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1章 平代赵,戒淮南

第0041章 平代赵,戒淮南


  就这样,关中军事实力排名第三的楚国,便被楚王刘交谈笑间,将兵权交到了刘邦手中。

  弟弟如此乖巧,作为兄长,刘邦自也不好再板着脸,面上也稍带上了些许温和。

  便是趁着这个功夫,刘交稍一转话头。

  “陛下。”

  “臣弟方才听闻陛下言:齐国之兵马异动,本乃图谋淮南?”

  刘交此言一出,一旁的荆王刘贾便赶忙抬起头,略有些唐突的打量起刘邦的面色。

  看着刘邦、刘交兄弟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却丝毫不提及自己的荆国,此时的刘贾,只觉一块千钧巨石压在心头!

  如今的刘汉宗亲,有刘喜、刘交这样的天子昆季,有刘信、刘濞这样的旁系二代,也有太子刘盈、齐王刘肥、赵王刘如意这样的嫡系二代。

  而荆王刘贾,算是刘汉宗亲中最为特殊的一个。

  ——在如今这数十位刘氏宗亲子弟当中,刘贾是唯一一个和太上皇刘煓,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人!

  刘贾和刘煓、刘邦这一脉的交联,还得追溯到刘煓的父亲,梁丰公那一代。

  准确的说,刘贾的曾祖父,是已故太上皇刘煓的兄长;刘贾的父亲,则是当今天子刘邦的堂兄。

  如此疏远的血缘交联下,刘贾在宗亲中本就处于边缘,若非楚汉相争时立下不少武勋,刘贾根本就没有封王关东的可能。

  可即便已经得封,以为汉家荆王,刘贾心中,也是有一定的危机感的。

  远的不说,就说方才——刘邦、刘交二人交谈许久,话题言及代、赵、燕、齐、梁、楚、淮南七国,唯独没有提到刘贾的荆国!

  这,就已经足够让刘贾惊疑不定,感到心惊肉跳了!

  不知是不是看出了刘贾心中的疑虑,刘邦只稍一思虑,便向身侧的刘交微点点头。

  “然!”

  “齐国之军备,本乃朕欲谋淮南!”

  “朕本想着今岁秋后,借祭祖之名归丰沛,以召英布觐见。”

  “若其应召,便依淮阴侯故事;不召,则兴兵伐之!”

  说到这里,刘邦的眉宇间,嗡时爬上些许疲惫。

  “唉~”

  “怎料未及厘治淮南,陈豨那贼子便作乱代、赵!”

  “朕这才暂置淮南于不顾,先平代、赵,而后再徐图淮南。”

  听到这句话,刘贾惊疑不定的心,才算是稍稍踏实了些。

  与后世人脑海中的固有印象所不同,铲除异姓诸侯,其实是汉室初年,朝臣、宗室之间的共识。

  因为在开国初,刘邦大肆分封异姓诸侯,其实算不上‘因功而封’,而是有更多的‘以王位稳住夕日反楚联盟各方势力’的意味在其中。

  既然是暂且稳住,那后来自然是要逐个击破。

  再者说了——关东就那么大点地方,多一个异姓诸侯,那就会少一片封给宗亲诸侯的国土。

  作为刘氏宗亲,刘贾在内的亲戚们自然希望关东,最好一个异姓诸侯都没有。

  但和刘贾‘自扫门前雪’的短视所不同,楚王刘交却在刘邦这个话语中,提炼出了一点非常关键的信息。

  “嗯······”

  就见刘交稍一沉吟,便略带试探道:“陛下令臣弟、荆王速毕丧事,以归国,莫非是戒备淮南?”

  听闻此言,刘邦沉沉的点了点头。

  “代、赵之变虽略有突兀,然朝堂扫灭异姓诸侯,乃早有定论之事。”

  “今关东,除燕王卢绾忠心耿耿、长沙王吴臣南绝五岭,便唯有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两家异姓诸侯!”

  说到这里,刘邦便稍压低声线,望向刘交、刘贾二人的目光中,也隐隐带上了些许狠厉。

  “此番,朕亲率大军东出函谷,其一者,便欲于途中召彭越出兵!”

  “但彭越应召,便可于平乱之时,将彭越所掌之梁国郡兵折损大半,梁国,便当不足为虑。”

  “其二者,则乃陈豨乱平之后,朕仍当返乡祭祖,以窥英布之志······”

  听闻刘邦丝毫不做隐瞒,便将草堂对关东异姓诸侯的大致方针道出,刘交、刘贾二人先是心下一安。

  互相一对视,刘贾便也跟着刘交从座次上起身,来到刘邦面前,满是郑重的一拜。

  “既如此,臣当不日回转封国,厉兵秣马,以备淮南!!!”

  听闻此言,刘邦先是微点点头,又开口道:“速归封国便是。”

  “及厉兵秣马,暂且不急。”

  见刘交、刘贾二人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些许疑惑之色,刘邦也不由稍叹口气。

  “唉~”

  “代、赵乱起,为乱牵连者甚广。”

  “凡大河以北,燕、赵、代、齐、梁、楚等国,云中、北地、陇右、上等郡,皆或为战事所波及。”

  “及南,还当以稳妥为首重。”

  稍解释一番,刘邦便稍抬起头,望向若有所思的刘交。

  “回转封国之后,楚王当谨记:暗筹兵马,暗蓄力量,暗戒淮南!”

  “万万不可陈列大军于西境,以免打草惊蛇。”

  将自己的安排尽数道出,刘邦才终是望向一旁,面色稍有些焦急的刘贾。

  “荆王长于阵列,然短于筹谋;归国之后,凡事皆从楚王之意,便可。”

  见刘邦终于肯对自己说话,刘贾心中可谓是长松了口气,如蒙大赦的沉沉一叩首。

  “臣,谨遵陛下诏谕!”

  ——作为宗亲诸侯中的边缘人物,刘贾最担心的,就是被天子刘邦所无视!

  能被天子使唤,且先不论活计的好坏,起码,还能证明刘贾有用,有存在的必要。

  行过礼,刘交、刘贾二人便又坐回座位,静默片刻,终又是刘交开口,打破了殿内的宁静。

  “季兄······”

  突闻刘交以‘兄’称呼自己,刘邦眉头下意识一皱,片刻之后,目光却又顿时带上了些许暖意。

  “嘿!”

  “阿交不以季兄为称,可有些年头了吧?”

  却见刘交笑着点了点头,再度抬起头时,面上便稍带上了些许哀求。

  “不几日,弟便当折返彭城。”

  “长兄早亡,臣弟又为王关东多年,于宗亲昆季、侄甥,皆多有生疏。”

  说着,刘交悄然侧过眼角,语带试探道:“莫如今晚,弟于王府设宴,吾兄弟昆季几人稍聚,以述说久别之情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