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53章 天下唯二的棋手之一

第0053章 天下唯二的棋手之一


  听闻吕雉这一番吩咐,吕台、吕产、吕禄三人齐齐一拱手。

  “臣等,领命!”

  安排好三位年轻后辈,吕雉便昂起头,再度望向殿内众人时,那专属于吕雉的强势气质,便再次散发出来。

  “此番,陈豨作乱于代、赵,吾吕氏凡出征之将士,务当奋勇杀敌,身先士卒!”

  “万不可有临敌怯战、畏敌不前之举,以堕吾吕氏、以故周吕令武侯之威严!”

  明明是女人才会有的尖细音色,待吕雉这番话说出口,却又莫名戴上了些许杀伐之气!

  一声令下,殿内嗡时便有十数位爵列彻侯、功勋卓著的武将出身,轰然一声拜喏!

  而当吕雉稍侧过头,望向那些此番留守长安,并不随大军出战的部旧成员时,吕雉的目光中,便隐隐带上了些许警告。

  “凡此番不随大军出征,留守长安者,无论吕氏子侄,亦或周吕部旧,自明日起,皆闭门谢客!”

  “不得设宴、不得见客;无吾所召,不得踏出府门半步!”

  略带阴戾的一声呼号,吕雉生怕有人不相信自己的决心般,再度望向兄长吕释之。

  “建成侯,亦不例外!”

  此言一出,别说当事人吕释之了,就连吕雉身旁的刘盈,都不由稍睁大双眼。

  自然,那些本打算出身,再争取一下的人,也都只能悻悻然低下头,不情不愿的一拱手,表示领命。

  将所有事都安排妥当,吕雉稍一思虑,确定没有遗漏,便回过身,拉着刘盈的小手,走向殿后的寝殿方向。

  看着母子二人离去的背影,殿内众人稍一环视周围,终是再一俯首。

  “恭送皇后,恭送家上······”

  ·

  “盈儿以为,母亲这番筹措,可还妥当?”

  回到寝殿,刚拉着刘盈坐下来,吕雉便发出此问,惹得刘盈赶忙笑着一低头。

  “母后算无遗策,自是妥当的······”

  嘴上说着,刘盈面上随还算淡定,但大脑早已开始飞速流转,尽量从方才发生在宣室殿内的谈话中,摄取着庞大的信息量。

  对于老爹刘邦这一手‘二桃杀三士’,刘盈自是看得透,也有具体的应对策略。

  准确的说:刘盈今天之所以会一如反常的打破自己‘懵懂少年’的人设,不惜亲自下场,向吕氏阵营的成员陈说利害,就是为了破解此番,老爹刘邦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阳谋!

  在后世,人们一听到‘谋略’,第一个想到的,基本都是阴谋诡计、取巧投机。

  类似于‘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的俗谚,更是将这种风气推到了顶峰。

  但实际上,相较于取巧、偷懒,凭借欺骗才得以成行的阴谋,正大光明的阳谋,才是更让人无奈,更让人无法解决的。

  在历史上,有许多这种一眼就能看透前因后果,却让当事人不得不跳进坑里的阳谋。

  如二桃杀三士、围魏救赵,以及历史上,由汉武帝刘彻施行的推恩令,都是精彩绝伦,且毫无解局之法的阳谋。

  再有,便是在后世传的神乎其神,被称为‘屠龙术’的十面埋伏,实际上也是阳谋在军事战术中的具体体现。

  而此番,刘邦一纸诏令甩过来,让刘盈‘太子监国’,便是典型的阳谋。

  ——我摊牌了,我要让你吕氏自相残杀,内部破裂,但人性贪婪,你就算知道我的目的,你也没办法。

  不得不说,这一出离间计,着实让刘盈有些心力憔悴。

  人性,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永恒不绝,且永无解决方案的难题。

  盖因为人性最典型的一个特征,就是一个‘贪’字。

  为了保住储位,顺利撑到老爹刘邦驾鹤西行的那一天,刘盈也只好用一张张名为‘来日必有厚报’的空头支票,才得以稳住此番,已被刘邦勾起权利欲的母家亲舅、母族势力。

  应付、破解,就已经是刘盈的极限了,至于反击、扭转,刘盈根本想都没想。

  而与刘盈被动挨打,疲于奔命的稚嫩手段相比,吕雉的安排,无疑算是精妙绝伦。

  ——郦商出征,卫尉出缺,吕氏唯一合适的卫尉人选,就是吕释之!

  一旦吕释之被刘盈(吕雉)任为卫尉,那曲周侯郦商家族,就将彻底站在刘盈、吕雉阵营的对立面!

  刘盈想的,只是不任命吕释之为卫尉,将卫尉一职留给郦商,以避免曲周侯家族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而吕雉,却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直接把吕释之的儿子吕禄,给塞到了郦商身边,一起出征!

  这样一来,建成侯吕释之家族和曲周侯郦商家族之间的感情,非但没有因为卫尉一职产生破裂,反倒因为吕雉这番巧妙地安排,更近了一步!

  至于吕台、吕产二人,也是同理。

  ——信武侯靳歙,可是汉开国功臣中,数一数二的猛人!

  都不用说别的,汉开国功臣中,除了淮阴侯韩信,还有谁能在霸王项羽面前不落下风?

  答案,便是正面硬刚项羽,并大获全胜,直接为垓下之围创造战略条件的汉信武侯:靳歙!

  而最为吕泽的长子,吕台被吕雉派去靳歙身边‘学习’,自是能维系一下自吕泽阵亡以来,靳歙同周吕侯家族逐渐淡漠的情谊。

  没错,汉室数一数二的猛人靳歙,曾经也同样是周吕令武侯的部将。

  而太尉周勃,本就是自沛县就跟随刘邦的老人,跟嫂嫂吕雉、义侄刘盈,以及往日的周吕侯吕泽,也都颇有交情。

  将吕泽的次子吕产送到周勃身边,也同样能将周勃稍争取到刘盈这边,待将来刘盈继位,便又是一大助力。

  至于让吕氏阵营其余成员,在刘邦离京期间闭门谢客,更是将‘太子任人唯亲’的隐患彻底杜绝。

  “这大局观·······”

  “啧啧。”

  到了此刻,刘盈甚至有些动摇起来,在想着要不要继续藏拙,继续保持呆萌太子的人设了。

  ——跟吕雉比起来,刘盈这点计谋、手腕,实在是连被称为三脚猫,都还差两脚半······

  刘盈正思虑间,就见吕雉意味深长的一笑,望向刘盈的目光中,竟带上了些许洞悉。

  “方才宣室,吾儿当还有话没说完吧?”

  故作随意的发出一问,吕雉便若无其事的将视线移开,若无其事的拍了拍小腿肚子,低着头,嘴上却又是一问。

  “陛下想要离间的,除了吾母子二人和吕氏部旧、朝臣百官和吕氏,以及吕氏内自相争执,恐还有······”

  “盈儿,和母亲?”

  语调淡然无比的一言,却顿时惹得刘盈心中警铃大震!

  惊诧之余,宽大的衣袍下,刘盈的后腿独自,竟都有些颤抖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