞升,容颜永驻,却在原著里遭到原主迫害,连天劫都没熬过去,落寞而死。

“听泉,在想什么?”

一声轻唤,拉回白听泉的思绪,白听泉回头望去,只见魏薰有些发愁地看着他:“听泉,你的队友呢?”

白听泉笑笑:“我东西多,来早了点,在这等等他们。”

魏薰显然不信,白听泉这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更让他着急,他看着背上只背了一柄剑的白听泉,只以为是白听泉好面子,眼中都是对他担忧:“听泉,你最好别和他们三个起冲突,你也要多小心着些,小心他们,尤其是李……”

话还没说完,魏薰缩了缩脖子,连忙道:“听泉,我先走了。”

白听泉勾唇回头望去,只见李问清摆着一张臭脸,非常有原则地跟他保持了五大步的距离,狠狠地瞪向他们这边。

他这倒是没有想到,一向瞧不起他,跟他对着干的李问清竟然是第一个到的。

白听泉友好地同他打招呼:“哟,来了?墨琅笺有记得带吗。”

李问清脸色依然很臭,他看也不看白听泉,只从鼻孔里哼出来一声。

白听泉偷偷翻个白眼。

他已经预见到他的队友都不会太听他的话的这个事实。

紧接着便是桑明烛到了。

桑明烛一袭黑衣,长发束了个马尾,干练利落,玄色长剑别在腰间,他走来的一瞬间,白听泉脑海里骤然浮现出他曾看过的武侠小说里,容貌绝美,行侠仗义救死扶伤的大侠的形象。

他认定,这人是个可靠的人。

桑明烛少言寡语,却和李问清那种倨傲不同,他平静地向他们两人颔首,随后便抱臂站在一旁,等着最后一人。

白听泉松了一口气,认定这桑明烛大抵是个可以交流的正常人。

眼见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李问清有些焦急,定好的启程时间就要到了,最后一个人却现在都还没到……

却在此时,只见远处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位少年,他像是只灵活的小猴子一样躲闪过拥挤的人群,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那些空子钻了过来,总之,他嘴里还叼着块干粮,跑到他们面前,拱手道歉:“各位,得罪得罪,今早起晚了,都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带过来点早膳,我们去车上吃?”

还没人回答他,桑明烛就漠然道:“不必,多谢,我已辟谷。”

白听泉:“……”

真不愧是主角攻,在其他弟子都还是引灵期,到了天启就了不得的情况下,他竟然就已经辟谷了,真是恐怖如斯……

叶微在这一瞬间沉默不语。

明明叶微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但白听泉好像就是看到了一只逐渐炸起来冒刺的河豚。

白听泉立刻上前打断河豚的蓄力:“正巧我还没吃,给我留一块,多谢,那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先上车?”

叶微笑了:“白听泉是吧,行,给你留着,倒不知是谁,哪来的厚脸皮,也没说要给他留,他就自己凑上来臭显摆。”

桑明烛恍若未闻,长腿一迈上了天鹿金车。

他们的目的地距离琅剑宗不远,只不过翻越荔山之后,灵力稀薄,天鹿金车无法再行驶,因此大约有一半的路程需要他们徒步前往。

叶微带来的干粮在金车上已经分食完毕,他们下了车之后,步行许久,正午刚过,白听泉就觉得有些饿了,他提议就地休息。

叶微也累得不轻,他立刻就同意了白听泉的提议,桑明烛没有表态,但他显然已经停下了步伐。

本来准备跟白听泉唱反调的李问清一看见桑明烛和叶微也都停了下来,自知再闹没意思,便冷哼一声,扬着头,站在了离白听泉最远的地方。

白听泉:“……”

桑明烛见大家都停了下来,便沉默不语地抬手划下一个区域,禁制落成,能够提防外物的攻击和隐匿内部的方位。

白听泉看着桑明烛此举,微微一笑。

桑明烛是个稳重的,值得信赖的人。

叶微问道:“白听泉,我们吃什么?要不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野兔给你们带一只回来?”

白听泉却神秘兮兮地一笑:“不必,稍等。”

只见他像是变戏法一样连着从储物戒里掏出来一个又一个东西,干粮,调味料,火折子,熏肉,水壶,甜点,甚至还有一张结实的餐布……

叶微愣了一会,忽然大笑:“哟,白听泉,你是来试炼的还是来踏青野游的?”

他见过有人在储物戒里装满灵丹,也见过装满典籍的,但装满吃食的,他还是头一次见,以至于他觉得白听泉这人颇有意思。

白听泉将肉,水和干粮分了下去,随口道:“委屈什么也不能委屈自己啊。”

李问清只给了白听泉一个冷眼,嘴唇动了动,似要说几句刁钻刻薄的话,但最后忍住了。

桑明烛已经辟谷,不必进食,或许进食还会给他造成负担,因此白听泉和叶微两人也就心安理得地坐在餐布上吃了起来。

叶微吃得很快,三口两口就吃了干净,他随意地擦擦嘴,撑头看着白听泉:“白听泉,那李问清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他是来找茬的。”

白听泉一口一口细嚼慢咽,等到咽下去之后才道:“可能因为他想当队长吧。”

中午休息完毕,四人重新开始赶路。

傍晚之时,他们到了贤乐庄。四人借着林中的树藏匿身形,远远地观察着村内的情况。

贤乐庄此时已经被妖族占领,街上根本没有行人,建筑和市集也都显现出了一种衰败的景象,偶尔能看见几个活动的妖族,叶微拧眉:“这群畜生。”

贤乐庄之内虽然死寂,但没有煞气和血腥味,而且这些妖族们的巡查安排得严丝合缝,根本没有任何给他们潜入贤乐庄的时间漏洞。这也证明这些妖族大抵只是把村民们控制起来了,并未杀害村民。

白听泉安抚他道:“不用担心,村民们现在没有生命危险,我们还有机会。”

叶微冷哼,拔剑出鞘:“我们不如现在就闯进去,把那些畜生都杀了,村民也就救出来了,还耽误时间做什么。”

白听泉拧眉:“不可,若是不留活口,我们如何知道他们将村民关到了哪里?”

叶微已经要出剑了:“那就留一个活口,然后严刑逼供。”

白听泉有些无奈:“叶微,这些妖族如此明目张胆,我担心有阴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叶微看他一眼:“白听泉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我们给他们来了一个突击,他们能有什么阴谋,他们措手不及,没准怕我们怕得要死。”

李问清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两人争吵,桑明烛却忽然抬起手指,指向一个方向:“你们看那里。”

白听泉和叶微皆抬头看去。

许是妖族的安排疏漏,所有妖族巡查的轨迹经过重叠之后,唯独漏了那里。

虽然妖族换岗轮值安排得非常缜密,但百密一疏,竟然漏掉了一个空间上的点。

也就是说,那个方位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没有妖族看守的,若想进入贤乐庄,那个方位也许是一个最优选择。

不光是白听泉和叶微,就连李问清心中都有了打算。

白听泉望向了桑明烛,随后收回视线,道:“既然如此,此时已经傍晚,我们稍作休息,同时密切观察一下,若那个漏洞一直存在,那么子时之后,我们从那里突破。”

话说完,所有人都没有反驳。

但白听泉心中却浮现出了隐隐的不安。

好像是,那个漏洞专门要给他们看到一样。

引诱着他们前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