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03章 代相陈豨将乱

第0003章 代相陈豨将乱


  刘邦一声令下,栎阳宫外,便立时准备好了三架车。

  最靠前的皇后凤辇,由太仆夏侯婴亲自掌鞭。

  中间那辆稍显破旧的辇车,则是刘盈的太子辇车,由舞阳侯樊哙护送。

  最后那辆供丞相萧何乘坐的车,更是连马都没有,只以四头牛挽车。

  身为少府卿的阳城延,算是最惨的了。

  ——萧何是有车没马,只能以牛挽车;阳城延倒是有马,却又没了车,只能骑着马回长安……

  若非是腰间还挂着一条青色绶带,阳城延策马缓行于萧何的牛车旁,怕不是会被认成萧何的护卫……

  没有百官相送,也没有大军随行,三驾马车,近百护卫随行,车队便在天亮前出发,驶向了百里外的长安城。

  坐在破旧的辇车之上,刘盈依旧没从先前的震惊当中缓过神。

  倒不是因为刘如意的事。

  ——而是刘盈先后两辈子,都被刘邦以两种截然不同的名义,离奇赶出了新丰!

  前一世,刘盈‘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在丧礼上出了洋相,被刘邦赶回长安,还能理解为刘邦觉得丢了面子,索性把刘盈丢回长安,眼不见为净。

  可这一世,刘盈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整场丧礼都悄悄跪在地上,却依旧被赶回了长安!

  这就有点奇怪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让刘盈感到非常的怪异。

  前一世,刘盈因为在太上皇的丧礼上失仪,而被刘邦赶回长安面壁思过,身为丞相的萧何和少府阳城延,也跟刘盈一起回了长安。

  这一世,萧何、阳城延二人,也同样没躲过被赶回长安的命运!

  如果单单是这两人,那起码还勉强能解释为:长安朝堂确实需要有人坐镇,丞相和少府不能离开长安太久。

  但问题就在于:前后两辈子都被赶出新丰的,不止刘盈、萧何、阳城延三人!

  ——前一世,刘盈被送回长安,正是樊哙领兵护卫,太仆夏侯婴驾车!

  这一世,夏侯婴、樊哙二人的身影,依旧出现在了返回长安的车队当中!

  准确的说:和刘盈一样,萧何、阳城延、夏侯婴、樊哙四人,也都是前后两辈子,均被刘邦赶回了长安!

  刘盈前后两辈子都被赶回长安,还能理解为巧合,或是刘邦实在不想看到刘盈;

  萧何、阳城延二人前后两辈子都被赶回长安,也能理解为客观原因所导致;

  但要是在此基础上,再加上根本没法解释的夏侯婴、樊哙二人,这一世甚至还多了个皇后吕雉?

  就算刘盈是个傻子,也已经意识到这其中,必然另有隐情了!

  “新丰……”

  “太上皇丧礼……”

  “究竟是什么事,让刘邦非要把我们五个人赶回长安呢……”

  都不用刘盈细想:在丧礼之后,新丰必然会发生一件大事。

  一件刘盈、夏侯婴、樊哙三人绝不能在场,皇后吕雉最好别在场的事。

  回忆着前世的记忆,结合夏侯婴、樊哙二人的身份,以及方才栎阳宫发生的事,刘盈眼角不由微微眯起。

  脑海中尘封的记忆,也逐渐在刘盈眼前缓缓展开,最终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亮起一道刺眼的光芒。

  “代相陈豨之乱……”

  轻轻一声呢喃,刘盈便苦笑着摇了摇头,复又长叹一口气。

  ——汉元十年秋九月,代相陈豨自立为王,为乱关东。

  对于陈豨叛乱,刘盈印象中的记忆并不很多,只记得当时,太上皇驾崩才过了一个多月,自己还在宫中禁足。

  陈豨九月叛乱,短短几天之后,老爹刘邦便亲自率军出征,几个月就基本平定了叛乱。

  但现在,当刘盈将对比前生今世得出的离奇之处,融合进陈豨叛乱之事来看后,一个非常有趣的可能性,便悄然出现在了刘盈的脑海之中。

  ——对于陈豨叛乱,长安朝堂早有知晓!

  甚至很可能现在,距离陈豨叛乱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点,就已经知晓了!

  想来也正常。

  陈豨堂堂诸侯王相,秩二千石的高官,长安朝堂能没有防备?

  就算真的没有,陈豨最终为乱北墙,可是被淮阴侯韩信怂恿的!

  而现在这个时间点,韩信说是‘居住’在长安,但实际上,说是软禁也是毫不为过!

  韩信一封封信件飞向代国,朝堂能猜不到陈豨可能出现的举动?

  如此说来,刘盈、萧何等五人前生今世的离奇‘遭遇’,也就都解释的通了。

  ——丞相萧何、少府阳城延回转长安,正是为了给即将爆发的战争,准备相应的后勤粮草、辎重!

  至于樊哙、夏侯婴,看看二人的身份,就不难猜测了。

  舞阳侯樊哙,正是当今皇后吕雉的妹夫!

  太仆夏侯婴,更是曾在彭城之战溃败后,刘邦败亡途中几次将刘盈踹下马车时,将刘盈捡回来的人!

  结合此间种种,真相也就浮出水面。

  ——刘邦想借着平定陈豨叛乱,为刘如意培养势力,为后续废立太子做准备!

  要想完成这个目的,刘邦必须保证:平定陈豨叛乱的将领,必须尽量多的用新兴力量,且绝不能让刘盈身后的吕氏外戚阵营插手进来!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刘邦为什么非要把太仆夏侯婴,以及赋闲在家的舞阳侯樊哙赶回长安。

  因为只要有战争,这二人都默认具备参战资格!

  而一旦让这二人在战争中取得功勋,那对太子刘盈便是一大助力,后续刘邦废黜刘盈,就会难上加难。

  “原来如此吗……”

  “为了我的储位,强行从陈豨叛乱中分得一杯羹……”

  想到这里,刘盈的面色不由稍有些凝重起来。

  记忆中,前世参与平定陈豨叛乱的将士名单里,是有樊哙的。

  不单一个樊哙,吕氏外戚的势力中,还有包括灌婴、傅宽在内的十数位高级将领,都参与到了平定陈豨叛乱的战斗之中。

  只不过前世,刘盈穿越后的一整年都在面壁,对于这些事,实在是看不清,摸不透。

  直到现在,刘盈才终于意识到: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母亲吕雉,究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发动了怎样骇人的力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