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22章 懂事的太子殿下

第0022章 懂事的太子殿下


  历史上的吕雉,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刘盈第一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毋庸置疑的普罗大众,对此并没有太多了解。

  但前一世,前后长达九年,几乎朝夕相处的经历,让刘盈对这一世的老娘吕雉,已然有了称得上全方位、无死角的全面认知。

  ——刘邦驾崩之后,吕雉为何那么贪恋权力?

  诚然,被项羽囚禁的那段经历,以及后来刘盈储位、吕雉后位同时动摇的危机,都让吕雉的掌控欲膨胀到了一定程度。

  但刘盈非常笃定:即便是在前世,对自己这个少年天子失望至极的前提下,老娘吕雉,也从未有过不该有的想法!

  顶天了去,也就是那堪称恐怖的掌控欲,和异于常人的敏锐嗅觉而已。

  所以这一世,且先不论刘盈要如何处理皇权和母子关系之间的取舍、权衡,起码现在,刘盈还不需要太过激进。

  只要不沾染上动摇根基的污名,并时刻扮演好孝子贤孙的角色,天子之位,早晚都是刘盈的囊中之物。

  而根据前世的失败经验,刘盈也很明白:要想扮演好这个角色,自己现在唯一需要注意的,便是坦诚。

  “禀母后。”

  听闻吕雉发问,刘盈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直起身,目光坦然的望向吕雉。

  “儿寻萧相,本欲以关中粮产累年递降事,劝萧相以‘废钱三铢,禁民私铸’之策上奏于父皇。”

  “儿本欲以此混淆视听,或可使父皇戒于儿,而疏于母后。”

  “如此,或可使儿之储位、母亲之后位无虞……”

  不带任何迟疑,没有半点疑虑,吕雉似是随口一问,刘盈便将自己的打算合盘道出。

  吕雉最讨厌的是什么?

  上一世前后足足九年的‘人生’告诉刘盈:吕雉唯一厌恶的,就是欺骗!

  尤其是作为儿子,而且还是现在的太子、未来的天子,刘盈必须保证在吕雉心中,自己始终是一个‘说谎话会过敏’的乖宝宝。

  只有这样,才能让吕雉为首的整个吕氏外戚、周吕部旧政治集团,都任劳任怨的为刘盈的储位而奔波。

  至于卸磨杀驴,好歹也得等到面磨好了、事儿办完了,再做考虑。

  果不其然,刘盈话音刚落,吕雉面上,便悄然涌上一抹欣慰。

  旁人见吕雉这番神情,或许会以为:皇后这是对太子的作为感到高兴?

  但刘盈,或者说当今天下,只有刘盈知道,吕雉面色上那抹欣慰,并非是因为刘盈做了某件让吕雉自豪的事。

  而是吕雉已经从刘盈的回答中,得出了‘果然,我儿从不会欺瞒我’的结论……

  “痴儿~”

  发出一声满是慈爱的感叹,吕雉不由又摸摸刘盈的头,将站起的刘盈再度拉回身边。

  “关中粮产累跌、三铢铅钱遗祸之事,若有不解,自可至宣室问于吾当面,何必劳烦萧相?”

  听闻此问,刘盈心中已是十万分的小心,面上却似是羞涩的稍低下头。

  “嗯……儿担心这些时日,母后忙于阻父皇易储之事……”

  见刘盈似是个做错事的小孩般,在自己身边低下头,甚至颇有些幼稚的抠起指甲缝,吕雉只觉一阵陌生的奇怪感觉涌上心头。

  “自秦二世继位,吾身侧,便久无如此暖心之人了……”

  “嗨,也是糊涂了……”

  “亲子承欢于膝下,吾又何必去寻暖心、体己之人?”

  心口的温暖逐渐上涌,竟让吕雉的嘴角,也在不知觉间悄然翘起。

  在外人看来,吕雉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是这汉室的半边天,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但再如何,吕雉也终归是肉体凡胎,也终还食五谷杂粮,有七情六欲。

  见儿子仅仅只是因为担心自己忙碌而不敢打扰,甚至颇有些可爱的想要做些事,想要替自己引开那匹白眼狼的注意力,吕雉怎会不觉得暖心?

  又怎会不觉得,这么多年倾注在刘盈身上的心血,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心一暖,随之便是一片柔软。

  眼眶泛红间,一把将刘盈揽入怀中,吕雉悄然在刘盈看不见的角度,暗自抹起幸福的泪水。

  “吾儿壮矣……”

  “吾儿,知晓疼母亲,知晓丈夫之责矣……”

  听着吕雉语带哽咽的呢喃,刘盈只默然闭上眼。

  吕雉却似是自言自语般,开始为刘盈,讲解起‘困惑’。

  “关中粮产累跌,乃府库空虚,无以为继,各地水利无以修缮,渭南灌溉所用之水甚缺,渭北亦稍缺之故~”

  “铸、行铅钱三铢,乃关东战事连年,若不如此,则军费、粮饷无从而得,天下无以一统而安泰~”

  “及废钱三铢、禁民私铸钱,非不可为,乃当下不可为。”

  说到国事,吕雉的语调中,便不由带上了些许郑重。

  “行钱三铢,乃国库无钱,非如此无以平关东;许民私铸,则为以利惑民,以使钱三铢行于市。”

  “若禁民私铸,则少府所铸之钱三铢,天下当无人愿取;若以诏令强制,则或激民变……”

  听闻此言,刘盈只觉脑海豁然开朗。

  可不就是如此?

  ——如果只有官方在造伪劣假币,那金融秩序,确实会在一夜之间崩塌!

  但若是放开‘许民私铸’的口子,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那就不一样了。

  就是说,如今正流通于汉室的三铢钱,其实就好比后世的房地产泡沫。

  如果只有官府卖地赚钱,那自然无法长久;可若是所有人,包括底层百姓也都能吃到红利,那在泡沫被刺破之前,所有人都是获利方。

  起码看上去,大家都是赚的;并没有特征明显的韭菜。

  “诶,母后。”

  想到这里,刘盈不由稍抬起头,面带疑惑的仰望着吕雉。

  “若如此,究竟何时,才可废钱三铢,禁民私铸?”

  “此事,当宜早不宜迟才是?”

  听闻此问,吕雉只莞尔一笑,似是哄婴儿般,摇了摇怀中的刘盈。

  “待异姓诸侯皆平,关东再无战乱之虞,三铢钱便当废!”

  “而欲废钱三铢,便首当禁民私铸;若非如此,盗铸三铢之风,恐百年不绝……”

  为刘盈的问题给出答案,吕雉稍抬起头,漫无目的的望向殿外。

  还有一句话,吕雉没有告诉刘盈。

  ——废钱三铢,禁民私铸,而后,便当行商税!

  而收取商税的法律条令,也早已出现在吕雉的脑海当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