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11章 我借他两个胆子!

第0011章 我借他两个胆子!


  “母后。”

  回到宣室殿,刚到门口,刘盈就和二舅吕释之打了个照面。

  而在刘盈来到后殿时,吕氏的面色已经淡定了许多。

  “盈儿,来。”

  照例将刘盈喊到身旁坐下来,吕雉便面带和蔼的问道:“颍阴侯……”

  “盈儿是如何盘算的?”

  一听吕雉此言,刘盈便明白过来:老娘吕雉,这是起了考校之意。

  “也对。”

  “现在的吕雉,应该还没有‘架空儿子’的危险想法。”

  暗自腹语一声,刘盈便装出一副组织语言的模样,磨蹭好一会儿,才乖巧一笑。

  “儿以为,颍阴侯趋炎附势,朝三暮四,觉危而独善其身,实不可信。”

  “然今,先舅周吕令武侯部旧多赋闲,便是舞阳侯,亦手无兵丁一人。”

  “今日太上皇丧礼,父皇又明示易储之意于百官当面。”

  “值此危急存亡之秋,若颍阴侯改换门庭,或当使吕氏子弟、部旧惶惶不可终日,而外朝百官、功侯元勋,则或暗效颍阴侯,投效于赵王帐下。”

  “如此,儿之储位、母亲之后位,皆危矣……”

  语调沉稳的道出自己的看法,刘盈便稍抬起头,装出一副心绪凝重,面色严峻的模样。

  但在内心深处,刘盈却并没有太多担心。

  果然不出刘盈所料,见刘盈这幅如临大敌的架势,吕雉只稍叹一口气,轻笑着抚了抚刘盈的脑袋。

  “不至于此~”

  “不过盈儿之所虑,倒也不失为周全。”

  见吕雉面色淡然的说出‘不至于此’,刘盈也配合的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

  “父皇意欲易储一事,母后已有应对之策?”

  闻言,吕雉只轻笑着点点头,面色淡然,语调随和的说出了一件让刘盈瞠目结舌的话。

  “嗯。”

  “母亲同建成侯议:待陈豨乱平,便立皇四子刘恒为代王,以齐右相傅宽为代相!”

  “周昌为赵相,傅宽为代县,赵王那奴生子,便无以尽掌代、赵之兵。”

  听闻此言,刘盈只觉心中,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运作傅宽做代相国,以应对赵相周昌,让刘恒去做代王,来遏制赵王刘如意?

  可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精妙,且更具有操作性的解决方式了!

  阳陵侯傅宽,汉开国功臣第十位,在开国元勋中的地位,几乎不亚于汾阴侯周昌!

  而前世的记忆则告诉刘盈:阳陵侯傅宽,也同样是‘周吕部旧’群体的一员!

  至于皇四子刘恒?

  就算是现在,刘恒已经年满六岁的时间点,刘恒的母亲薄姬,也依旧在吕雉身边伺候!

  无论是对于刘盈,还是皇后吕雉而言,四弟刘恒和其母薄姬,都是可以完全信任的自己人!

  而在这个医疗水平底下,盈儿存活率极其底下的时代,六岁,恰好就是告别脆弱的幼儿期,踏上少年时期的分水岭。

  也就是说:无论从年龄,还是从按照往常的惯例而言,皇四子刘恒,确实到了该封王的年纪。

  ——也正是在韩王信叛逃匈奴,汉匈大战将起,刘邦的二哥代王刘喜却弃土而逃时,如今的赵王刘如意年满六岁,被当今刘邦封为代王!

  至于刘如意被移封为赵王,是因为去年,故赵王张敖‘因罪’被贬为宣平侯,赵王的位置空出来,赵国的战略意义又不同凡响,才让刘如意占了便宜。

  皇四子刘恒年满六岁,到了该封王的年纪,而如今关东,燕国有燕王卢绾、赵国有皇三子刘如意,梁国有梁王彭越,齐国有皇长子刘肥;

  楚国有刘邦的幼弟刘交,淮南国、长沙国有异姓诸侯英布、吴臣二人,荆(吴)地有宗亲刘贾为王。

  放眼望去,整个关东大地,只有曾经被封给刘邦二兄刘喜,后因刘喜临阵脱逃而废黜王位的代国,其王位暂时空缺。

  也就是说,运作刘恒为代王一事,甚至根本不需要吕雉做什么,只需要派个朝臣站出来,对刘邦说一句:陛下,皇四子刘恒该封王了,就大功告成。

  ——关东只有代国没有诸侯王,刘恒只要获封为王,就必然是代王!

  但问题是……

  “母后。”

  就见刘盈面带迟疑的一声轻唤,便稍有疑惑道:“阳陵侯傅宽,如今不是齐右相吗?”

  “且阳陵侯,乃周吕令武侯部旧,迁其为代相……”

  说到这里,刘盈不由话头一滞,百般迟疑,终还是直言道:“父皇能答应吗?”

  “容不得他不答应!”

  只刹那之间,吕雉原本温和慈爱的面容,便被一股令人胆寒的阴戾所占据!

  过了好一会儿,吕雉才又平静下来,可吕雉口中道出的话,却并没有让脊背发毛的刘盈感觉好些。

  “易储一事,吾早有所料!”

  “故前些时日,吾已传书于齐相傅宽、曹参二人,厉兵秣马,以备不测!”

  说到这里,吕雉生怕刘盈听不懂般,补充了一句:“先兄周吕令武侯,同平阳侯曹参,亦颇有渊源……”

  听到这里,刘盈已经觉得事态的发展,有点出乎自己的想象力边界了!

  “在前世,老娘就是这么保下我皇位的?!!”

  “以齐地大乱、关东糜烂为要挟,逼迫刘邦就范……”

  对于刘盈面上骇然,吕雉并没多注意,只继续道:“除此,吾前日亦已遣建成侯求策于留侯;明日,建成侯便会启程,往商山请贤。”

  “此事,盈儿便莫再多问,母后自不会害盈儿便是。”

  听闻此言,刘盈面上骇然更甚。

  “商山四皓!!!!!!”

  暗自思虑着前世,结束禁闭期后,每天跟在身后的四个耄耋老人,刘盈终于回过味来。

  “呼~”

  “可真是……”

  听到吕雉应对刘邦废储之意的对策,刘盈只觉得自己前两辈子都白活了!

  见刘盈目光骇然的愣在原地,吕雉似也是福灵心至般,轻笑着摸了摸刘盈的脑袋。

  “盈儿莫担忧~”

  “有母后在,必不会叫盈儿为外人欺了去。”

  颇有些霸气的说出这句‘老娘罩着你’,吕雉又轻拍了拍刘盈的脸颊。

  “且去吧,时辰不早了。”

  “近些时日,在宫中安分些,别让外人拾了口舌。”

  闻言,刘盈只呆滞的点点头,向着殿外走去。

  走到殿门处,刘盈似是想起什么事一般,脚下一停,回过身望向吕雉。

  “母后,宫中人多口杂,母后言及父皇,是不是该……”

  “恭敬些?”

  “若是叫父皇知晓,再迁怒于母后……”

  很可惜,刘盈好心的提醒,却只引来吕雉一句满是豪横的宣示。

  “迁怒?!”

  “我借他刘季两个胆子!!!”

  ·

  ·

  ·

  ·

  PS:曹参为周吕部旧,非为准确史实,为作者推断;文献综述推理会在后续‘人物解读’部分发布。

  文中以‘曹参原则上中立,情感上偏向吕氏’为背景。

  封刘恒为代王、任傅宽为代相为史实。

  《史记·高祖本纪》:(高皇帝)十一年……于是乃分赵山北,立子恒以为代王,都晋阳。

  《史记·傅靳蒯成列传》:阳陵侯傅宽,以魏五大夫骑将从……为齐右丞相,备齐……(高皇帝十二年)一月,徙为代相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