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8章 七日后,大军出征!

第0048章 七日后,大军出征!


  “诶?”

  “方才宫外,家上可是随丞相同来?”

  长乐宫,长信殿。

  在靠近殿门的角落,两位朝臣趁着天子刘邦尚未入殿的功夫,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听闻身旁同僚发出此问,身旁的官员稍点点头。

  “许是路上碰见,便同来了吧。”

  漠然给出自己的看法,那官员便暗自稍叹一口气。

  “前时陛下易储一事,可是险使朝野震荡呢。”

  “又或许,是皇后召丞相入宫,面表谢意之语,另做下了吩咐?”

  说着,官员又摇了摇头,直起身,望向御阶之上。

  ——唱喏的谒者,已经站在了御榻边沿。

  “陛下驾临~”

  “百官恭迎~~~”

  殿内悠然响起一声稍拖长音的雅语唱喏声,殿内朝臣、百官应声来到殿中央,对御榻的方向拱手一拜。

  “臣等,恭迎陛下~”

  便在这百官齐齐躬身见礼的时刻,天子刘邦从御阶侧走出,来到御榻前,对殿中央的百官稍一拱手,腰背却并未弯曲丝毫。

  “陛下礼谢~”

  “公卿礼罢~~~”

  那谒者又是一声唱喏,殿内百官这才直起身。

  待天子刘邦落座于御榻之上,面色温和的稍一摆手,百官才回到殿两侧,在各自的位置对而跪坐下来。

  作为太子,刘盈自是不用和百官那般,坐在殿内朝臣班列,而是在御榻左前方,比御榻稍矮的位置,坐西朝东跪坐下来。

  该说不说,这种感觉,刘盈还是蛮熟悉的。

  ——在后世,刘盈还在上学的时候,老师给刘盈安排的座位,就是类似此时的‘刺儿头专座’。

  全班同学都是面向讲台,只有刘盈在讲台一侧,侧对着黑板。

  此时的情况也差不多,就是殿内的‘同学们’也和刘盈一样,侧对刘邦所在的‘将台’。

  不过此时,刘盈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自己的座位之上。

  “嗯?”

  “这是,心情不错?”

  就见刘邦端坐御榻之上,眉宇间虽仍显刚毅,但无论是目光还是面色,都莫名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

  错觉!

  “陛下这是······”

  不只是刘盈对刘邦的‘怪异神情’感到疑惑,就连御阶下的朝臣百官,都莫名感到一丝惊疑。

  “陛下上一次做如此温和之面相,恐还是五年之前,国祚鼎立之时吧?”

  身后传来一声低微的疑惑声,顿时惹得樊哙暗自摇了摇头。

  “彼时登基大典,陛下尽显天子威严,何曾温颜以对朝臣?”

  “俺······吾觉着上一回,应当是淮阴侯还定三秦之时。”

  见殿内响起低微的交谈声,刘邦却并未多理会,而是直接看向西席朝拜。

  “丞相、少府,大军出征之粮草,可都置备妥当了?”

  听刘邦叫到自己,阳城延赶忙从座位上起身,见萧何起身有点费力,又上前扶了一把。

  被阳城延虚扶着来到殿中央,萧何便稍一拜。

  “禀陛下,已大致备妥。”

  “今秋收未毕,国库余粮无多,为筹措大军出征之粮草,臣只得暂扣百官俸禄之半,以充足大军出征的粮草。

  说着,萧何便面带歉意的侧过身,又对左右两侧的朝臣百官一拱手。

  “幸赖诸公卿曹胸怀大义,但无怨念,更有十数功侯以封国所储之粮相借,方使臣得筹米粮百二十万石。”

  “本相在此,谢诸公卿曹、百官功侯大义!”

  言罢,萧何便分别对着左右两侧的朝臣班列沉沉一拜。

  见此,两侧的百官自是连忙起身,对萧何拱手回礼。

  “丞相言重,此,皆臣等之本分······”

  看着殿内正上演着‘众志成城’的感人画面,御榻左侧的刘盈也不由稍一感叹。

  “啧啧啧。”

  “这官员质量。”

  不能怪刘盈少见多怪,实在是历史上,有太多因为朝堂内部无法统一,而断送国运的朝代了。

  秦桧和岳飞的恩怨情仇,自是不必赘述,到了朱明末期,朝堂更是变成了东林党线下pk的舞台。

  虽然刘盈知道,对于殿内这百十来号人而言,三个月的俸禄减半,左右不过几百石粟米,根本就不算什么。

  起码比起这些功侯贵勋,各自封国每年上万石的粮食产出,别说三个月的俸禄暂时减半了,便是罚掉几年俸禄,也根本无伤大雅。

  但这也丝毫不妨碍刘盈,对殿内这些开国元勋功侯肃然起敬。

  “好啊~”

  “好!”

  很显然,御阶上的天子刘邦,同样也对功侯百官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感到十分满意。

  “朝臣众志成城,此番出征,必当万无一失!”

  见刘邦器宇轩昂的发出这声赞扬,殿内百官自也对御阶上一拜。

  “此皆赖陛下洪福,臣等不过各尽本分,以效陛下而已······”

  闻言,刘邦畅笑一阵,终是猛地一拍大腿,顺势站起身。

  “既如此,出征平叛一事,便可速行!”

  说着,刘邦便将双手背负在身后,绕到了御案靠近百官的一侧。

  “诏命!”

  “着:曲周侯郦寄迁右丞相,绛侯周勃为太尉,信武侯靳歙任车骑将军,各领北军二部校尉!”

  “另,御史大夫赵尧、舞阳侯樊哙、颍阴侯灌婴、曲逆侯陈平、东武侯郭蒙等,皆随驾出征!”

  将早就确定好的出征将帅名单重新强调一番,刘邦便望向殿中央的萧何。

  “散朝过后,还请丞相广发露布,召关中年二十四上、三十五下之青壮,以充军!”

  说着,刘邦便侧过身,示意身旁郎官将一封装在木盒内的诏书,交给殿中央的萧何。

  结果诏书,萧何赶忙细细查看一番,旋即对刘邦一拱手。

  “臣,领旨!”

  出征之事大致安排完毕,刘邦便面带坚毅的望向殿内百官。

  “朝议罢,凡出征之将帅,皆当速备甲胄辎重,合家兵家将,以做战备!”

  “五日之后,朕当于霸水以西,阅吾汉家将帅之军容!”

  “七日后,朕当御驾亲征,率大军十万东出函谷,以平不臣之代相陈豨!!!”

  闻言,殿内百官不带丝毫犹豫,齐齐对上首的刘邦一拱手。

  “臣等,谨遵陛下诏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