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34章 孤的好弟弟啊~

第0034章 孤的好弟弟啊~


  “母后~”

  伴随一声略带撒娇意味的呼号,刘盈便走入殿内,只稍一抬头,面色便有些僵硬起来。

  “呃······”

  就见殿内,老娘吕雉面带微笑的坐在上首,在吕雉身侧,则坐着一对衣衫稍显朴素,眉宇间尽是温良恭顺的母子。

  见刘盈走入殿内,那妇人赶忙起身,对刘盈微一福身。

  “见过太子殿下。”

  见此,刘盈也不由稍整面容,略有些尴尬的上前,稍一拱手。

  “薄夫人。”

  见礼过罢,不待刘盈再开口,那妇人身侧的少年便走上前,一板一眼的整理好衣冠,将上半身弯下几乎九十度,对刘盈沉沉一拜。

  “臣弟恒,参见太子长兄!”

  看着年仅六岁的庶弟刘恒,满带着稚嫩的音色,宛如小老头般规规矩矩行礼,刘盈不由莞尔一笑,蹲下身,将小刘恒一把抱了起来。

  “嘿!哟。”

  “许久不见,阿恒怎还如此瘦弱?”

  毫不费力的将刘恒抱起,刘盈便面带笑容的走上前,来到吕雉面前。

  见此番兄友弟恭的祥和景象,吕雉面上笑容不由更深了些,也不由语带调侃道:“是了。”

  “老四都到封王的年纪了,可还是稍瘦弱了些。”

  说着,吕雉便侧过头,满带和善望向身侧的妇人。

  “久养于薄姬膝下,老四倒尽得温润和善之风,就是稍缺了些雄武阳刚之气?”

  明明是一句调侃性质的玩笑话,不想那妇人闻言,却是大惊失色的站起身,顺势在吕雉面前跪倒下来。

  “妾教子无方,恳请皇后降罪!”

  见此突变,正被刘盈抱在怀中,略有些不自在的刘恒也不由面色一滞,迷茫的看了眼刘盈。

  稍有些失礼的从刘盈怀中挣扎下来,刘恒便迈着小短腿上前,也学着母亲的模样跪倒在地。

  “母后,是儿臣自己不争气,母后若要怪罪,降罪于恒儿便是……”

  嘴上说着,小刘恒不忘面带严肃的一叩首,匍匐在地,竟久久不愿起身。

  见片刻之间,母子二人就因为自己一句无心之语,而双双跪倒在面前,吕雉的面色,顿时也有些尴尬起来。

  见此,刘盈稍一思虑,便略显刻意的轻笑一声,走上前,将刘恒从地上拉起来,来到吕雉身侧坐了下来。

  “薄夫人,当是误解母后了。”

  重新将小刘恒抱起来,放在腿上坐下,刘盈便笑意盈盈的侧过头,与吕雉稍一对视。

  待吕雉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刘盈才又望向依旧跪地躬身,面带惊惧的薄夫人。

  “今日早朝,父皇拟议:待代相陈豨乱平,便敕封阿恒王代地。”

  “若不出差错,待明岁夏、秋,阿恒便当就国晋阳,以为吾汉家之代王!

  说着,刘盈便轻笑着低下头,看向怀里的刘恒。

  “阿恒可愿为王代地,替父皇坐镇边关,以御外敌?”

  闻言,刘恒面带忧虑的看了看母亲,这才蠕蠕点点头。

  “太子长兄怎么说,臣弟就怎么做……”

  听闻刘恒乖巧的回答,刘盈又是一声轻笑,友爱的摸了摸刘恒的小脑袋,同时侧过头,对老娘吕雉稍一点头。

  回过味来,吕雉也不由轻笑着起身,将面前的薄夫人亲手扶起,拉到身旁坐了下来。

  “来,坐。”

  待戚夫人面带迟疑的坐下,却依旧只敢半边屁股挨着软榻边沿,吕雉面色不由更温和了些。

  “如今关东之地,异姓诸侯为王之事,必不能长久。”

  “待来日,关东当为宗亲诸侯镇守,如此,才可得安。”

  说着,吕雉的语调之中,便稍带上了惆怅。

  “现如今,齐国有阿肥坐镇,楚国有陛下幼弟为王,都不用太担忧。”

  “北墙左近,燕国有卢绾,也当无大碍。”

  “但代、赵两国,不单单关乎北墙之安稳,更事关江山、社稷之安稳!”

  说到这里,吕雉稍敛面色,轻轻拉过薄夫人的双手,目光中,稍带上了些许恳求。

  “薄姬应该知晓,太子的兄弟昆季,老大刘肥王齐地,无以镇守北墙。”

  “至于赵王……”

  话说一半,吕雉便略有些不自在的将话头一断。

  “老大、老三指望不上,老五老六又都年幼。”

  “唯老四年岁稍长,可为王代地,身太子手足而坐镇北墙。”

  语调温和的道出‘以刘恒为代王’的内因外有,吕雉又轻轻拍了拍薄夫人的手,目光中,也隐隐带上了意味深长。

  “今老三身以为赵王,戚姬更屡有窥伺神圣之心!”

  “日后,太子能指望的手足昆季,可就剩下老四一人啦······”

  听着吕雉语带深意的话语,薄夫人情绪稍平静了些。

  几乎不带丝毫犹豫,便眉宇和善的点点头。

  “恒儿身以为刘氏子,自当为王边地,以戍边墙。”

  “及王何地,自听凭皇后、陛下做主······”

  听闻此言,吕雉终是恢复先前那副满带温笑的面容,将薄夫人的手紧紧握住,不住的拍打起来。

  见此,刘盈也不忘适时颠了颠怀中的幼弟刘恒,语带鼓舞道:“日后,阿恒便当为代王,若有北蛮来攻,可万要替父皇击退来敌啊?”

  闻言,刘恒只目光呆然的看了看母亲,然后蠕蠕的点点头。

  “臣弟为王代地,必为国戍边,击退来犯之敌!”

  少年满是稚气的承诺,顿时惹得吕雉、刘盈纷纷轻笑起来,殿内略有些尴尬的氛围,也不由稍归于正常。

  如此片刻,就见薄夫人面带忧虑的侧过身,望向吕雉的目光中,竟隐隐带上了些许自咎。

  “皇后仁善,许恒儿养于妾膝下,然妾有负皇后信重,竟使恒儿只知温良恭顺,而不知雄武阳刚······”

  说着,薄夫人不由看了刘盈一样,又面带愧疚的回过头。

  “太子方才言:恒儿封王就国,当是明岁夏、秋,距今尚有一载。”

  “莫如,便将恒儿养于皇后膝下,习学为王诸侯之余,也好稍尽孝道于皇后?”

  言罢,薄夫人便忐忑不安的低下头,偷偷打量起吕雉的面色变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