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01章 再次重生

第0001章 再次重生


  “咚……”

  “咚……”

  “咚……”

  汉元十年秋七月癸卯,新丰栎阳宫。

  随着九声庄严而又低沉的钟鸣,天地之间,嗡时被一阵啜泣所占据。

  每个人头上都戴有孝布,身上都披着丝麻,脸上也都挂满眼泪鼻涕,

  一尊朴实而厚重的灵柩立于正殿,棺内老者身金缕玉衣,遍布皱纹的脸上满是安详。

  除了两位手持长戟,身着甲胄的武士侍立灵柩前,殿内再也不见第三道直立的身影。

  编钟六响,诸侯薨;九响国丧,天子崩……

  在这个礼法制度尚未被破坏殆尽的时代,编钟被连续敲响九下,只意味着一件事。

  ——帝崩!

  但在此刻,栎阳宫内的钟室发出九响丧鸣之时,汉天子刘邦,却生龙活虎的跪在灵柩前,神情哀伤的垂泪。

  驾崩的,并不是天子刘邦。

  而是刘邦的父亲,青史上唯一一位没做过皇帝,却活着成为太上皇的人:刘太公,刘煓。

  在成为皇帝之后,刘邦就将老爹刘煓接到了长安,却发现刘煓总是闷闷不乐。

  问过老爹身旁的挚友,刘邦才终于明白:老爹是想念家乡丰邑,所以才不开心。

  于是刘邦大笔一挥,下令:在都城长安以东百里的栎阳,建造出一模一样的丰邑出来,给老爹居住!

  就这样,前秦时的栎阳邑,便成为了太上皇刘煓的第二个故乡:新丰。

  ——新的丰邑。

  而今天,在渡过长达八十五年的精彩人生后,太上皇刘煓,在栎阳宫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对于太上皇驾崩,朝臣百官心中,其实并没有太过深刻的哀痛。

  能在这个物质匮乏、医学落后的时代活到八十五岁,刘煓纵是死了,也完全可以称之为喜丧。

  可在这简易布置出的灵堂之中,却有两个人,明显对眼前的一切感到不敢相信。

  其中一人,自然是莅临神圣不过五年,此时对父亲离世感到哀痛不已的天子刘邦。

  另外一人,则是刘邦身后不远处,悄然跪在皇后吕雉身后的青涩少年。

  但没有人知道:少年脸色上的不敢置信,并非是因为刘煓驾崩……

  “居然!”

  “又回到了这里!”

  强忍着心中激动,不着痕迹的用眼角看看左右,刘盈终是缓缓低下头,强自按捺住仰天大笑的冲动。

  ——这,已经是刘盈第二次穿越了!

  准确的说,是在一次极其失败,几乎毫无亮点的穿越生涯之后,再次回到了起点。

  偷偷打量着殿内,感受着殿内哀伤的氛围,刘盈迟迟未能从‘游戏重开’的激情中淡定下来。

  前一世,刘盈懵懵懂懂来到这世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此时眼前的景象。

  气质满带着华贵,身穿各式‘奇装异服’,却跪满整个大殿的中老年男子;

  古朴而又不失庄严的宫室;

  以及,一尊静卧在殿中央的灵柩。

  这一切怪异的景象,都让彼时的刘盈误以为自己在做梦!

  既是梦境,那自是放浪形骸,左摸摸,右看看。

  直到被一位华发老人怒斥,并一巴掌扇飞出去几米开外,刘盈才终于明白过来。

  ——这一切,都不是梦!

  自己真的穿越到了这陌生的时代,成为了天子刘邦的嫡长子,大汉王朝的第一位太子:刘盈!

  但在刘盈认识到这一点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太上皇驾崩,太子于丧礼失仪,坐不孝!

  便是这荒诞无比,在这时代又不容置疑的罪名,将刘盈彻底焊死在了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丧礼当天,刘盈就被赶回了长安,在未央宫禁足一年!

  等禁足解除,不等刘盈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迎面而来的,就是天子刘邦的手令。

  ——淮南王英布谋反,令太子领兵平叛,戴罪立功!

  不等刘盈做好心理准备,又是皇后吕雉站出来,将刘邦的命令给驳了回去。

  得知此事,刘盈心中大喜,想着:有母亲吕雉在,自己再如何,也不会再有危险吧?

  后来的一切表明,刘盈猜得没错。

  起码暂时没错。

  在吕雉为首的整个吕氏外戚,以及其遍布朝野的势力保驾护航下,刘盈安坐太子大位,等到了刘邦驾崩的那一天。

  莅临神圣,位登九五,身以为汉祚天子,刘盈又想:这下,没人能拿我怎么样了?

  但这一次,刘盈错了。

  而且是大错特错!

  成为皇帝之后的足足七年时间,刘盈都没能以天子的身份,颁布哪怕一道正式诏令!

  成年前的三年,执掌朝堂大权的,始终是身为太后的母亲吕雉。

  即便是在成为皇帝的第四年,年满二十的刘盈加冠之后,也没能如愿执掌大权。

  到了这时,刘盈才终于反应过来:在这个世代,一个‘不孝’的罪名,究竟是多么严重……

  就这样,刘盈第一次穿越,在两年心惊胆战的太子生涯,以及长达七年的傀儡皇帝生涯后,画上了奇丑无比的句号。

  如此失败的穿越,说刘盈是穿越者之耻,恐怕也丝毫不为过了。

  可让刘盈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一切又回到了最开始,太上皇驾崩后的丧葬之礼上!

  “就算我再幸运,应该也不会有第二枚复活币了……”

  暗自思量间,刘盈缓缓抬起头,望向灵柩前,那道仍旧跪地啜泣的年迈背影。

  “这一世,我依旧要做皇帝!”

  “做一个万民敬仰,名垂青史的皇帝!”

  暗自许下宏图大志,刘盈便怪笑着侧过头,望向自己的斜前方。

  在那里,跪着汉室天下最尊贵的女人:皇后吕雉!

  “母后啊母后……”

  “前世,儿可是被母后‘照顾’的太过了些……”

  “母后的宗族子侄,也总是能给儿许多‘惊喜’……”

  心语着,刘盈嘴角之上,便缓缓挂上一抹怪异的笑容。

  “这一世,儿要凭借自己,坐上那万众瞩目的位置!”

  “至于儿如何做,就不多劳母亲费心了……”

  意味深长的看了吕雉一样,刘盈又是一笑,才缓缓低下头颅。

  ——要想靠着自己坐上那神圣之位,刘盈首先要做的,就是安稳度过此次丧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