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05章 周吕令武侯之死

第0005章 周吕令武侯之死


  砰!!!

  于日暮前后回到长安城,在未央宫外走下辇车,走过数百步宽的广场,刘盈刚踏入宣室殿,就听闻一声刺耳的玉器破碎声。

  “欺人太甚!!!”

  循声望向殿内,就见吕雉满脸盛怒的站在御阶上,双肩都因极致的愤怒,而微微颤抖起来。

  至于是谁‘欺人太甚’,自是不用多猜。

  ——当今天下,能让吕雉在破口大骂的同时,又不敢直呼其名的,恐怕也只有一人了……

  “去!”

  “召郦侯吕台、洨侯吕产……”

  “不,凡在长安之吕氏子弟,通通召入宫中!”

  “另着阳都侯丁复、曲成侯虫达、阿绫侯郭亭、东武侯郭蒙、乐成侯丁礼、肥如侯蔡寅、中水侯吕马童,即刻入宫!”

  一连喊出近十位食邑上千户,乃至数千户的开国功侯,吕雉终是气呼呼的坐回软榻,直喘着粗气。

  见此状况,一旁默然躬立的樊哙不由稍上前,语带劝解道:“阿姊莫怒,莫急……”

  砰!!!!!!

  又是一声剧烈的破碎声,御案上的玉制砚台,也终是没躲过吕雉的荼毒。

  “叫吾如何不怒?!”

  “兄长过世不过岁余,竟欺压我吕氏至如斯之地!”

  “吾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将满腔怒火毫无顾忌的喷洒在樊哙身上,吕雉仍不觉怒消,不由目光烦闷的瞪向樊哙。

  “去,你也别闲着,把灌婴那厮叫来!”

  “若兄长在,他颍阴侯还敢躲躲藏藏,让吾指望不上分毫?”

  见吕雉丝毫没有‘息怒’的架势,樊哙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稍一拱手,便低头向殿门处走去。

  若非刘盈提前避开了些,闷头疾行的樊哙,甚至险些把刘盈撞个满怀!

  “毛毛躁躁的……”

  暗自腹诽一声,刘盈便稍整衣冠,做出一副凝重的面色,缓缓来到御阶前。

  “母后。”

  一声沉稳的拜喏,终是将吕雉的注意力稍稍吸引,面上怒意却丝毫不见减退。

  稍一调整坐姿,吕雉便招招手,将刘盈叫到了身旁。

  待刘盈爬上御阶,来到吕雉身旁,又被吕雉轻轻拉在身边坐了下来。

  “今日之事,盈儿可瞧明白了?”

  闻言,刘盈不假思索道:“儿明白。”

  “父皇不喜儿,欲以三弟为储……”

  “什么话!”

  刘盈话音未落,就见吕雉又是没由来一怒!

  “区区贱婢所诞之奴生子,便称其曰奴,亦不为过!”

  见吕雉被自己一声‘三弟’,激的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狂躁起来,刘盈不由一愣。

  “好家伙……”

  “三言两语,就把刘如意的血脉都否定了?”

  不等刘盈回过神,就见吕雉目光中满带着严肃,郑重的直视向刘盈目光深处。

  “盈儿,记住!”

  “今日之事,并非是废立储君那么简单!”

  一听这话,刘盈便赶忙敛回心神,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前世,在太上皇丧礼之后的一年当中,刘盈都在宫中面壁思过。

  对于一些重要事件,刘盈都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道听途说),并不清楚其中的关键要害。

  就如即将发生的代相陈豨之乱,在前世,就曾被刘盈单纯的认为:只是一场平平无奇的地方割据势力,武装对抗中央的失败案例。

  至于刘邦废黜的念头,前世的刘盈更是几乎毫无知觉!

  这一世,能有更准确了解事态真相的机会,刘盈自是不愿错过。

  ——因为只有全面认识到事物的本质,刘盈才能做出最准确的选择,为未来铺路。

  见刘盈片刻之间,就摆出慎重的姿态,吕雉也不由稍冷静下来。

  “今日一事,似涉及储君之废立,实却乃后位之争!”

  “陛下欲废者,不单是盈儿的储位,还有母亲的后位!”

  笃定道出自己的判断,吕雉便面色严峻的起身,来到御案前。

  “去岁秋,兄长周吕令武侯战殁,本就离奇:兄长堂堂北墙守军之主帅,如何能为北蛮所杀?”

  说着,吕雉便从眼前的御案之上,轻轻拿起一卷已被解封的竹简。

  “呵,韩王信……”

  “兄长征战一生,所斩之旷世名将不知凡几!”

  “纵是项羽,亦未曾在兄长手中,讨得半点便宜!!”

  “汉楚彭城一战、汉匈白登一战,兄长更每每率军驰援,方有今汉室鼎立。”

  “韩王信,区区一介丧家之犬,又如何是兄长之敌?”

  说到这里,吕雉悄然回过身,将手中竹简递到了刘盈面前。

  赶忙从榻上起身,接过眼前这份明显是战报的竹简,只稍一扫简上所书,刘盈面庞之上,便渐渐被骇然所充斥!

  “秋八月,韩王信引部来犯,恰遇周吕侯率亲卫数十游猎山林,遂以重兵围之……”

  “周吕侯力战数日,终力有不遂;末将率部援至之时,周吕侯已自刎于林间,韩王信及部众,亦已不见踪影……”

  只短短两个话,刘盈便猛地瞪大双眼,满脸惊骇的愣在了原地!

  ——周吕令武侯吕泽,刘汉天下的第一功臣,且没有之一!

  如果光按讨伐夺取的地盘计算,如今汉室版图,起码有五成甚至六成,都是吕泽打下来的!

  后世口口相传神乎其神的淮阴侯韩信,其绝大多数功绩,实际上也都是吕泽所为!

  这也是为什么刘邦,身为堂堂汉祚开国皇帝,却连吕氏这么一家外戚都收拾不了的原因。

  ——真要论起来,汉室天下,人老吕家得坐一半!

  而现在,看着手中竹简之上记录着‘周吕侯战殁’的战报,刘盈只觉一阵毛骨悚然!

  ——末将率部援至之时,周吕侯已自刎于林间?

  既然支援部队赶到时,只看到吕泽的尸体,又何来前面那段活灵活现的战斗过程?

  这份军报的撰写者又从何而知:围剿吕泽的,是逃亡匈奴的韩王信部众,而非某个怀揣圣旨,口呼‘皇命难违’的边防将领?

  “去岁,兄长战殁北墙;”

  “今岁,盈儿储位有虞;”

  “盈儿猜猜,若刘如意那贱婢之子得立为储,明岁,母亲可还能安坐未央,母仪天下?”

  正思虑间,吕雉意味深长的话音传入耳中,惹得刘盈猛地一打激灵!

  却见吕雉稍叹一口气,复又冷然一笑。

  “走吧。”

  “功侯们当快到了,随母亲出去迎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