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09章 我,也该行动了!

第0009章 我,也该行动了!


  “迁汾阴侯为赵相?”

  夜幕降临前的未央宫,听吕释之上气不接下气的坐下来,说起新丰传来的消息,吕雉面色顿时一冷。

  “御史大夫之位,以何人继之!”

  吕雉此问一出口,殿内数十双眼睛,便嗡时集中在了建成侯吕释之身上。

  在今日丧礼,明显透露出易储之意后,刘邦又光速任命御史大夫周昌卸任,转而去做赵国相?

  只此一旦简简单单的人事任命,便涵盖了海量的政治信息!

  “母后。”

  稍一沉吟,刘盈便面色凝重的上前,对吕雉稍一拜。

  “自韩王信叛逃匈奴、故赵王张敖因罪被贬为宣平侯,凡大河以北,代、赵二国,及北地、陇右、云中、上四郡之兵,便皆由代相陈豨统掌。”

  “今父皇突以汾阴侯转任赵相,只怕是代国那边……”

  见刘盈如此精准的道出个中要害,吕释之稍点点头,便赶忙上前。

  “家上所言甚是!”

  “据探子回报:皇后、家上随丞相离新丰不久,陛下便遍召朝中功侯、将帅,所谋者甚大!”

  “夕时前后,汾阴侯入宫觐见,后不久,陛下明颁诏谕:迁御史大夫周昌为赵相,不日启程,往赵都邯郸履任!”

  说到这里,吕释之的面色之上,已然是一片凝重。

  “陛下令丞相、少府回转长安,当乃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谋定而后动之举。”

  “及遣皇后、家上先行回转长安……”

  “唉!”

  只见吕释之话头悄然一止,愤然一跺脚,将头侧过去,做愤恨不平状。

  而众人稍一思虑,便不约而同抬起头,望向御阶之上,那已然彻底黑下去的面庞。

  “代相陈豨……”

  “赵相周昌……”

  “北墙之兵……”

  讥笑着呢喃几声,吕雉的面色在片刻之间,便已便成一副极尽淡然,全无喜怒的模样!

  见此,刘盈赶忙止住开口的冲动,悄然低下头,退回吕雉身后。

  吕雉这个表情,外人看了,或许还会以为吕雉是‘不悲不喜’。

  但这个表情,刘盈前世在吕雉脸上,满共就只看过三回。

  第一回,是在刘盈刚结束为期一年的禁闭,叛乱的代相陈豨授首时,刘邦不顾百官劝阻,强硬驳回将刘如意的封国迁往内陆的提案,让刘如意就国邯郸。

  第二回,是在刘邦驾崩后,匈奴单于冒顿遣使入关,送来一封写满污秽之语的国书。

  第三回,则是吕雉在刘盈登基第二提出,让鲁元公主和宣平侯张敖所生之女,年仅九岁的张嫣做皇后时,被刘盈婉言拒绝……

  满打满算,这是刘盈前后两世加在一次,第四次看到这副全然淡定的神情,出现在吕雉脸上。

  ——就连凌晨的太上皇丧礼上,被刘邦粗蛮的甩开手,在朝臣百官面前被驳了面子,吕雉都未有如此令人胆战心惊的神情!

  而前世足足九年的经历告诉刘盈:这个表情出现在吕雉脸上,只意味着一件事。

  怒!

  极致到刻骨铭心,直击吕雉灵魂而不再能被外化,不死不休,绵延世世代代的滔天盛怒!!!

  “呼~”

  “也不知道这回,倒霉的是谁……”

  在前世,吕雉第一次表现出这般‘怒不形于色’的神情,直接导致半年后,赵王刘如意被一杯毒酒送上路,其母戚夫人被做成人彘!

  第二次,吕雉没能如愿兴兵北击匈奴,于是,短短数年之间,刘氏宗亲诸侯次序惨死,大河以北,长城以南,遍地诸侯皆吕氏。

  第三次,天真的刘盈以‘舅舅怎么能娶外甥女’为由,拒绝立张嫣为后,便错过了唯一一次亲临朝堂,主持朝政的机会……

  “御史大夫,以何人继之?”

  丝毫不带感情的再次问出这句话,吕雉的目光中,已然再也不见丝毫温度。

  不知是不是体会到了这股凝为实质的阴寒,吕释之几乎是想都不敢想,赶忙回道:“中郎,赵尧!”

  音落,偌大的宣室殿内,便陷入了一阵极致漫长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吕雉那凛如寒冬的话语,才终于击碎这阵沉凝。

  “颍阴侯。”

  就见吕雉面无表情的望向右侧,一声轻唤。

  “如此,颍阴侯仍以为,还有独善其身之余地吗?”

  只此一问,灌婴便面色惨然的低下头,不再言语。

  对于殿内这群出身草莽,如今却屹立于汉室权力金字塔最顶尖的人杰而言,如今的局势,已经不需要再多哪怕一句话去解释了。

  ——代相陈豨,旬月必反!

  要知道御史大夫,可是三公之一!

  毫不夸张的说:在御史大夫周昌不惜降职两级,去担任赵国相的情况下,哪怕陈豨本来是个乖宝宝,也必然会被逼到非反不可的地步!

  想明白这一点,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就很容易就被串联在一起了。

  陈豨反叛,只是时间问题;只要陈豨反叛,那平叛,也是时间问题。

  叛乱平定过后,必然会有一个人,取代陈豨‘总掌北方边防兵马’的位置;从目前来看,这个人,便大概率是新鲜出炉的赵相:周昌!

  那在这件事当中,老吕家是个什么境况呢?

  首先,便是刘邦意欲废黜一事,让殿内众十数人焦头烂额,不知如何解决。

  而作为刘盈的直接竞争对手,刘如意将获得一位威名远扬,功勋卓著,在开国元勋中地位崇高,并在将来掌握所有北墙卫戍部队的国相。

  什么意思?

  ——在如今的局面下,如果殿内这十数号人什么都不做,那陈豨叛乱平定之后,即便刘盈仍旧端坐储位,赵王刘如意,也将名正言顺的掌控汉室一半以上的军队!

  而且是久经沙场、卫戍北墙的精悍部队!

  到了那时,刘邦哪里还需要易储?

  又何需刘如意在谁的棺材前,喊下‘我必带着汉室走向巅峰’的誓言?

  光凭着手中兵权,赵王刘如意,就将保证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到了那时,朝中百官恐怕就不会像前世那般,劝刘邦‘废长立幼不可取’,而是会转过头来劝刘盈:当顾全大局,让位于贤了……

  “都退下吧。”

  “建成侯,至后殿一叙!”

  冷声结束这场吕氏外戚的内部会议,吕雉便直起身,面无表情的向后殿走去。

  望着吕释之面带歉意对自己一拜,旋即追赶吕雉而去的背影,刘盈不由长出口气,面上也涌现出一抹压制不下的严峻。

  “为了我,老娘怕是要操碎了心……”

  “我,也该行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