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30章 当年圯上,何人授书于留侯?

第0030章 当年圯上,何人授书于留侯?


  “母后。”

  “父皇咳血昏厥,纵未召见儿,儿也不能就此回宫吧?”

  “万一叫有心人知晓,再以‘不孝’之命污儿……”

  宣室殿外,刚跟上母亲吕雉的脚步,刘盈便面露难色的发出一问。

  孝或不孝,在这个世代,只能说是玄学。

  某些人,一辈子坏事做尽,临了侍奉于父母病榻之前,就能被称为‘浪子回头’。

  也有一些人,一辈子两袖清风,大公无私,只因某一件涉嫌不孝,却又谈不上不孝的事,便沦落到晚节不保之地。

  再加上前一世,刘盈被‘不孝’的罪名掣肘多年,就对类似的事更加警惕了起来。

  诚然,孝或不孝,全凭围观者上下两张嘴皮。

  只要刘盈能保证将来,可以不犯任何错误,那‘不孝’的罪名,也顶多不过是文人儒士的无病呻吟,根本伤不到刘盈的根本。

  可万一呢?

  万一以后刘盈在什么地方栽了跟头,某些敌对势力再拿着‘不孝皇父’做文章,刘盈岂不是又要跟前世一样坐蜡?

  “有心人?”

  却见吕雉闻言,只莫名嗤笑一声。

  正要开口,却似是突然发现什么一般,稍昂起头,朝宫门的方向努了努嘴。

  “喏。”

  “盈儿说的有心人,已被陛下召入宫。”

  闻言,刘盈不由抬头望去,就见远处的宫门,出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小的那个,自是当今刘邦的心尖尖,赵王刘如意无疑。

  至于大的那个妇人……

  “妾参见皇后,拜见太子殿下。”

  刘盈正恍惚间,就见那妇人拉着赵王刘如意,来到了吕雉、刘盈母子二人面前,盈盈一福身。

  年仅九岁的赵王刘如意见此,也学着母亲的模样,蠕蠕一拱手。

  “儿臣参见母后,拜见太子长兄。”

  待刘如意行过礼,刘盈也微微躬身,对那妇人稍一拱手:“戚夫人。”

  行礼过后,刘盈便稍抬起眼,不着痕迹的打量起眼前,这位‘名垂青史’的汉太祖宠妾。

  “不愧是能让刘邦神魂颠倒,不惜废储易后的女人啊……”

  就刘盈此时所见,虽已年近三十,但从眼前这位戚夫人的面容之上,却丝毫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

  娇小婀娜的躯体,皓白紧致的脸颊,自肩上‘流下’,于后背处被束起的青丝,以及被胭脂轻轻点在嘴唇中央的红点。

  用这个时代的审美来看,即便已过了最美的青春年华,但此时的戚夫人,却也依然当得起一声‘倾国倾城’。

  更让刘盈感到啧啧称奇的,是戚夫人身上那柔和、温善,丝毫不带棱角的温润气质。

  与这人畜无害的温润气质相比,气场中满是盛气逼人,目光中时刻带着倔强和强势,还比戚夫人年长近十岁的吕雉,自是很难讨得天子刘邦的欢心。

  但很显然,此时的吕雉,已经对‘圣眷’这个东西,不抱任何期望了。

  “哦?”

  就见吕雉面无讥讽的稍上前些,直接无视一旁的赵王刘如意,目光阴冷的望向眼前的妇人。

  “戚姬竟还知道,吾身以为汉皇后?”

  “哟,今儿可真是怪了。”

  “若戚姬不如此,吾还险些以为,传闻中受陛下恩宠,风头无两的幸妾戚姬,是哪家贩夫屠狗之户养出的‘大家闺秀’呢……”

  吕雉话音刚落,刘盈就见戚夫人面上神色肉眼可见的一紧!

  又只片刻,戚夫人便似是变戏法般,从那干涩无比的眼眶中,‘变’出来了两行清泪!

  “皇后何必如此刁难,妾不过……”

  “够了!!!”

  怎料戚夫人娇弱的冤屈倾诉尚未倒进,吕雉便冷然一声亲呵,尽又使得那两行热泪,神奇的消失在了戚夫人脸上!

  “且让你母子俩妖言媚宠几日。”

  “待来日,看你戚姬还能不能如此较弱,竟还能与吾当面垂泪!”

  意味深长的丢下一句‘警告’,吕雉便冷然一拂袖,向着宫门处走去。

  见此,刘盈也不好再多停留,赶忙快步跟上母亲的脚步。

  ·

  “母后。”

  走在吕雉侧后方约一步的位置,感受着吕雉仍旧未能平息的怒火,刘盈只好试着转移话题,好让这摄人的阴寒稍离散些。

  听闻刘盈一声轻唤,吕雉便稍减缓脚步,微微测过头:“何事?”

  见母亲还愿意打理自己,刘盈赶忙摆出一副疑惑地面庞。

  “母后,商山四皓,果真是母后托请留侯请来的?”

  “留侯竟果真愿意助母后、助孩儿?”

  听闻此问,吕雉面上恼怒稍艾,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无限慈爱。

  “痴儿~”

  停下脚步,侧过身面对刘盈,吕雉便轻笑着摸了摸刘盈的脑袋。

  “留侯因何愿意助吾母子二人,盈儿不必多问。”

  “及留侯同商山四皓……”

  稍一止话头,吕雉便鼓励的凝望向刘盈目光深处。

  “盈儿可知,留侯初从陛下,所凭着何?”

  听闻此问,刘盈面色一滞,也不由思索起来。

  “留侯从父皇……”

  “军阵之能,谋略之长……”

  “太公六韬?”

  见刘盈这么快便想出答案,吕雉便面带认可的点点头,又问道:“那盈儿可知《六韬》,乃何人授与留侯?”

  闻言,刘盈却顿时陷入了沉思。

  “留侯得《六韬》,乃早年遇一老者,老者三次以拾履相试,留侯皆不恼而往,故得授《六韬》。”

  “此,便乃留侯张良圯上受书;及那老者,则乃隐居高士……”

  自语着,刘盈不由缓缓瞪大双眼,瞳孔也猛地一缩!

  “莫非……”

  就见吕雉轻笑着点点头,弯腰尊在了刘盈面前。

  “授留侯《六韬》者,便乃商山四皓之首:黄石公崔广!”

  听到此言,刘盈只觉心中豁然开朗!

  “怪不得!”

  “怪不得商山四皓能有那么大名气,张良还能请得动!”

  不能怪刘盈如此大惊小怪,实在是兵法《六韬》,在历史上太具传奇色彩了。

  在后世,《六韬》有另外一个名字。

  ——太公兵法!

  正当刘盈深陷于兵法《六韬》,以及黄石公崔广的身份、商山四皓的来头时,却被吕雉轻轻揽入了怀中。

  耳边响起吕雉低微呢喃声,更是让刘盈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久久无法平复心情。

  “今日,吾母子二人,胜了。”

  “盈儿之储位,母亲之后位,皆自此稳若山川。”

  语调平和的两声呢喃,吕雉便放开刘盈,轻轻抓着刘盈的双肩,侧仰起头,望向不远处的长信殿。

  “胜者,此时站着;败者已经倒了。”

  “又有多少人,能在败倒过后,顺利爬起来呢……”

  意味深长的丢下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自语,吕雉便直起身,拉起刘盈的手,直向着长乐宫宫门的方向走去。

  在吕雉那高昂起的头颅,以及蔑视一切的高调目光之中,刘盈终于体会到一种前世从未感受过的情绪。

  ——安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