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29章 来!斩了朕这暴君!

第0029章 来!斩了朕这暴君!


  “陛下……”

  “太子殿下已令朝臣功侯各归其位,此时,百官功侯皆已出了宫……”

  长信殿寝殿之内,半个时辰前才吐血昏厥的刘邦,此刻已是直起身,身着内衫坐在了御榻边沿。

  听闻寺人的回禀,刘邦只随意一摆手,旋即将那双锐利的双眸,直刺向跪在御榻前的几人。

  见刘邦示意自己退下,那寺人嗡时便犯了难。

  “陛下……”

  迟疑的一开口,寺人便硬着头皮道:“陛下可要召太子……”

  “滚!!!!!!”

  突然一声暴呵,顿时惹得寺人下意识匍匐在地,片刻之后,便维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顺着来路倒爬出了寝殿。

  待寝殿内重归宁静,刘邦便从御榻上站起身,赤脚走上前,在留侯张良面前停了下来。

  “旬月未见,留侯可真是给朕,准备了好大一个惊喜啊?”

  “嗯?”

  听闻刘邦此言,张良面上顿时涌上一抹苦楚,正欲开口,就见刘邦又是一声暴呵。

  “天家社稷之事,也是尔一介外臣能妄议的?!!”

  “这江山,这社稷,这天下苍生、万千黎庶,究竟是我刘邦做主,还是你留侯!!!!!!”

  丝毫不留情面的一声怒斥,刘邦又转过头,踱步来到萧何的面前。

  “还有尔酂侯,啊?”

  “堂堂汉相,于百官当面,竟敢拿秦始皇那暴君说事!”

  “莫非朕,也是嬴政那等暴君?!!”

  “莫非这汉室天下,乃又一暴秦呼!!!!!!”

  愤怒的咆哮一阵,刘邦仍不觉得觉得解气,便嗡然直起身:“来人呐!”

  “取铡刀来!!!”

  呵罢,刘邦便回过身,气冲冲来到御榻前两步的位置,竟直接在地板上趴了下来。

  “今日,怕是酂侯萧胜、留侯张广二人,要替天行道,斩了朕这暴君!”

  “但斩无妨!”

  “朕要是眨一下眼睛,就妄为魏丰公之孙、赤帝神农氏之后!!!”

  “来!斩!!!!!!”

  见刘邦做出一副‘我杀我自己’的架势,殿内的郎官寺人们自是不敢领命,只连忙跪作一地,将头深深埋在地板之上。

  至于御榻前跪着的张良、萧何二人,更是各自带上了痛苦面具。

  “这么多年过去,陛下可真是……”

  “一点没变呐……”

  暗自腹诽一声,张良便侧过头,与萧何对视一番,便唉声叹气的稍自起上半身。

  “陛下容禀……”

  满是苦涩的一声轻语,终是让刘邦停止了‘撒泼打滚’,从地板上稍坐起身,却依旧是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

  而张良见此,却是在心中长叹一口气,才又对刘邦沉沉一叩首。

  “陛下。”

  “臣今日与朝仪,更当庭力谏陛下以消易储之意,实事出有因。”

  说着,萧何便面带苦楚的抬起头,目光中亦略带上了祈求。

  “其一,废嫡立庶、废长立幼,确乃自古昏聩残暴之君,方所为之举。”

  “臣恐陛下英明一世,只因易立赵王,而徒留骂名于青史……”

  不出张良所料,对于自己提出的第一个事由,刘邦一点都不在乎。

  “说,其二!”

  见刘邦面上仍挂着愠怒,张良只好又一低头。

  “其二,乃太子年稍壮,而赵王年稍弱……”

  “少弱之君,自古便多为社稷断绝之君。”

  “今虽太子稍仁弱,而赵王稍聪睿,然臣以为,如今朝堂,恐无比拟周公、召公之圣贤……“

  这一下,刘邦的面色终于有了些细微的变化。

  但很快,便又重归先前,那见人吃人的凶狠模样。

  “其三!”

  见刘邦这番架势,张良心里便明白过来:刘邦的耐心,已接近耗尽……

  “其三。”

  仍是语调平和,惭愧中带着些许祈求的语调,但当张良说出第三条事由,却也总算是让刘邦敛回怒容,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思。

  “其三,便乃皇后寻臣以固太子储位时,明告于臣:若陛下夺太子储位,则齐国必乱……”

  先前在朝仪咯血昏厥,方才又肆意宣泄了一番,刘邦的怒火本就已经消散大半。

  听闻张良此语,就连最后那一点愤怒,也在一阵憋闷中,被刘邦收回了心底。

  就见刘邦稍低下头,思虑片刻,便侧目望向一旁的萧何。

  “酂侯呢?”

  “酂侯也得了消息,早知朕若易储,则齐国恐有变数?”

  闻刘邦此言,萧何只微微摇了摇头:“臣不知。”

  “然臣稍有猜测:陛下自新丰早归,恐或关东有变。”

  说着,萧何又看了看身侧的张良,继续道:“且留侯,自汉室鼎立便淡退朝堂,久不理国政大事。”

  “臣以为,既留侯亦入朝,当为关东有大变。”

  “故前时廷议,臣与附留侯之谏,以劝陛下消易储之意……”

  听着萧何的解释,又回想起今日凌晨,才从楚王刘交手中得来的消息,刘邦终于是收敛怒容,从地上爬了起来。

  走到张良面前,颇有些霸道的将张良从地上拉起,又将张良推到御榻旁的筵席上,摁着张良跪坐下来。

  回过身,见萧何以自顾自从地上爬起,悄然走到张良身边,刘邦不由嗤笑一声。

  “嘿!”

  “酂侯可真是毫不见外啊?”

  见刘邦笑语着回到御榻边,大刀阔斧的坐上御榻边沿,萧何也不由稍咧嘴一笑。

  “国祚鼎立之时,陛下曾言:留侯、酂侯,家臣也。”

  “即为陛下之家臣,臣若再自见外,岂不辜负了陛下之恩宠……”

  听闻此言,刘邦呆愣片刻,随后便是一阵喜怒参半的畅笑。

  殿内原本压抑的氛围,也随着这阵畅笑声,而逐渐回归正常。

  “嗨!!!”

  就见刘邦大腿一拍,长叹一口气,面上便带上了些许凝重。

  “既如此,易储一事,便暂且搁置!”

  “且先议一议,齐国之乱,究竟乱从何来。”

  见刘邦摆出讨论正事的架势,张良、萧何二人不由稍正了正身。

  静默片刻,见张良还不出身对奏,萧何便疑惑的侧过头。

  待看见张良一副闭目养神,与殿内浑然一体的气质,萧何感叹之余,也不由在暗地里摇了摇头。

  “唉……”

  “今日这一遭,陛下可是把留侯伤的深了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