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37章 逆子!

第0037章 逆子!


  待老太医默然退出寝殿,刘邦又和宝贝儿子刘如意玩闹一番,便略有些疲惫的喘起了气。

  “好好好,父皇认降,认降······”

  气息略有些急促的制止刘如意即将到来的‘反击’,刘邦终是深吸一口气,旋即缓缓吐出。

  “呼~”

  “不服老不行啦~”

  “嘿!”

  闻言,一旁的戚夫人轻笑着走上前,将刘如意从榻上抱了下来。

  “陛下这说的什么话。”

  “妾瞧着,陛下还是和往常一样雄武伟岸,好似弱冠儿郎呢!”

  说着,戚夫人便坐在御榻边沿,小心的替刘邦拭去额角的汗珠。

  “陛下不过偶卧病榻,身子骨这才虚了些。”

  “待陛下病愈,必又是妾心慕的伟岸丈夫!”

  听闻此言,刘邦不由畅笑一阵,轻轻将面前的女子揽入怀中。

  “怎么?”

  “此番易储未能成行,戚姬就没有丝毫怨气?”

  刘邦说话得功夫,小刘如意也在御榻前蹲坐下来,满脸崇拜的望向榻上的父亲刘邦。

  就见戚夫人温尔一笑,从刘邦怀中直起身,千娇百媚的白了刘邦一眼。

  “陛下眼里,妾就是那等不识好歹,不顾大局的妒妇?”

  “皇后之位有什么好的?”

  “妾才不在乎呢!”

  “能久伴于陛下身侧,一起看着如意一点点长大,妾已然知足,怎敢妄求更多······”

  说着,戚夫人便又是一笑,轻轻躺在刘邦的胸膛之上,爱扶起自己心爱的男人。

  御榻前,小刘如意也没闲着,赶忙从地上站起身,一股脑冲上前,用前胸撞在了御榻边,顺势扒了上去。

  “儿也是!”

  “太子之位有什么好,儿才不在乎!”

  “有父皇、母亲在,儿就欢喜!”

  看着爱子古灵精怪的在身侧玩闹,再看看静静趴在胸前的美妾,刘邦脸上,顿时涌上一抹深达眼底的笑容。

  “好啊······”

  “好······”

  轻声呢喃着,刘邦不忘伸手摸摸刘如意的脑袋,面上满是幸福和甜蜜。

  “若那逆子和妒妇,也如你母子二人这般知晓轻重,朕也不至身以为天下王,还如此憋闷······”

  听着刘邦略带深意的自语,戚夫人不由将身下的男人抱的更紧了些。

  “陛下莫动气。”

  “此番,那母子二人以天下为筹,方迫陛下暂退。”

  “往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说着,在刘邦看不到的角度,戚夫人的目光之中,竟隐隐透露出些许凶狠之色!

  “是啊······”

  “好日子,还长着呢·······”

  二人正温存间,就见殿外走进郎官一人,只将头深深低着,目不斜视的一拱手。

  “陛下。”

  “御史大夫赵尧请见。”

  闻言,刘邦不由轻拍拍戚夫人,待其起身,刘邦才从榻上坐起来。

  “召进来吧。”

  待那郎官领命而去,刘邦便侧过头,闻言望向一侧的刘如意、戚夫人母子。

  “且先去侧殿吧。”

  “待日暮,再前来便是。”

  ·

  “如何?”

  “得朕之赏赐,那四个老不死的,是作何态?”

  待殿内指向下赵尧和自己二人,刘邦的面色之上,已丝毫不见方才的幸福笑容。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若隐若现的狠厉,以及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

  听闻此问,赵尧不由稍抬起头,面带浅笑的一拱手。

  “禀陛下。”

  “臣携陛下所赐之金、布,于建成侯府正门宣读诏书,四老皆感恩戴德,深拜以谢陛下皇恩。”

  闻言,刘邦眼角微不可见的一抽搐,目光中的狠厉之色,终是逐渐凝为实质。

  “深拜······”

  “皇诏当面,竟敢不跪······”

  暗自心语着,刘邦面色陡然一凝,从御榻之上愤而起身。

  “哼!”

  “倚老卖老!!!”

  突入起来的一声怒喝,刘邦便面色狰狞的望向赵尧。

  “朕活足一甲子,素敬年老之人,只从未见过此等为老不尊之徒!”

  “隐居名士如何?”

  “名扬天下又如何?!”

  “谁给他们狗胆,竟敢皇诏当面而不跪?!!”

  愤恨的宣泄出胸中恼怒,刘邦不顾烛蜡烫手,一把抓起手边的灯台,狠狠摔在了地上。

  “腐儒!”

  “尽皆蝇营狗苟之腐儒!!!”

  “若非叔孙通,朕必当颁天子诏,尽杀天下儒冠之士!!!!!!”

  看着刘邦肆无忌惮的宣泄着滔天怒火,赵尧只面色惊疑的低下头。

  “陛下息怒······”

  微不可闻的劝解声,却丝毫没有打断刘邦疯狂打砸的节奏。

  如此歇斯底里许久,待殿内终于不再有能抓起来的东西,刘邦才略带疲惫的停下,喘着粗气,扶额坐回了御塌边。

  “叔孙通,如何了。”

  “可已送去太子宫?”

  见刘邦终于冷静了些,赵尧不由定定神,稍走上前,在御榻前深深弓腰。

  “已送去了。”

  “只叔孙太傅往时,太子未在宫中······”

  只此一语,刘邦才因疲惫而消下去的怒火,顿时又被点燃。

  “混账东西!!!”

  “学师至,竟敢不亲迎!!!”

  又是一声暴喝,刘邦的嘴角之上,已然挂上些许殷红。

  对此,盛怒中的刘邦却置若罔闻,只愤恨不平的一拳砸下,双眼陡然瞪大,活脱一副鹰隼捕猎前的凶狠模样。

  “那逆子先前,就敢杀朕所派之婢女寺人!”

  “更以‘国库空虚’为由,尽散朕所遣之眼线耳目归少府!!!”

  “好啊······”

  “好!”

  “有皇后撑腰,那逆子真是愈发猖狂!!!!!!”

  怒火中烧的咆哮着,刘邦便猛地抬起头,满带杀气的望向赵尧。

  “你即刻往少府,择精干之宫女寺人五十,遣入太子宫!”

  说着,刘邦面色狰狞的站起身,牙槽都被咬的咯咯作响。

  “告诉那逆子!”

  “朕,还没死呢!!!”

  “朕在一天,那逆子就一天是臣!!!”

  “朕百年不死,那逆子就当为臣百年!!!”

  用全身的力气发出咆哮,刘邦又满是狠厉的咬了咬牙,丝毫不顾嘴角的血滴,已缓缓流至下颌,在胸前绽放出一朵艳丽的花朵。

  “逆子······”

  “逆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