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3章 劝君少骂秦始皇

第0043章 劝君少骂秦始皇


  “恭送太傅。”

  “家上留步,留步······”

  未央宫,凤凰殿。

  在日暮前后结束当天的‘学业’,刘盈终是恭敬的送走了学师:故奉常卿,叔孙通。

  不等刘盈活动活动筋骨,就见吕释之出现在殿门处,与叔孙通稍客套一番,便径直走入殿内。

  “家上。”

  见吕释之拱手拜礼,刘盈只淡笑着活动起酸涩的脖颈,随意的指了指殿侧的筵席。

  “既无外人,建成侯便不必太在意那些虚礼,自便就是了。”

  轻笑着坐回座位,刘盈便面带温和的抬起头,望向嘴角已经咧到嘴边的舅父吕释之。

  自叔孙通被老爹刘邦任命为太子太傅,这些天,刘盈可谓是被深困在了宫中。

  每日卯时刚到,太子太傅叔孙通便会出现在凤凰殿侧躺,静候刘盈。

  刘盈也曾隐晦的问过:又不是什么大事,太傅何必如此早来?

  结果自是不言而喻。

  ——刚听到刘盈此问,叔孙通便一言不发的跑去了长乐宫,从刘邦手中,得到了‘代为教训太子慵怠’的许可!

  挨了叔孙通一顿板子,刘盈也只好乖乖坐上客堂,放弃心中摸鱼的打算,规规矩矩上起了课。

  而作为刘盈的母舅,吕释之则每日都会来到凤凰殿,陪刘盈聊天解闷之余,稍讲讲宫外、朝中发生的大事。

  每天都如此,刘盈自然就有些习惯了吕释之的到来,相应的礼数方面,自然也随意了许多。

  满怀欣喜的坐回座位,见刘盈面上尽显疲惫,吕释之不由轻笑一声,似是打趣般问道:“今日,叔孙太傅以何教于家上?”

  一听此问,刘盈便满是苦涩的摇头一笑。

  “建成侯不妨猜猜?”

  见刘盈还有如此‘雅兴’,吕释之也不由稍一沉吟,旋即轻笑着望向刘盈。

  “叔孙太傅自从陛下,便长于《仪礼》,更曾亲定汉室一应礼法、制度。”

  “莫非今日,太傅以《仪礼》相教?”

  说着,吕释之的面色之上,便缓缓涌上些许同情。

  《仪礼》,作为儒家六经之一,算是儒家经典当中,最为枯燥乏味的一门。

  尤其叔孙通所擅长的,还是以儒家《仪礼》脑补加二次创作,所‘发明’出来的《汉礼》!

  按照叔孙通所制定的《汉礼》,天子之前上朝,光是花在穿衣服上的时间,就有足足两个时辰!

  吕释之自问:面对手持《汉礼》侃侃而谈的叔孙通,自己最多最多能坚持半个时辰。

  ——盖因为《汉礼》,用后世常用的话来形容,就是又臭,又双叒叕长······

  出乎吕释之意料的是,听闻自己回答的刘盈,只苦涩一笑。

  “嗯?”

  见此,吕释之不由又是一沉吟,才面带疑惑道:“久闻叔孙太傅长于《仪礼》,从未听闻其曾习学《诗》《书》啊?”

  见吕释之面上写满了困惑,刘盈终是长长一声哀叹,心有余悸的望向吕释之。

  “今日,太傅以前秦焚书、杀儒之故事,苦诉于孤······”

  闻言,吕释之顿时流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望向刘盈的目光中,明明是满满的同情。

  “噗······”

  看着吕释之辛苦憋笑的样子,刘盈面色稍一滞,不由面色一瘫。

  “建成侯不必强自忍耐,欲笑,便笑吧·····”

  “噗嗤!”

  刘盈话音未落,吕释之便忍无可忍噗笑一声,旋即赶忙一拱手:“臣失礼······”

  嘴上虽然说着失礼,但吕释之的目光中,却丝毫看不出‘抱歉’的意思,反倒是颇有一丝幸灾乐祸?

  “嗨······”

  不由摇头一笑,刘盈便无奈的低下了头,任由吕释之在一旁偷笑。

  刘盈依稀还记得:焚书坑儒这个典故在后世,基础成为了妇孺皆知的‘史实’。

  最开始,刘盈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经过前世那九年的淬炼,刘盈早就不是什么人云亦云的小白了。

  ——焚书坑儒,压根就是儒家为了洗白自己,好把自己扮成受害者而撒下的谎言!

  事情的真相,是始皇嬴政统一天下后,为了加快思想统一的步伐,施行了车同轨、书同文、钱同币、行同伦的文化统一政策。

  而‘焚书’,也是为了消除故六国的历史,以求原六国遗民尽快忘记本国历史,尽早成为‘秦人’,这才将六国各自的史书焚毁。

  再有,便是为了文化思想的统一,和部分‘愚民’的政治需求,禁止百姓私藏典故而已。

  传言被焚烧殆尽的六国史书、百家典故,都有一份完整的拓抄般,被放在咸阳宫内的石渠阁收藏。

  真要说起来,让六国史书、百家经典绝传大半的,是焚烧秦咸阳宫的霸王项羽才对!

  至于‘坑儒’,那就更扯淡了。

  就刘盈所了解,始皇帝前后三十七年的统治生涯,从未以欲加之罪残杀官员,也从未以某个群体为目标,进行大规模的肉体毁灭。

  始皇帝一朝,唯一一次百人以上的坑杀活动,是在嬴政晚年,被一大批号称‘能炼取长生不老药’的方、术之士所欺骗。

  欺君之罪,还是在这么大的事上欺君,那自然是死一户口本,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非要说始皇帝‘坑儒’,也就是秦统一天下之后,老有一些弄不清状况的老儒跳出来告诉嬴政:皇帝应该这样~皇帝应该那样~你这是错的~你要听我们的~我们才是专家~

  此间种种,在此时的汉室虽谈不上人尽皆知,但起码作为太子的刘盈,也还是能毫无保留的接触到。

  至于‘始皇帝焚书坑儒’的传说,也并没有出现在如今的汉室。

  当然,在对外宣传上,朝堂还是秉承‘嬴政乃千古第一暴君,纵商纣亦不可比之十一’来宣传。

  待吕释之笑意稍艾,刘盈也稍敛面上疲惫,略带严肃的望向吕释之。

  “近些时日,朝中可有大动?”

  见刘盈问起正事,吕释之也不由坐正了些,对刘盈拱手一拜。

  “禀家上。”

  “昨日,萧相入长乐宫陛见,晚间传令朝中功侯:八月、九月、十月之俸禄,暂发其半。”

  “臣以为,萧相此举,当为筹措大军出征所需之军粮。”

  “即军粮已备齐,大军出征,当或旬日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