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27章 都要反了!

第0027章 都要反了!


  崔广机关枪般发出一连串灵魂质问,又将脖子一伸出,长信殿内,便顿时陷入诡异的宁静当中。

  看着崔广一副‘我这把年纪还怕死不成?’的架势,刘邦心中明明已是滔天震怒,却又始终无法让怒火喷涌而出。

  “唉……”

  “黄石公脾性刚烈,陛下又素来不喜儒士……”

  “这可如何收场啊……”

  一时间,殿内百官朝臣不由默然低下头,在暗地里摇头叹息起来。

  见气氛逐渐有些剑拔弩张,刘盈自也是再度从座位上起身,面向身后的刘邦和四位老者,双手环抱于腹前,躬身立于一旁。

  “嘿!”

  “崔广这老家伙,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此时的刘盈,已经完全从先前的紧张情绪中走出,看着眼前这场好戏,竟稍带上了些许吃瓜看戏的心情。

  见刘盈没有再流露出‘为四位老者出头’的意图,吕雉也安心的闭上双眼,端坐刘邦右前方,竟朝着朝臣百官的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如此过了多久,殿门附近的末席,才传来一声并不很苍老,却时刻透露出虚弱的声调。

  “陛下~”

  “陛下…………”

  静默无声的大殿突然响起声音,殿内众人自是不由循声望去,却见朝班末席,竟走出一位步履蹒跚,腰背如满弓般弯曲,面色一片灰白的老者。

  刹那间,包括丞相萧何在内的殿内朝臣百官,都赶忙从座位上站起身,拱手躬身,目送老者走向御阶的方向。

  就连皇后吕雉,在看清那人的面目之后,都不由从座位上站起了身,对那老者稍一躬身。

  而在那老者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的一瞬间,刘盈的目光中,也已满带上了轻松。

  “留侯臣良,顿首顿首,昧死百拜,以奏陛下……”

  在殿内众人无不崇敬的目光中,张良极其缓慢,极其费力的走到御阶下,对刘邦沉沉一叩首。

  待直起身时,张良那张已显病态的苍白面颊之上,已带上了无尽歉意。

  “黄石公及诸位先生,乃应臣之所请,方出山入仕,以事太子左右……”

  只此一语,殿内众人的注意力,就从神龙见首不见尾,消失在朝堂视野多年的张良本人,转移到了张良口中之语。

  几乎在张良话音落下的一刹那,殿内百官便无不面色变幻起来,望向张良的目光中,更纷纷带上了惊诧之色。

  “自社稷鼎立,留侯便淡退,坊间久无风闻。”

  “怎如今,陛下意欲易储之时,留侯竟又……”

  暗自思虑着,众人不由次序抬起头,逐渐将目光汇集在刘邦身旁,那道满面雍容,又极尽淡然的身影之上。

  “皇后……”

  随着刘邦逐渐攥紧,更不住颤抖起来的右拳,殿内众人终是面色各异的低下头。

  便在这一个个神情、面貌各异的面庞之上,刘盈欣喜的发现:已经有将近一半的朝臣功侯脸上,流露出了决然之色!

  而在殿中央,留侯张良却并未从陈木地板上站起身,只跪地一拱手,望向刘邦那阴云密布的面容。

  “陛下……”

  “臣本客卿,幸蒙陛下知遇之恩,方得今彻侯之贵。”

  “陛下之隆恩,臣实三生七世,亦无以报之十一……”

  语带沧桑的表明心迹,张良望向刘邦的目光在片刻之间,便由先前的亏欠,缓缓转变为决然!

  “自陛下立汉国祚,底定社稷,臣便偷闲于山野,以寻老庄仙梦之道;于朝中之事,臣盖无知、闻。”

  “然今,陛下意欲废长立幼,以赵王之年弱,易太子之年壮……”

  “臣蒙陛下大恩,实无以坐视陛下行此乱策,以动摇宗庙、社稷之根本呐……”

  “陛下~~~”

  发出一声堪称凄厉的嘶鸣,张良顺势将额头重重砸在地板之上,任由鲜血自额头与地板间缓缓流出,也迟迟不愿起身。

  只稍过片刻,酂侯萧何也从西席朝臣班列的最前沿走出,来到张良侧后方,满是庄严的跪倒在地。

  “陛下。”

  “秦庄襄王嬴楚之时,秦之储位便曾有疑,秦王楚欲立长子政,然华阳太后欲立幼子成蛟。”

  “秦王楚欲立政而不得,又不敢悖逆华阳太后,如此虚度三载,秦王楚临薨。”

  “秦王楚临薨,遗诏欲立公子政,然华阳太后恶政母赵姬,便以甲兵软缚秦王楚于华阳宫,以迫秦王楚更遗诏,以立公子成蛟。”

  “幸得秦相吕不韦,携同嬴秦宗室入华阳宫,方解秦王楚之缚。”

  “此,便乃秦王政即立之时,秦咸阳所生之华阳宫变也……”

  意有所指的道出这段前朝往事,萧何便直起上半身,满目严肃的朝刘邦身侧,那四位‘引颈就戮’的老者一拱手。

  “今太子仁义之名,已至商山四皓闻之,亦为之神往,而仕太子左右之地。”

  “且夫社稷者,自古便循有嫡立嫡、无嫡立长之理。”

  “太子身以为皇后子,便为陛下嫡子;又为皇后独子,便为嫡长子!”

  “赵王岁幼于太子,既非嫡,亦非长;陛下废嫡立庶、废长立幼,此诚于社稷传延、宗庙传续之理不合!”

  “故!”

  “丞相酂侯臣何,昧死百拜,以谏陛下:请消易储以立赵王之念,即令赵王如意就国,以安朝堂、天下民心,以安社稷、宗庙!”

  铿锵有力的谏言道出,萧何亦是在张良身后一些的位置,朝御阶上的刘邦沉沉一叩首。

  不等刘盈从萧何计划外的冒头中缓过神,朝臣班列中,便走出一道又一道年迈的身影,将殿中央的空地跪满。

  “计相北平侯臣苍!”

  “太仆汝阴侯臣婴!”

  “安国侯臣陵!”

  “舞阳侯臣哙!”

  “颍阴侯臣婴!”

  “棘蒲侯臣武!”

  “阳都侯臣复!”

  “曲成侯臣达!”

  …

  一连数十位功侯贵勋出列,在张良、萧何二人身后跪作一片。

  而后,便是众人齐齐一声震天谏言,响彻长乐宫长信殿上空。

  “建武侯臣歙(xī)等,昧死百拜,以谏陛下:请消易储以立赵王之念,即令赵王如意就国,以安朝堂、天下,以安社稷、宗庙!”

  见殿内嗡时之间,便被一道道匍匐在地的身影所占据,刘盈自也赶忙到一旁跪下,悄然叩首匍匐在地。

  而在御榻之上,看着这满朝被自己亲手提拔上来,从贩狗、马夫之地,一步步走上列汉贵勋之位,此时却又跪地叩首,劝谏自己不要易储的功侯朝臣,刘邦面色之上,竟缓缓涌上一抹诡异至极的笑容。

  “呵呵呵呵呵……”

  “呵……”

  ······

  ······

  “噗!”

  就见刘邦身躯猛地一前倾,御案之上,便被一抹刺眼的殷红所渲染。

  “陛下?”

  “陛下!!!!”

  “快,快传太医!!!!”

  看着片刻之间便乱作一团的大殿,刘邦只陡然瞪大双眼,猛地拍下手,紧紧攥住御案边沿,将上半身缓缓撑起。

  “反了……”

  “都要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