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9章 太子监国?

第0049章 太子监国?


  看着刘邦满是豪情壮志的站在御案前,朝臣百官拱手躬身于御阶之下,刘盈起身行礼之余,不由有些困惑起来。

  “这······”

  “没我事儿?”

  ——看刘邦这雷里分明的架势,不过半刻钟的功夫,这场朝议分明已经临近尾声了!

  刘盈很难相信,光是这样一场平平无奇的‘出征事务商讨会’,会让刘邦神神秘秘的在昨日日暮时分,才派人通知刘盈来参加。

  果不其然,看了看殿内朝臣百官,刘邦只笑着点点头,却并没有就此宣布朝议结束,而是重新回到御榻前坐了下来。

  见此,重新回到座位坐下的萧何,面色也不由稍带上了些许郑重。

  分坐朝班两侧的吕氏子侄、周吕部旧,面上更是不约而同的出现凝重之色。

  舞阳侯樊哙、建成侯吕释之二人,更是做好了随时出班拜喏,劝阻刘邦的准备!

  至于其他朝臣,虽然并未流露出什么怪异的表情,却也是各自微微低下头。

  光是从刘盈被叫来参加这次朝议,朝臣百官就很难看不出不对劲!

  要知道刘邦易储,不过是个把月前的事!

  真要说刘邦的想法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从‘易储废后’转变成了‘带太子参加朝议,好熟知军国之事’,这殿内没有一个人相信!

  却见刘邦面色淡然的坐回御榻,似是想起什么非常纠结的事一般,望向西席的朝臣班列。

  “嗯······”

  “前些时日,楚王、荆王入长安,朕令楚王出兵二万,以随齐相傅宽,共讨陈豨。”

  “然楚王言朕曰:楚国无悍勇之将,欲请将以领楚国兵。”

  说着,刘邦便轻笑着望向萧何身后:“莫如,便由廷尉卿走一趟?”

  听闻此言,朝臣班列走出一位身形略显矮壮,眉宇间略带阴戾的武将,对刘邦拱手一拜。

  “陛下使臣往,臣便往!”

  闻言,刘邦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武将坐回去。

  而对于这个安排,殿内朝臣百官都并未做出什么反应。

  中央派将领去领懈诸侯国兵,虽然不算常有的事,但如果提出这个要求的是楚王刘交,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当今天下谁人不知:整个关东,对长安向心力最强大的,便是刘邦唯一的亲弟弟楚王刘交?

  便是和刘邦从小玩到大,感情好的能穿一条裤子的燕王卢绾,恐怕都没有刘交那么让刘邦安心!

  至于刘交嘴上说的‘楚国无善战之间’,显然也只是给天子刘邦,递上一架可以名正言顺掌握楚国兵马的台阶。

  但相应的,这个‘台阶’,也必然会让楚国的将领不满。

  这就使得中央派去执掌楚国军队的主将,必须拥有让每一个楚人都不敢望其项背的功勋,以及崇高的地位。

  与此同时,为了表明中央没有霸占楚国军队,或戒备楚国的意思,派出的将领也不能是樊哙、周勃这种名闻天下的名将。

  如此一来,对派去掌握楚国军队的将领,要求也就很简单了。

  ——某一位军事手段合格,且不算太有名的九卿,足矣。

  廷尉卿公上不害,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和朝臣百官的淡然所不同,在听到‘廷尉’这两个字的刹那间,刘盈望向刘邦的目光中,便顿时带上了些许警惕。

  ——不知是不是错觉,刘盈此刻,只觉心中涌上一阵危险来临前的心悸!

  自觉告诉刘盈:刘邦给自己准备的‘惊喜’,就要出现了!

  却见刘邦又是轻轻一拍大腿,面上嗡时现出纠结之色。

  “嗨呀~”

  “如此一来,廷尉便当领楚国兵马。”

  “曲周侯虽身以为卫尉,亦当独领一军,以为朕先锋大将!”

  “朕御驾亲征,郎中令、太仆又当随行。”

  说着,刘邦便略带迟疑的望向萧何。

  “朝中九卿,宗正、内史本就有缺,今朕又带走廷尉、卫尉、太仆、郎中令,只留少府、典客、奉常于长安······”

  “朝中之事,只怕要劳烦萧相多操心了啊?”

  听闻刘邦此言,萧何潜意识中,便觉此事并不简单。

  但稍一思虑,萧何便也只能望向御阶之上,对刘邦遥一拱手。

  “陛下但可无忧。”

  “凡大军所需之粮草、军械,臣同少府自当速备,次序发往邯郸。”

  说着,萧何还不忘自嘲一笑。

  “自陛下还定三秦,便久征战于关东,彼时,臣可是连少府、典客都无以为助力呢······”

  闻言,刘邦也不由嘿然一笑,对萧何一拱手,以表敬重。

  只不过刘邦还没来得及开口,紧挨着萧何身后的赵尧却站起身,来到殿中央,拱手一拜。

  “陛下。”

  “大军出征之后,朝堂九卿缺其六,萧相又年事已高,气力不比当年。”

  “臣以为,萧相恐无以全掌朝中事务!”

  只此一言,殿内朝臣百官便纷纷侧过头,眼带鄙夷的望向殿中央,正躬身奏对的赵尧。

  “幸妄之徒!”

  不能怪朝臣百官小气,任谁作为开国元勋,拼死拼活爬上功侯的位置,都不可能对一个毫无功勋可言,只凭天子喜欢便一飞冲天,位列三公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好脸色!

  就连萧何,听闻赵尧说自己‘年事已高’,面上也难得一见的流露出了不愉。

  却见刘邦依旧是先前那副温言悦色,目光中略带鼓励的望向赵尧。

  “怎么?”

  “御史大夫莫不欲留守长安,以随丞相习学治国之道?”

  “前些时日,御史大夫不还言:要随朕出征,斩将夺旗于邯郸之下,以塞朝堂悠悠众口?”

  刘邦话音刚落,殿内朝臣便纷纷低下头去,研究起了指甲缝里的污泥。

  却见赵尧满是洒然的轻笑一声,目不斜视的微一躬身。

  “臣得陛下恩信,简拔以为御史大夫,位列三公,自当报效于阵前。”

  “及朝中大事······”

  说着,赵尧又稍侧过身,轻笑着望向刘邦身侧的刘盈,似是邀功般一拜,才又面向刘邦。

  “臣以为,太子虽尚年弱,然口齿已足;长安更屡有风闻,以言太子仁义无双,待来日,必当无堕陛下威名。”

  “陛下此番御驾亲征,何不以太子监国,助萧相厘政之余,以稍熟知朝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