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24章 贤士应请出商山

第0024章 贤士应请出商山


  “混账!!”

  “统统都是混账!!!”

  坐在天下仅此一辆的黄屋左纛之上,看着不远处,次序前往长乐宫的朝臣百官,刘邦怒不可遏的发出一声怒号!

  天子雷霆震怒,随行侍从、禁军武卒自是面面相觑,将孤疑的目光移向御辇时,却见刘邦那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死死锁定在了不远处,那辆缓缓驶向长乐宫的凤辇……

  刹那间,随驾众人赶忙低下头,全当方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而在刘邦的御辇之内,一位年纪轻轻,看上去约莫二三十岁的男子,正面色皇宫的跪在一旁。

  “定是傅宽那厮!”

  又一声毫无顾忌的咆哮,刘邦便将手上的竹简扔在车厢之上,任由其散落成一根根竹条。

  在散落整个车厢的竹条中,一根写有撩撩十数字的竹条,却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显眼。

  ——自岁初腊月,齐相傅宽厉兵秣马,操演士卒,更出内库钱,广购淮南之粮!

  只此一句话,就足以让刘邦忘却天子应有的姿态,在这驾只有皇帝才能乘坐的御辇之上,不顾仪态的爆发出滔天怒火。

  “吕雉……”

  咬牙切齿着道出这个人名,刘邦便双目赤红的抬起头,望向眼前的男子。

  “楚王可还说什么了?”

  听闻刘邦此问,那男子自是慌忙一叩首。

  “臣临行之前,父王令臣先行,亦托臣以齐国事相告于陛下。”

  “父王言齐国之异,或当乃战备;父皇遣使相问,得齐右相傅宽言:关东即乱,故厉兵秣马,以备不测。”

  言罢,男子只将额头死死贴在车厢内的底板上,等候着刘邦的吩咐。

  而此时,刘邦已经稍按捺住心中怒火,盘算起了‘齐国异动’所带来的影响。

  “陈豨即反,则代、赵必失;齐国异动,更使燕四面环敌……”

  “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长沙王吴臣盘踞关东,隔荆、楚于关中以远……”

  “嗯……”

  沉吟片刻,刘邦便缓缓睁开双眼,面带郑重的望向眼前的男子。

  “太子即刻启程,往告楚王、荆王:快马加鞭以赴丧!”

  “一俟太上皇丧事毕,楚王、荆王便当即刻东出函谷,各归其国,整军备战,以戒淮南!”

  闻刘邦坐下吩咐,被称为‘太子’的男子稍一抬上半身,旋即又是一叩首。

  “臣,谨遵陛下诏谕……”

  应声领命,男子便维持着跪地匍匐的姿势,跪行倒退到了御辇之外。

  片刻之后,便是一声响亮的马鞭挥舞声,伴随着一阵迅疾的马蹄跺地声响彻御辇之外。

  “嗯……”

  望着楚王太子刘辟非策马远去的背影,刘邦目光晦暗的凝望片刻,便余怒未消的将车窗甩下。

  “没用的东西!”

  “堂堂皇长子,竟能让王相欺了去!!!”

  ·

  随吕雉一同乘车回到长乐宫,等候在长信殿侧殿,刘盈只觉手心不断冒起了虚汗。

  ——真要算起来,这还是刘盈第一次以太子的身份,出席刘邦、吕雉双双在场的朝仪!

  前世,刘盈一穿越就是一年禁闭套餐,等‘刑满释放’,便是淮南王英布谋反,老爹刘邦又领兵出去平叛了。

  等刘邦平叛归来,已是汉十二年年初,带着伤病回到长安后,刘邦寿命中的最后几个月,也几乎都是在病榻之上渡过。

  而现在,即将参加前后三世第一次有刘邦在的朝仪,刘盈自是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这次朝仪,会发生什么?

  刘邦会不会大笔一挥,当场废除刘盈的太子位、吕雉的皇后之位?

  刘盈不知道。

  但刘盈已经明显的预感到:这一次廷议,将是自己整个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次转折。

  ——赢了,便是储位立闻,帝位唾手可得!

  输了,则是一败涂地,从此生不如死……

  “母后……”

  略有些迟疑的一声轻唤,刘盈便不安的从御榻上起身,来到了吕雉面前。

  “父皇因何自新丰早归?”

  虽然心智还未完全成熟,但好歹前世,刘盈也做了两年太子、七年天子。

  刘邦如此突兀的回转长安,刘盈自然能闻出其中的异样。

  见刘盈一副忐忑不安,甚至额头都挂上了几滴虚汗,吕雉不由温尔一笑,在刘盈面前蹲了下来。

  “莫慌,天塌不下来。”

  “便是塌下来了,也还有母亲顶着呢……”

  意味深长的安抚一番,吕雉又轻轻替刘盈擦去额头上的汗珠,顺势跪坐在了刘盈面前。

  “盈儿记住:今日廷议,无论陛下问什么,都断不可作答!”

  “便是陛下扬言易储,盈儿也万莫慌乱,一切都有母后在……”

  听闻吕雉此言,刘盈心下一沉,只下意识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

  “此次廷议,应该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如是想着,刘盈便稍定了定神,强自做出一副坚定的模样。

  “母后不必担忧,孩儿知晓了。”

  “无论父皇问什么,孩儿都不作答;纵是当廷易储,孩儿也绝不慌乱……”

  见刘盈乖巧应下,吕雉稍点点头,轻轻将刘盈抱入怀中,又稍叹一口气。

  “若今日无有不虞,往后,盈儿之储位,便当安若泰山。”

  “往后,吾母子二人于宫中,也不必再谨言慎行,唯恐为小人所害……”

  低声安抚着刘盈,吕雉便满是怜爱的又紧紧一搂,才将双手缓缓松开,从地上直起身。

  “片刻之后,建成侯便会引几位老者至此,盈儿万莫失了礼数。”

  “待见礼过后,盈儿便带着那几位老者,与今日朝会。”

  “明白了?”

  见刘盈又乖巧一点头,吕雉便直起身,望向殿门的方向一仰头。

  “兄长。”

  闻言,久侯于殿门内侧的建成侯吕释之稍一正身,对殿内的吕雉摇一拱手,便消失在了殿门处。

  片刻之后,便是四位老态龙钟,面带迟疑的老者,在吕释之恭敬的引导下走进侧殿,对吕雉拱手一拜。

  “民等,参见皇后。”

  看清那四位老者的面容,刘盈不由会心一笑,表面上却是满带恭敬的上前,郑重一拜。

  “久闻四位老者之贤名,今朝得见,孤纵亡于夕,亦当无憾!”

  见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年上前,四位老者先是面色一滞。

  待听闻刘盈自称‘孤’,又不着痕迹端上一盘彩虹屁,四位老者不由相视一笑,旋即齐齐一拱手。

  “拜见殿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