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10章 屁股决定脑袋

第0010章 屁股决定脑袋


  “家上。”

  从宣室殿内缓步走出,刚走下长阶,刘盈就见一道人影从一旁走出。

  暗自定了定神,细一看,才发现是灌婴在等候。

  “家上仗义执言,臣,不知该如何相报……”

  看着灌婴面带惭愧的躬身一拜,刘盈不由洒然一笑,暗地里却悄然思量起来。

  灌婴是个什么样的人,刘盈再清楚不过了。

  无论是在刘盈的前世,还是前半生的记忆当中,颍阴侯灌婴,都是一个十分精通‘趋利避害’的人。

  比如说去年,北墙一代传来周吕侯吕泽战殁的消息,朝堂顿起风言。

  有人说,是代相陈豨不满于吕泽插手北墙防务,才伙同已经逃到匈奴的韩王信,将吕泽暗害。

  也有人说,是故燕王臧荼逃亡至匈奴的儿子臧衍,和同样逃亡匈奴的韩王信怂恿匈奴,对吕泽设下了圈套。

  最终,朝堂对于周吕侯吕泽离奇阵亡于北墙一事,给出了最终的盖棺定论。

  ——死王事。

  有后世的话来说,就是阵亡;吕泽成了两汉前后四百余年,在对外战争中阵亡的等级最高的烈士。

  朝堂只丢下一句‘死王事’,便不再追查此事前因后果,也丝毫没有报仇雪恨的意图,长安刚刚激烈起来的风论,自然是应声而止。

  而彼时,作为周吕侯吕泽部旧势力当中,成就、地位数一数二的拔尖者,灌婴却做出了一件相当不厚道的事。

  ——以重病卧榻为由,遣家中旁系子侄前往周吕侯府,代为吊唁。

  光从这一件事就能看出,灌婴此人,绝对是个‘聪明人’。

  但恰恰也因此,自周吕侯吕泽身死之后,灌婴无论是在丰沛元勋,还是在周吕故旧圈子当中,都遭遇了许多的不待见。

  ——聪明人,又不止灌婴一个!

  吕泽咋死的,虽然没人能说清楚,但其中透露出的怪异气息,自然躲不过朝堂这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精。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保全自身,最明智的选择,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似吕泽真的是战死般,乖乖上门吊唁。

  该哭就哭两声,该追悼就追悼一下,一切如常便是。

  灌婴可倒好,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颍阴侯‘已经参透了其中奥义’般,直接不去参加葬礼!

  非但自己不去,连嫡子、长子这种具有代表性的子侄也不派一个,就派一个旁系子侄?

  在朝臣百官心中,这件事的性质,几乎和后世,举报同学作弊没什么两样。

  ——我承认你做得对,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但我想离你远点。

  就这样,短短一年的时间内,颍阴侯灌婴,汉开国功侯第九位的顶级元勋,便混成了如今这个‘举目无友’的地步。

  按理来说,对于这样一个趋利避害,只想着保全自身的‘聪明人’,刘盈也应当抱有鄙夷才对。

  但前世足足九年的惨淡生涯,让刘盈清楚地明白了一个道理。

  屁股,决定脑袋。

  从客观角度,或者说从正义的角度上来讲,灌婴的人生信条,却是算不上多么高尚。

  但对于如今的刘盈而言,一个懂得,且几乎只懂得趋利避害的人,却是不可多得的,可以为刘盈所招揽的势力了。

  ——不然怎么办?

  去招揽那些个出身丰沛,和刘邦打儿时起,就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儿到大的汜水元从?

  还是招揽曾经和吕泽出生入死,为汉功侯的武夫将领?

  很显然:此时的刘盈,别说招揽张良萧何、樊哙夏侯婴了,如果不靠母族帮助,但凡爵位沾个‘侯’字儿的人,刘盈都很难搞定。

  在当下,爵位能沾个‘侯’字儿的,那可都是凭借自己的双手,从死人堆里一步步爬上来的狠人儿!

  反观刘盈,除了老爹是刘邦、老娘是吕雉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其他能令人敬佩、让人折服的特质。

  所以,对于现在的刘盈而言,一个懂得趋利避害,可以为了利益而被收买的人,是比那些满脑子战阵杀伐,只服比自己更强者的功侯元勋们,要更容易招揽的。

  当然,等大权在握,手下猛将如云、良臣如雨时,刘盈自然也可以毫无心理压力的一脚踹开灌婴,学老爹刘邦喊上一句:使后世为人臣者无效灌婴!

  暗自思虑着,刘盈便莞尔一笑,毫无太子威严的拍了拍灌婴的肩侧,示意边走边说。

  “今日,母后确有些怒急攻心,但母后所言,也并非全然空穴来风?”

  淡然一语,刘盈便面色如常的侧过头,看了看灌婴的面色。

  “若孤未记错,颍阴侯初非周吕侯部将,而乃以中涓之职起砀郡,以随父皇伐秦?“

  听刘盈几乎不带丝毫回忆,便直言道出自己的过往,灌婴赶忙一拱手。

  “蒙家上挂怀,竟于臣之事了然于胸,臣甚敬……”

  嘴上如是说着,暗地里,灌婴却顿时感到有些惊诧。

  对于自己的过往,别说当今刘邦了,若非刘盈提起,灌婴自己都有些淡忘了!

  那刘盈,这么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太子储君,又为何会记得这么清楚?

  是只有自己的事,刘盈记得这么清楚,还是朝中的每一个功侯,其过往武勋、功绩,都被刘盈记在了心中?

  灌婴正思虑间,就听刘盈略带感怀的长叹一声,将双手背负在了身后。

  “汉二年,汉楚彭城一战,父皇不敌项羽,兵败而逃,彼时有楚将一人,名曰丁固,受项羽之名追击父皇。“

  说着,刘盈面带笑意的侧过头:“颍阴侯可还记得此人?”

  见灌婴面色猛的一紧,刘盈只自顾自道:“父皇以养寇自重之说言劝丁固,固果然心怀二意,方使父皇得以逃脱,而后于垓下一战定天下!”

  “待项羽自刎乌江,父皇立汉国祚,丁固便邀功于父皇驾前,却为父皇所斩”

  说到这里,刘盈终是止住脚步,侧过身正对灌婴,面上依旧是那一抹浅浅的笑容。

  “颍阴侯可还记得,父皇令斩丁固之前,所言者何?”

  听刘盈又是一问,灌婴终是无法继续沉默,只心虚的低下头。

  “陛下言:项羽失天下者,皆丁固为臣不忠;今斩之,使后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

  却见刘盈闻言,似是和灌婴闲聊般笑着点点头,旋即稍一拱手。

  “酉时已过,孤不便出宫,便送颍阴侯至此。”

  “待来日,颍阴侯得闲,孤再行登门,同颍阴侯畅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