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7章 皇后在,太子何其幸哉

第0047章 皇后在,太子何其幸哉


  看着吕雉望向刘盈的目光中,那毫不加以掩饰的忧虑和爱怜,萧何不由暗自一感叹。

  “得皇后在,家上何其幸邪······”

  腹语一声,萧何便轻笑一声,面带笃定的望向吕雉。

  “皇后之虑,臣知之。”

  “然臣私以为,陛下纵如何,也不会以家上为帅,着家上率军出征,以平讨陈豨。”

  说着,萧何便再度低下头,若有所指的撇了撇左右。

  见吕雉仍旧无动于衷,萧何终是打消了‘屏退左右’的打算,只稍隐晦道:“前世陛下欲易储,然皇后几以一己之力,便促陛下消易储之念。”

  “陛下欲征讨陈豨于代、赵,则梁、齐、燕等国,皆当以稳为重。”

  “故今,家上储位虽似不稳,然暂无虞。”

  “再如何,陈豨败亡、代赵得安之前,陛下当无暇重提易储一事。”

  说到这里,萧何不由又一笑,面色坦然的望向刘盈。

  “且搁置易储一事,虽非陛下亲口之允诺,然亦已默许。”

  “陛下虽偶有执拗,然尚不至左右反复、朝令夕改之地······”

  听萧何说起最后这一句,吕雉面上终是挂上了些许安心。

  对于天子刘邦,即便是身为发妻,吕雉也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但有一点,萧何说的没错。

  ——作为天子,刘邦虽然执拗、固执,但与此同时,也极具原则。

  一旦某事被刘邦认定为‘正确’,除非此事最终取得巨大的失败,否则刘邦便绝不会轻易作出变动。

  比如,以丞相萧何长时间担任大后方的实际掌控者,便是自刘邦起于丰沛之时,便一直在施行的策略。

  再比如,以秦半两熔炼、重铸三铢钱,也同样是一旦确定,刘邦便再也听不进去旁人的劝。

  至于出尔反尔,先分封异姓诸侯,后又兴兵讨伐,也算不上‘不信守承诺’。

  ——遍封异姓诸侯,本来就是当时不得不为的权宜之策!

  在敕封诏书发往关东各地,送到每家异姓诸侯手中的同时,长安朝堂,便已经开始制定各个击破,扫除异姓诸侯的方案了。

  再者,萧何说的也确实有道理:之前,就‘易储’一事的争斗,吕雉、刘盈是胜利的一方。

  但朝堂政斗,尤其是‘皇后与皇帝’‘天子与储君’这一层面的权谋之争,绝不像是武装战争那般,胜利者可以嚣张的摆出‘赢家通吃’的姿态。

  只要双方不打算完全撕破脸,来一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大乱斗,胜利方就必须摆出一个谦逊的姿态,好给失败一方留些体面。

  尤其是在失败一方,是汉室的开国皇帝刘邦时,这份体面,无论如何都要留。

  “嗯······”

  迟疑的思虑许久,吕雉终是暗自定了定神,走到刘盈面前,面带和蔼的蹲坐下来。

  “既如此,盈儿便随萧相同去。”

  温言交代一声,吕雉便轻手抱住刘盈,在刘盈耳边低语道:“切记:无论陛下以何相诱,亦万不可沾片甲兵权!”

  “若陛下强令出征,也万不可答应,只噤口默然,以待百官相护便是!”

  闻言,刘盈只乖巧的点点头,同样装作拥抱母亲的模样,将嘴贴上吕雉耳边。

  “儿明白,母亲勿忧······”

  母子相用片刻,吕雉终是略带不舍的松开手,又怜爱的摸了摸刘盈的脸颊。

  待吕雉直起身时,那蔑视一切的强大气场,便重新回到了吕雉身上。

  “建成侯!”

  一声语调平和,却又极尽强势,令人生不出丝毫反抗之意的轻呼,吕雉便望向殿侧的吕释之。

  “即刻自东阙门出未央,往告颍阴侯、舞阳侯等诸公:今日朝议,太子绝不可领兵出征!”

  做下吩咐,待吕释之默然领命而去,吕雉又回过头,目光锐利的望向萧何,缓缓走上前。

  “看在往日情分,吾,便再信酂侯一回。”

  “然今日朝议,若太子有什么差错······”

  意味深长的呓语一声,吕雉嘴角之上,便出现一抹摄人心魄的冷笑。

  “当今天下,全知吾之脾性者,无人出酂侯之右。”

  “若恼吾过甚,酂侯亦当知,会酿何恶果······”

  将萧何先前的话语几乎原封不动的如数奉还,吕雉便将上半身更前倾了些,将声音压低到了只有萧何、吕雉二人能听见的程度。

  “汉祚未立,吾便丧父;后国祚鼎立,吾又痛失长兄。”

  “若太子再有差错,这天下,可就没有什么人,能让我吕雉投鼠忌器,欲为而不敢为了······”

  意味深长的丢下一句‘忠告’,吕雉便稍退回了些,目光虽还紧紧盯着萧何眼眸深处,嘴上却不忘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其余事宜。

  “吕台、吕产,汝二人为功侯之后,今日朝议,当与之!”

  “吕禄,身建成侯世子,亦当随父与朝议!”

  满是不容置喙的丢下这两句话,吕雉便转过身,走回了上首的软榻前,安坐下来。

  “如此,盈儿便随萧相同去,与今日早朝。”

  闻言,刘盈纵是心中已激情澎湃,也不由做出一副乖顺的表情,对吕雉沉沉一拱手。

  “儿臣,谨遵母后诏谕······”

  待刘盈行礼过罢,萧何也终是从短暂的失神中缓过神,同样朝吕雉一拱手。

  “臣,领旨。”

  行过礼,直起身,与刘盈稍客套一番,萧何便在刘盈身前,率先走向了殿外。

  也便是这短短十几步的距离,萧何每踏下一步,都觉得脚上绑着千钧重物。

  因为这十几步的距离,萧何的注意力,全都被躬身立于殿内,分立两侧的吕氏子弟、部旧所吸引。

  最让萧何感到忧心忡忡的是:从自己走入宣室,一直到此刻,吕雉都没有哪怕一瞬间,表现出‘这些话,是不是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的态度。

  “待陛下百年,只怕吕氏一族,便当为汉大患呐······”

  满是忧虑的暗自感叹一声,走出宣室殿,萧何便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

  “行将就木之人,也顾不得这般长远之事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