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33章 纯粹恶心人?

第0033章 纯粹恶心人?


  在太子宫凤凰殿告别母舅吕释之,刘盈便踏上了前往宣室殿的路。

  回想起方才,吕释之面带疑虑的道出今日早朝,刘邦所颁布的另一道人事任命,刘盈也不由无奈一笑。

  “好歹也六十好几的人了······”

  “咋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此番易储,刘邦最终妥协,并打消易储废后之意,和商山四皓究竟有没有关系?

  若说没有,无疑是在睁眼说瞎话。

  但非要说有,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太紧密的因果关系。

  商山四皓劝刘邦别换太子,所以刘邦打消了换太子的念头?

  ——要知道天子刘邦,可是能在儒生的帽子里撒尿,再将乘满尿液的冠帽扣回别人脑袋上的主!

  面对儒生,尤其是一下面对四个,刘邦能不当场发明什么新的精神折磨法,就已经很难得了!

  别看昨日朝议,刘邦对四位老先生谦卑有礼,但实际上,这与商山四皓的名声、学识毫无关系。

  刘邦之所以会如此谦逊的对待这四位老者,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老者。

  换做是二十年前,年仅六十余岁的商山四皓来试试?

  真让刘邦碰到四个所谓‘贤名远播’,实际上却和自己同龄的老儒,昨日的长乐宫,还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典故!

  所以刘邦废黜一事,但凡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必然是皇后吕雉拿出了什么撒手锏,才让刘邦投鼠忌器,不得不低头,打消了废黜刘盈太子位的念头。

  至于商山四皓,那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给外人看的表象,以及吕雉给刘邦留的台阶罢了。

  毕竟刘邦贵为天子,基本的皇帝尊严,还是要留的。

  若是发生堂堂天子向皇后低头,或生出‘帝后不合’的风闻,那无论是对刘邦的天子威严,还是对汉室,都会造成不小的打击。

  但若是把‘天子被皇后逼得认怂’,包装成‘天子差点犯错,幸好被商山四皓劝回’,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简单地一包装,商山四皓便成了‘忠言直谏’的贤者,刘邦则成了虚心纳谏的明君,朝臣百官也多少能捞到‘刚正不阿’‘谏君立嫡’的美名。

  刘盈储位、吕雉后位得保,所有人各取所需,朝堂表面上一片祥和,谁都不会轮为丑角。

  在天下人眼中,自也是一副汉室君臣和睦、帝后相敬如宾,太子恭顺仁孝,朝中贤良之士层出不穷的美好景象。

  事实也证明,对于吕雉准备的这个台阶,刘邦确实很喜欢。

  ——在早朝明确向吕雉低头,表示打消,起码是暂时打消易储废后之念后,刘邦在朝议结束后的第一时间颁下赏赐:商山四皓,闻名天下之贤者也,各赐布、缎二匹,金十金!

  赏赐不多,相较于实际价值,更具有象征意义;真正关键的,还是刘邦对四位名士的评价,以及此举所表明的态度。

  ——我,汉天子刘邦,亲自作证:就是这四个老家伙,让我打消了换太子的想法!

  ——没有人逼我,就是他们四个巧舌如簧,把我给劝动了!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但刘邦偏偏明面上‘褒赏’,暗地里又偷摸将奉常叔孙通,任命为了太子太傅······

  “嘿······”

  “也不知道现在,四位老先生都气成什么样子了。”

  摇头苦笑一声,刘盈面上便稍带上了些许苦涩。

  作为名扬天下的隐士,崔广在内的四位老先生,均是以‘不媚权贵’作为自我标榜。

  对于‘楚衣献媚于天子当面,以图谋荣华富贵’的奉常叔孙通,四位老先生自然是嗤之以鼻。

  只怕看了叔孙通一眼,都恨不得洗眼睛洗上个三天三夜!

  而此番,四位老者被请到长安,在昨日朝议为刘盈冲锋陷阵,据理力争,更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当庭触怒了天子刘邦!

  且不论此番事件中,商山四皓起到了多大的决定性作用,光是人家肯来长安,拼着掉脑袋帮忙,刘盈就该投桃报李,好好感谢这四位天下闻名的隐居名士。

  而作为太子,刘盈能给出的报答,其实也不过就是尊四位老者为学师,好让四位老者在青史之上,能挂上个‘傅教xx皇帝’的美名。

  现在可倒好:在刘邦不怀好意的报复下,四位老先生最鄙夷、最不屑的‘楚衣邀媚’之徒叔孙通,成了刘盈的太子太傅。

  要想完成傅教刘盈的目标,四位老先生便只能忍着恶心,和新晋太子太傅叔孙通朝夕相处······

  “真记仇啊~”

  很明显:叔孙通被任命为太子太傅,就是天子刘邦因昨日之事,而对四位老者做出的报复!

  ——你们年纪大,名望高,朕杀不了你们,还不能恶心死你们?

  一想到老爹刘邦那杀意滔天,却又投鼠忌器,只能如孩童般耍点性子,恶心别人时的得意神色,刘盈便不由觉得一阵好笑。

  但很快,刘盈面上的轻松之色,便被一股突然涌上的郑重所取代。

  因为刘盈从刘邦的此举之中,体悟到了另外一层用意。

  “敲打······”

  “告诫······”

  微一声呢喃,刘盈便在宣室殿外的长阶下停下脚步,稍侧过头,遥望向与未央宫东西相邻的长乐宫。

  “还是冲我来的啊······”

  暗自感叹着,刘盈的目光中,已满带上了凝重。

  ——刘邦,绝对没有彻底打消废储之念!

  只不过吕雉手握齐国,齐国的稳定与否,又直接关乎的整个关东的平稳,这才让刘邦暂时收起了獠牙。

  但在未来,一旦有合适的机会,易储之事,必然会被刘邦再次拿到朝堂之上!

  而到了那时······

  面色忧虑的回过身,稍仰起头,望着眼前的宣室殿,只片刻,刘盈便又轻松一笑。

  “怕什么呢。”

  “前世,我可是全程躺赢的啊······”

  强自镇定的安慰自己一番,刘盈便笑着摇了摇头,拾阶而上。

  在这座宫殿内,居住着一位纵观人类历史,都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大女性。

  幸运的是:这位强大的女性,刘盈的生母,会在未来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像一只炸毛的老母鸡一样,保护刘盈安稳度过脆弱的发育期。

  至于渡过发育期之后······

  面色晦暗不明的爬上长阶,刘盈稍整面色,重新带上那人畜无害的标志性淡笑,踏入了宣室殿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