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3章 你可以送我一下吗?

第43章 你可以送我一下吗?


  他还挺有自信的,自己可比金昭这个娘娘腔更帅气,应该更符合颜汐的审美。
  不是,她是在朝我打招呼。谢长则内心默默说,看着颜汐,目光有些收不回来。
  微凉的手指轻轻按住胸口,那里滚烫而悸动。
  “哇,傅予淮怎么过来了?”有人惊呼一声,然后就直接被拨到了一边。
  傅予淮从学校正门一路跑到北门,心脏都要爆裂。他闯进人群,然后就看见了那个身形挺拔纤瘦的身影。
  “颜颜!”汹涌的情绪仿佛潮水冲刷着他的理智,在看到那张脸达到了顶峰。
  傅予淮再也忍不住,大步上前,一把将颜汐牢牢扣入了怀中。
  所有人:“!!!”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校草会做出这种举动!好劲爆!
  谢长则漆黑的眸终于不再是一贯的从容淡定,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倏地攥紧。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应诗雨觉得这发展她有点看不大懂,颜汐入校以来跟傅予淮不是彻底闹翻了吗?不是传闻傅予淮喜欢陈香香,一再为陈香香出头吗?现在冲上去是几个意思啊喂!
  她微侧了侧头去看谢长则,然后脖子僵硬了一下,又果断转了回去。
  发生了什么!班长这是……生气了?浑身都开始往外冒寒气,应诗雨摸了摸胳膊,她觉得自己快要被冻死了。
  高三一班没人见识过班长生气。
  班长大人在高三一班就仿佛神一般的存在,从来不情绪外露。
  应诗雨到现在都有些懵,还有些后怕。
  另一边,颜汐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傅予淮,放手。”
  她好想打人,手指握紧了又放,最终还是放弃了。
  傅予淮放了手,目光急切地在她身上打量,然后落在她眉心处,狐狸眼猛地收紧,呼吸一滞:“血……你流血了?”
  他的瞳孔深处,害怕恐惧的情绪如同山呼海啸,手指下意识去触摸那滴血痕。
  颜汐终于忍不住,一个巴掌狠狠甩了过去,“那是别人的血,看不出来吗,白痴!”
  所有人:“……”
  妈妈咪呀,大小姐好猛,连校霸都敢抽!
  颜汐是真的生气了,那一巴掌她抽得没留半分力气,自己手掌都打的生疼,更别提傅予淮了,帅气又带着几分邪气的脸蛋上立马就现出一个红手印。
  她很早之前就想抽他了。
  母亲病故那一年,傅予淮莫名其妙地就向她告白了,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颜汐非常诧异且直接拒绝了。
  她那个时候刚刚遭遇丧母之痛,更何况,她一直把傅予淮当弟弟看待,没有任何私情,满心都只觉得尴尬。
  虽然傅予淮当时看上去确实可怜极了,仿佛是被人遗弃的小可怜,但她也硬着心肠没搭理他,一连冷落了他好几天。
  她一直以为,傅予淮只是太依赖他了,他成长过程中自己参与太多,才导致他出现错觉。
  两人之间切断联系,他那么聪慧,长大了慢慢总会明白过来。
  可那以后,傅予淮就开始变得阴阳怪气。
  小说里,他是第一个倒戈向陈香香的人,后面出手对付她也从来不曾手软。
  颜汐并不会把梦里的小说完全当成现实,可傅予淮最近的言行确实屡屡让她失望。
  现场一片安静,傅予淮被打得脸偏向了一边,所有人都害怕校霸会骤然发火。
  颜汐打完就直接走人,经过谢长则身边,忽然开口,“你可以送我一下吗?”
  众人:“!!!”
  卧槽,今天的瓜一个比一个劲爆啊,大小姐什么时候认识的谢长则,好迷啊!
  眼看着两人就这么离去,傅予淮眼底黑气弥漫,目光有如实质,恨不能洞穿谢长则的后脑勺。
  众人一时都不敢动,特别怕校霸忽然杀人灭口。
  傅予淮忽然回头,看向肿成猪头脸的张凡。
  张凡很机警,眼底闪过一抹慌乱,立马大声说:“傅少!我都是为您出气,那女的太不识抬举了,居然敢驳您的面子……”
  傅予淮上前,用力地凶狠地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胸口。
  “滚!”
  张凡痛得浑身直冒冷汗,五官都扭曲了,他感觉自己肋骨似乎断了。
  痛得神志几乎迷糊的时候,他在想,他是不是被穆宇阳坑了?不是说傅少绝对不站颜汐那边的吗?!
  而且颜汐这么能打,他也是无语。
  这么粗暴,她还是个女的吗?千金大小姐原来都是这种画风?
  他现在非常非常后悔,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招惹谁不好去招惹颜汐啊,这是嫌命活得太长了吗……
  ——
  红杨山。
  席言玩得挺开心的,他还挺享受赛车时肾上腺素飙升的畅快感的。
  “席少!”朱媛笑着走过来打招呼,“你刚刚挺厉害的啊。”
  席言一看见朱媛,眼睛就燃起微弱的希望:“你是自己过来的,还是跟朋友来的?”
  朱媛莞尔,撩了撩头发,斜睨了席言一眼,“如果我说我是一个人来的呢?”
  席言顿时少了几分热络,多了几分客套,“那你玩得开心,有需要的时候再叫我。对了,你想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都报我名字记我账上。”
  红杨山这边除了赛车场,还有房车露营、卡丁车、篝火烧烤等等可以玩,项目很多,女生也能在里面玩得很开心。
  朱媛心里泛起一股酸味,她看着席言的眼神有些许的幽怨。
  她觉得自己长得挺漂亮的,性格也很开朗活泼,不比王梓楠差,为什么席言就是看不到她的好呢?
  眼看席言真的就这么转身准备离开了,她只能开口了:“席言!梓楠也过来了!”
  席言回过头,急切地看向她身后:“她在哪?”
  朱媛笑着说:“你把她惹生气了,今天是我帮忙把人劝过来的,给你一个机会,你等会儿跟她好好说话,认真道歉,我就带你去见她,怎么样?”
  席言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本来就想找王梓楠道歉,还想让陈香香在中间牵线搭桥呢。
  王梓楠站在盘山公路边上,脊背挺得笔直,眼神带着几分孤傲。
  看见朱媛带席言过来,她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题外话——
  谢长则:她只让我送她,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