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19章 透支未来的三铢钱

第0019章 透支未来的三铢钱


  稍待郑重的问出此文,刘盈不由暗自稍叹口气。

  其实今天,刘盈不请自来,特地登门找上萧何,就是为了兴师问罪……

  原因也很简单:从汉室建立至今,五年的时间,关中粮食平均亩产,已近腰斩!

  若是放在后世,就等同于在萧何这个总理的治理下,天下的gdp在五年的时间内不升反降,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连续下跌五年!

  按理来说,如此确凿的‘证据’在手,刘盈若穷究下去,不说能让朝堂振动,也起码能借此,将朝堂的注意力暂时转移。

  但看着萧何目光中,那丝毫不含带杂质的羞愧,刘盈实在不忍太过苛责了。

  至于原因,则在片刻之后,被面带羞愧,却丝毫不推卸责任的萧何,尽数摆在了刘盈面前。

  “禀家上。”

  确定刘盈‘没有’兴师问罪的意图,萧何也只好稍一沉吟,便将事情的真相尽数道出。

  “汉五年,关中亩产确有四石余;渭北郑国渠一带,更有亩产粮近五石之上田,为陛下视之为祥瑞……”

  “彼时,汉祚方兴,府库空虚,本当行轻徭薄税之策,许民休养生息,宽以养民,方可百废俱兴。”

  “然自汉祚鼎立,便屡有异姓诸侯为乱关东,汉五年乃燕王臧荼,六年乃临江王共尉;七年乃韩王信,八年,便为汉匈平城一战……”

  说到这里,萧何的面色之上,终于出现一抹若隐若现的委屈。

  “往五岁,臣实心力憔悴,以关中民不过百万户、数以百万口之农税、口赋,以筹措大军平叛之粮饷。”

  “及朝中百官、关中各郡县官、吏之俸禄,暂发其半已有四岁;唯去岁,关东无乱,放得尽数发派。”

  “今岁秋收未至,代相陈豨将乱之事,亦已为朝堂闻之;臣此番回转长安,亦乃为筹措大军平叛之粮、饷。”

  略带感怀的道出这些‘陈年往事’,萧何终是哀叹一气,将话题引回正题。

  “家上问臣:关中田亩,汉五年尚可亩产四石余,今不过五载,因何沦落至亩产不足三石之地?”

  “此,便乃黄老无为而治之弊!”

  说到这里,萧何的情绪不由有些激动起来。

  “黄老无为,又无所不为;无为而治者,其本意,本乃法无禁止则无咎。”

  “然今,朝堂府库空虚,纵朝臣俸禄亦无力给(jǐ)全,无为而治,便为郡县官、吏所曲解,以为慵、怠之政也。”

  “臣几召关中郡县官,不及相问,便闻地方长吏言:府衙无钱、粮,纵县乡之道亦无力修缮,及各地水利、渠道,更无从谈起……”

  “臣欲出国库钱,以疏关中各地水渠,然每逢秋税送抵,便是关东战火骤燃。”

  “臣筹措大军粮饷亦有所不足,关中水利、水渠之疏通、修缮事,便也自汉五年延绵至今,终无钱粮以为之……”

  听着萧何面带愁苦的大倒苦水,一旁的阳城延也不由点点头。

  “萧相国所言,确无半点谬误。”

  “家上须知,臣蒙陛下以长安城建造事相托,距今亦已五载,然长安城之四墙,仍不见只转、片瓦……”

  听闻萧何诉说着汉室如今的财政困局,刘盈面色本就沉了下去,听闻阳城延的好心补充,就连眉头,也被刘盈下意识皱在了一起。

  ——前世,刘盈对‘汉室中央穷’这件事有一定认知,但从未想到情况,居然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都城长安的建造工作,早在汉五年就已经被下令启动,但至今为止,长安还是一副大型村庄的既视感!

  光是‘中央无力建造首都’这一项,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而在过去五年,关中各地粮产每况愈下的答案,也终于毫无保留的摆在了刘盈面前。

  ——水利!

  在此之前,刘盈只凭借前世粗浅的历史认知,天真的以为:秦始皇建造郑国渠,可是让秦国国力大盛,一举平定了整个中原!

  那同样拥有郑国渠,同样雄踞三秦的汉室,也应该是沃土万里才是。

  但现在,刘盈终于反应过来:这个时代的水利工程,并非是没有使用寿命、降解周期的塑料袋……

  便是后世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也依旧需要庞大的维护人员交替看守,每年更是要砸进去数以万万计的经费,更何况是如今,那长不过三百余里,全程皆由人力夯土而制成的郑国渠呢?

  中央没钱,地方自然更没钱,没钱就无法维护、修缮渠道,如此一来,自秦二世起就不再被人为修缮、维护的郑国渠,其灌溉功能,自然也就年年下降。

  青史有名的郑国渠如此,那各地方郡、县的小型水利工程,大到蓄水池、河道,小到乡间田头的水渠,自然也会逐渐折旧。

  再加上关东连年征战,关中地区的百姓,几乎每年都要肩负起沉重的兵役、徭役等义务,就更无力去修缮、维护这些水利了。

  到这里,刘盈此行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

  ——摆出‘丝毫不担心储位不稳’的姿态,混淆朝堂试听,尤其是吸引刘邦注意力,顺带弄清楚关中粮产下跌的原因,为今后做准备!

  但到最后,刘盈还是没忍住,将心中那个困惑给问了出来。

  “即关中如此,父皇又因何执意铸造钱三铢?”

  “丞相须知,自父皇铸钱三铢,关中之民,便多怨声载道,更有以物易物,勿行铜钱之事……”

  听闻此言,萧何却又是长叹一口气,满脸无奈的摇摇头。

  “陛下此举,自遗祸无穷,然若不如此,只恐当年,燕王臧荼为乱关东之时,朝堂便无力遣兵东出,以镇叛逆……”

  “此间事,臣知之,朝臣百官知之,陛下,亦知之…………”

  听到这里,刘盈终是放弃了怂恿萧何,向刘邦提出‘废黜三铢钱’的打算,顿时陷入了漫长的沉思。

  越想,刘盈的面色就越发难看起来。

  赶在心中恼怒涌上面色之前,刘盈便缓缓起身,对萧何、阳城延二人稍一拜,不再言语,径直走向了客堂之外。

  ——此间之事,刘盈,已经没有任何开口的必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