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6章 为母则刚

第0046章 为母则刚


  “来人!!!”

  “叉出去!!!!!!”

  未央宫,宣室殿。

  吕雉一声厉喝,殿门外便顿时涌入甲士数人,对吕雉猛地一拱手。

  “喏!”

  粗狂的一声应诺,那几名甲士便要上前拿人,待看清吕雉面前跪着的,竟是身系紫绶、腰挂金印的审食其,又稍有些纠结起来。

  “怎么?”

  “莫非这未央宫,非汉皇后之寝宫?!”

  “皇后之谕令,竟也支使不动尔等了吗!!!”

  又是一声包含怒火的呼号,宣室殿内,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见此,那几名甲士终只能咬咬牙,硬着头皮上前,正要向审食其拱手以表歉意,就听殿门处,传来一声老态龙钟的拜谒。

  “丞相酂侯臣何,谨拜皇后~”

  音色嘶哑的一声拜谒,萧何便自顾自走入殿内,又对吕雉身旁的刘盈稍一拱手。

  “见过家上。”

  随着萧何的身影出现在殿中,吕雉面上的滔天怒意,终是被极力的敛回些许。

  “萧相。”

  刘盈也对萧何稍一拱手以做回礼,便面带忧虑的侧过身,背对着萧何,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朝吕雉微摇了摇头。

  会过意来,吕雉也终是深吸一空气,而后极力按捺住胸中怒火,将恼怒合着口中浊气缓缓吐出。

  但出乎刘盈意料的是:看到萧何不请自来的声音,吕雉却并没有按照礼数,退回上首端坐下来,而是依旧站在大殿中央,微昂起头。

  “旭日未升,皓月当空,萧相不往长乐与朝议,竟还有雅兴至未央?”

  语调清冷的道出一语,吕雉便稍眯起眼,略带疏离的望向萧何。

  见此,萧何不由暗自一阵苦笑,面上却是略带笑意的走上前,稍有些废立的将审食其扶起。

  待审食其面带迟疑的退回殿侧,萧何才来到吕雉面前,面色也随之一正。

  “昨日日暮时分,陛下诏谕:今日辰时,举早朝于长信殿。”

  “后臣又闻,御史大夫赵尧曾入未央,当为召太子与会。”

  说着,萧何便目光坦然的看了眼一旁的刘盈,旋即对吕雉沉沉一拜。

  “臣疑测:今日朝议,陛下当未召皇后,然皇后闻之,亦必当亲语。”

  “故臣此前来,乃欲谏皇后,万不可与今日朝会······”

  听着萧何语调平缓的解释,又看了看萧何那满是坦然,丝毫不带假意的目光,吕雉不由稍止住开口的冲动,若有所思的侧过头。

  待看见刘盈目光中的祈求,吕雉才暗中稍叹一口气,紧锁的眉头也稍松了些。

  “今日举朝议一事,丞相果真于昨日日暮方得知?”

  闻言,萧何只苦笑着点点头:“然。”

  “非独臣,除御史大夫赵尧奉陛下之命,以告朝臣百官外,其余功侯公卿,皆于昨日宵禁前后,方知今日举朝议一事······”

  听闻此言,吕雉心中虽还是忧心忡忡,但面上焦急之色,在片刻之间便缓解了许多。

  稍一思虑,吕雉便略显刻意的侧过身,似是随意道:“萧相以为,今日陛下举朝议,所议者何?”

  “陛下又因何独召太子与会?”

  听闻此问,萧何都不用抬头,心里便已有了猜测。

  ——皇后吕雉,只怕是对自己,都起了些许戒备之心······

  想明白这一点,萧何便几乎不假思索道:“太上皇驾崩之时,陛下曾令臣同少府归长安,以筹措大军出征之粮草。”

  “今粮草筹措已近完,陛下举朝议,便当为底定出征之将帅,及出征之日。”

  说着,萧何飞快的撇了眼刘盈,旋即赶忙收回目光。

  “及陛下独召家上······”

  “臣虽不知,然亦感其不妥。”

  说到这里,萧何稍一止话头,若有所指的看了看殿内众人,示意吕雉遣退旁人。

  却见吕雉像是丝毫没看见萧何的暗示,只面色沉凝的抬起头。

  “既萧相知今日朝议,太子与会有所不妥,又因何前来,以谏吾不可同往?”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吕雉的语气当中,已然听不出多少戒备和试探。

  倒也不是萧何三言两语,便取得了吕雉的信任,而是此时,吕雉的大脑已经进入飞速轮转模式。

  重重忧虑,各方权衡之下,吕雉已然顾不上面上功夫了。

  听闻吕雉此问,萧何倒是暗自松了口气,便将早就准备好的腹稿,尽数摆在了吕雉面前。

  “其一:朝议者,乃天子所举,百官功侯所与,以商国政之会也;皇后身以为后宫主,未得陛下召而私往,恐有不妥。”

  面色古井无波的道出此言,萧何面上,便稍带上了些许庄严。

  “皇后当知,纵民间亦有言:男耕于田而主外,女织于室而主内,男不问后宅,女不问户外。”

  “民间农户如此,国朝亦如此:陛下执朝权而治天下万民,皇后掌后宫而母仪天下,于后宫家事,陛下多不过问;于外朝政事,皇后亦不便插手。”

  隐晦的道出‘后宫不得干政’的看法,萧何稍观察一番吕雉的面色,果然看到吕雉眉宇间,嗡时便爬上了些许愠恼。

  见此,萧何赶忙又是一拜。

  “其二。”

  “太上皇驾崩之时,陛下曾起易储之念,然为皇后所力阻。”

  “今大军出征,以平讨陈豨之事,陛下亦已让步于皇后;凡诸吕、周吕将帅,皆为陛下任以为平叛之将。”

  “陛下已让步,然若皇后逼迫太甚,恐于陛下威严有损。”

  说到这里,萧何终是直起身,一抹深深地忧虑挂上面庞。

  “当今天下,全知陛下之脾性者,无有出皇后之右。”

  “若恼陛下过甚,皇后当知,会酿何恶果······”

  听到这里,吕雉的面色才终于缓和了些,但语调中,却依然隐隐带着些许戾气。

  “萧相所言所有理,然今日朝议,举之过于突兀!”

  “若陛下于朝议突而发难,更或以太子为帅,代陛下出征,以平陈豨之乱,又该当若何?”

  “果真如此,吾便有心回护,恐亦阻于长乐之外,鞭长莫及?”

  说着,吕雉便再度望向刘盈,那双锐意十足的眼眸中,不由挂上了深深地担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