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33章 渡劫

第33章 渡劫


白白自己在阳光之下扑球扑得开心。

这几日白听泉的伤养得已经差不多了。他的面色也由起初的苍白而变得红润起来,但即使这样,温止也丝毫不敢怠慢,整日守着白听泉,刚刚才被明庚君的小侍童叫走,似乎是有要事要商议。

温止临走时并不放心,执意要岁岚守在白听泉身边。

岁岚叫白听泉随便用两句话就打发了。

白听泉难得有了一次自由的机会,他气喘吁吁地搬来一把椅子,坐在院中,着迷地望向渐渐下沉的夕阳。

雪山之巅的景色异常迷人,洁白的雪被染上橘红色的光,色彩明艳张扬得像是掉入了水池里的朱红色墨点。

一层一层地晕开,直到整个水池都变成了橘红色。

白听泉出神地问道:“鸿羽,你说为什么温止他对我那么好?”

鸿羽小绿豆眼里浮现了庞大的迷茫之意。

他记得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了许多次了。

鸿羽呆滞道:“主人,我还是觉得,沧浪君是看上您了……”

白听泉淡淡地扫他一眼:“鸿羽,我是不是少一段记忆?”

鸿羽怔了一瞬,慌忙藏下眼中破绽,道:“主人,我当年进魔宗进得晚,许多事都不知道,况且您是魔宗圣子,谁敢对您的记忆动手脚啊?”

白听泉没有看到被鸿羽匆忙掩下的慌乱,只是继续问:“我只是觉得奇怪,温止说在我年少时曾救过他一命,他就算是报恩的话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鸿羽连忙道:“主人,这事您还真不用多想,沧浪君肯定是看上您了,您没看见,那天晚上您被人偷袭的时候,沧浪君的表情可怕得不得了,我看着都害怕,我根本不怀疑他要是能逮着那个蒙面人,他能把他千刀万剐。”

白听泉被鸿羽逗笑:“你以为温止是你,天天喊打喊杀。”

他坐在椅子上,眉眼安静平和,夕阳的暖色调将他的面庞都映得发暖,发亮。白听泉用手撑腮,歪头,眼里有光:“你说,温止他真的喜欢我?”

即使鸿羽跟了白听泉那么多年,也在这一瞬被白听泉的这张脸给惊住。

鸿羽结结巴巴地道:“绝对是,主人,我肯定没看错。”

白听泉弯眼睛笑,然后才收敛了笑容,正色道:“那鸿羽你说,那个神秘人会是谁?他为什么要一门心思地挑拨我和温止的关系?”

鸿羽小心地看了一眼白听泉,随后道:“主人,我觉得,首先可以排除是主上,魔宗虽然一直将沧浪君视为眼中钉,位于主上心中最想杀死的人的排名第一名,但主上的行事风格是想杀死一个人的话,根本不会拐弯抹角,找到合适的机会就会直接做掉的……”

白听泉摆了摆手,制止了鸿羽一不小心就开始疯狂吹嘘他的主上的嘴。

白听泉道:“那你有什么头绪吗?”

鸿羽小心地瞥了白听泉一眼,小心翼翼地道:“主人,我觉得,有可能是宣谒之庭。”

白听泉摇头:“宣谒之庭没道理,他们虽然与温止不和,但温止的实力摆在那,他们没有必要让温止的筋脉尽毁,成为废人。”

鸿羽眸光微闪:“主人,虽然宣谒之庭不想毁了温止,但有没有可能,是天道的意思?”

白听泉一瞬间挺直了脊背,眸光一滞:“说说。”

天道降下天谕到宣谒之庭,宣谒之庭向来都是天谕的传声筒和执行者。

鸿羽努力压低了声音,小身体飞到白听泉耳边,说道:“主人,我也是曾听主上念叨过,说沧浪君所修之道不是剑道,也不是无情道,他所修习的,是凌驾于天道之外的另一种‘道’,只不过这种‘道’是由剑道衍生出来的,所以没人发现什么端倪,甚至明庚君都不知道……”

鸿羽小心地看了一眼白听泉的表情,继续说道:“天道法则严格且森严,若是沧浪君真的得道飞升了一切都不好收场,所以……所以天道想在沧浪君渡劫之前解决了他。”

白听泉安静听着,脸色愈发难看。

他也记得,原著里,这个节点,他已经和温止反目成仇,温止才会被他迫害,但现在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伤害温止,天道也要借他之手,毁了温止,来修正剧情么。

这就是天道的力量吗?

-

桑吾指节轻轻拍打着桌面,沉默地看向温止,良久,终于开口:“师弟,渡劫之事,你可都准备好了?此事不宜再拖了……”

温止默默地看着茶盏之中的澄澈茶汤:“都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我有些放心不下听泉……”

桑吾轻叹一声:“那孩子……”

温止将茶盏推开:“再等等吧。”

桑吾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颔首:“谨慎些总是好的,但有一事,我还是要和你提一提。”

温止抬眸。

“前几日,大抵就是你说听泉被人偷袭的那个晚上,护山大阵被打开了一个破口。”

“可他进来得神不知鬼不觉,没有引起我们任何人的注意。”

“的确,我后来特意调查过,自那之后,护山大阵也没有任何被打开过的痕迹,也许他此时就藏身在众多弟子之中,”桑吾温和道,“只是那日还有一处蹊跷,那个护山大阵的缺口被人为地刺出一个缺口之后,竟然迅速愈合了,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

温止眉头紧锁:“若是如此,那来人的实力非同小可,一定在我们之上。”

桑吾叹了一口气:“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但愿不会出什么事吧……”

-

白听泉恢复得很好,至少不会在稍微用些力气之后就气喘吁吁了,丹田的痛感也减轻了许多,只是那道裂痕依然存在。

白听泉非常满足于现状,整日就逗逗白白,和鸿羽聊聊天,但有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听雪峰的峰顶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劫云。

黑暗沉重,在酝酿着一场疯狂的雷暴。

宗中弟子都异常兴奋,即将渡劫之人是沧浪君准没错,而且他们也都认为既然是沧浪君,就一定能摆平这次雷劫。

那可是沧浪君啊,无所不能的沧浪君。

他们只觉得琅剑宗这么多年终于出了一个大乘期修士,是沧浪君,也是众望所归。

温止仍旧终日都陪在他身边,仿佛什么都未曾察觉到一样,终有一天,白听泉小心地凑到埋首处理公务的温止身边,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瓜道:“师尊……”

温止立刻放下手中工作,抬起头来看他:“何事?”

白听泉道:“师尊,听雪峰外面聚集了很多劫云……你是要渡劫了吗?”

温止面不改色:“嗯……害怕了?”

白听泉摇头:“师尊,若是你要渡劫了,可需要弟子护法?弟子,弟子想陪着你。”

即使他没有答应那个神秘人的要求,但他也有些担心神秘人会破罐子破摔,借着温止渡劫的这个机会,做出那种修正剧情的事情来。

温止轻笑,揉了揉白听泉的头,柔声道:“听泉,不用担心为师,渡劫期的雷劫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听话。”

白听泉轻轻抿唇。

若是温止真的想凌驾于天道之上,不受天道所束缚的话,那么这一劫必定难熬无比,天道高傲,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最终只会有两个结果。

一是天道下了狠手,将温止直接摁死在了雷劫之中。

二是极小的概率,甚至要比其他人渡劫还要更严峻的形势之下,温止九死一生,捡一条命回来。

若是神秘人从中作梗,后者那极小的概率也会变成零,这绝不是白听泉想要看到的。

对这两种情况,温止定然也心中有数。

白听泉耐心地道:“师尊,我听说,若是修者渡劫的时候,找一个信任的人护法的话,渡劫成功的概率会提高很多,而且,而且,师尊,那日我遭突袭,这证明琅剑宗里面已经不是绝对的安全了……”

温止始终眸光温和地看着他,等到白听泉自己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他才温声道:“听泉,听话。”

言外之意,就是不允许,也不同意白听泉给他护法。

白听泉有些生气,负气地背对着温止。

温止还是那样温柔,他嗓音淡淡:“听泉,好好养伤,其他的事莫要多想。”

白听泉跑上床去,直接用被子裹住了自己,不管温止怎么说,他都下定决心,温止不让,那他就偷偷地去。

不论如何,都要保证温止渡劫成功。

这不仅是他的执念,还是他心中的意难平。

身后只传来温止无奈的叹息声。

这种生活又不温不火地过了五六天,突然有一日,白听泉醒来后没有看见温止的身影,他立刻就已知晓,温止的雷劫,到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