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28章 陛下并无大恙

第0028章 陛下并无大恙


  经过约半刻的忙碌,原本因天子刘邦吐血昏厥,而陷入短暂混乱的未央宫,便再度回归了往日的宁静。

  除萧何、张良等不到十位朝臣功侯,其余众臣皆面露焦急之色的站在长信殿外,等候着殿内传出消息。

  至于今日这场乱局的‘罪魁祸首’,即黄石公崔广为首的商山四皓,则被众人暂时冷落在了一处偏僻的角落,周围十步竟无一人敢靠近……

  “家上!”

  突闻一声焦急的轻呼,众人赶忙抬起头,就见刘盈自大殿外的长阶拾级而下,百官朝臣自也是不由分说的围了上去。

  “家上,陛下如何?”

  听闻此问,刘盈不由稍带歉意的一拱手,对众人稍一拜。

  “诸公不必过于担忧。”

  “太医言:父皇大动肝火,气急攻心,这才咳血昏厥。”

  “此刻,父皇已然转醒,正召萧相、留侯等,于寝殿奏议……”

  听闻刘盈此言,众人不由纷纷长出口气,慌乱忧虑的氛围也稍散了些。

  ——天子刘邦,今年可已经满六十了!

  这把年纪的老人,别说咳血昏厥了,便是偶感风寒,也有不小的概率一病不起!

  万一刘邦有个三长两短,且先不提易储一事是何结果,便是刘盈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对如今的汉室而言,也将会是巨大的打击!

  在现如今,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依旧雄踞关东,代相陈豨更逆反在即的时间点,刘邦绝不能出问题!

  自然,听到刘盈说刘邦并无大碍,众人也长松了口气。

  至于刘盈此言是否可信,倒是没有任何人怀疑。

  ——如果刘邦真出了什么问题,刘盈作为太子,必然会时刻不离病榻左右!

  这不单单关乎孝道,更关乎到皇位交接的那一时刻,继承者不在场,所可能造成的巨大隐患。

  既然刘盈能抽空出来,跟朝公大臣透个气,那就说明没什么大事。

  “家上。”

  众人正思虑间,就见朝臣当中,走出一位壮年男子,对刘盈稍一拱手。

  “陛下龙体有恙,为防宵小作祟,恐当即刻戒严长安,以行宵禁,方为万全之策啊?”

  闻言,众人片刻之前才转危为安的面容,立时带上了些许凝重!

  天子刘邦昏厥卧榻,萧何等老臣也没见到人影儿,要是再戒严长安……

  一瞬间,众人不由齐齐侧过身,暗自打量起刘盈的面色变化,等候起刘盈的答复。

  却见刘盈面色淡然的上前,对出声那人稍一拱手,目光中,却并不见多少担忧之色。

  “安国侯国之柱石,孤甚敬之。”

  稍称赞一声,刘盈便稍抬起头,虽还是看着王陵,但嘴里的话,分明是说给众人听。

  “然孤临出殿之时,父皇只言:令朝公百官各归衙、府,一切如故。”

  “父皇无恙,又未令长安戒严,便暂且如此吧。”

  “待父皇转安,再亲定长安当否戒严,或更为妥当?”

  语调平稳的道出这几句话,刘盈便稍一正身,对王陵又是一拜。

  听闻刘盈这番表态,百官朝臣才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

  刘盈话里的意思很清楚:一切,都由陛下做主!

  这就够了。

  只要这天下,还是天子刘邦做主,那就没有需要担心的事了。

  想明白这一点,众人不由纷纷整理起衣冠,而后在王陵的带领下,向刘盈齐齐一拱手。

  “既如此,臣等谨遵陛下诏谕,即刻出宫,以各司职……”

  见此,刘盈也只能再拜:“辛劳诸公。”

  待百官朝臣次序向宫门方向走去,刘盈不由稍松口气,便赶忙来到一旁。

  “见过诸位先生。”

  见刘盈依旧对自己这些老家伙如此恭敬,本就面露羞愧之色的崔广四人,面色不由更难看了些。

  “家上……”

  看出崔广等四位老者的愧意,刘盈不由稍一正身,对四人沉沉一拱手。

  稍直起身,才面带亏欠的望向四人。

  “诸位先生不必心怀愧意,今日之事,本因孤而起……”

  轻轻一声之责,刘盈不由稍叹一口气:“身以为人子,孤本当恭顺长亲,今竟使君父气急咯血……”

  “孤实孝道有缺,不当人子……”

  说着,刘盈不忘稍挤出两滴泪水,还‘悔恨’的擦了擦眼眶。

  见此,崔广四人不由对视一番,终还是由崔广上前。

  “家上不必如此,不必过于自咎。”

  “费嫡立长、废长立幼,此自古,便乃天家之大忌。”

  “今家上储位得稳,虽于孝道稍缺,然天下因此而大安,苍生黎庶自此而得太平!”

  “家上缺于私孝,而天下安泰得以保全;此,便乃大行不顾细谨,忠孝两难全呐……”

  听闻崔广为自己的‘不孝’行为做出辩解,刘盈心下自是连连点头,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悔恨不已的神情。

  ‘哭’了好一会儿,刘盈才稍一吸溜鼻涕,对四位老者一拱手。

  “四位先生不以孤年弱,不惜以耄耋之年出商山,车马劳顿以至长安,孤本当亲力亲为,全尽主宾之谊。”

  “然今,父皇突而昏厥,虽无大恙,孤身以为人子,亦当日夜守候与病榻左右,亲尝汤药,以稍全孝道。”

  “且今太子宫,亦于未央皇后之宫,若邀诸位先生至,恐多有不便……”

  说着,刘盈稍侧过身,就见等候于刘盈身后的吕释之赶忙上前,恭敬的对四位老者一拱手。

  就见刘盈继续道:“孤留于宫中,以侍父皇病榻前,便劳诸位先生,暂于建成侯府短住几日。”

  “待父皇龙体转安,孤再邀诸位先生至太子宫,以请教仲尼仁孝之道……”

  言罢,刘盈又是沉沉一拱手,对四人一拜。

  见此,崔广四人不由感动的眼眶泛红,终是稍叹一口气,齐身向刘盈一拱手。

  “家上但去,不必忧于民等。”

  “老朽等本就隐居山野,粗茶淡饭数十载,今得居于建成侯府,当自无不虞……”

  言罢,崔广便稍侧过身,望向一旁的吕释之。

  “如此,老朽等便叨扰建成侯……”

  闻言,吕释之自是赶忙笑着上前:“黄石公此言,羞煞小子……”

  “诸位先生请,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