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54章 涧夹之草

第0054章 涧夹之草


  “呼~”

  “如履薄冰啊······”

  恭敬的告别母亲吕雉,走出宣室殿,刘盈不由深吸一口气,旋即又缓缓吐出。

  脑海中,吕雉那句似有所指的‘提醒’,却并没有随着刘盈吐出的浊气,而消失在刘盈的脑海当中。

  “盈儿当知,谁人才是倚柱,又何人为臂膀,嗯?”

  回想起方才,吕雉道出这句话时的神情,以及望向自己时的那双尖锐目光,刘盈即便已出了宣室,却仍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刘邦这次名为‘太子监国’的阳谋之所图,没有哪怕一丁半点,躲过吕雉那双火眼金睛。

  ——除了离间吕氏阵营的‘君臣’、离间吕氏与朝臣,以及挑起吕氏内部的矛盾外,还有一点,也同样被吕雉看在了眼里!

  ——离间刘盈-吕雉二人!

  道理再简单不过:无论刘盈选择如何渡过这段‘监国太子’生涯,只要有吕雉在,那吕氏,便将稳若泰山!

  此番出关平叛,吕氏阵营本就有大半成员随大军出征,吕雉又另外加派了吕台、吕产、吕禄三人。

  这就使得‘吕氏阵营怨怼刘盈不任其为九卿’的隐患,已然不复存在。

  话说的再透彻点,吕氏阵营真正有能力的功侯一代,或有潜力、未来能重用的功侯二代,都要随军出征;留在长安的吕氏阵营成员,实际上都是边缘人物。

  这些人,要么是年纪太大,要么是地位太低,又或是两者兼具。

  如果连这么些人都压不住,闹出‘外朝抱怨吕氏嚣扬跋扈’‘吕氏内部为了几个九卿位置打出了狗脑子’的事儿,那吕雉,也就不是吕雉了。

  刘邦此番‘发难’,对于刘盈而言的真正关键点在于:太子监国,皇后当如何自处?

  作为监国太子,刘盈是否能抵抗住‘代掌朝政大权’的诱惑?

  如果刘盈没能抵抗住,那作为刘盈最大助力,甚至是唯一靠山的皇后吕雉,又算什么?

  出了事儿,是监国太子刘盈说了算,还是太子生母吕雉说了算?

  “恐怕这,才是我那便宜老爹的真实目的啊······”

  “擒贼先擒王······”

  心有余悸的长出口气,刘盈头都不敢回,径直沿着宣室殿外的长街走下。

  幸运的是:刘邦意图离间刘盈-吕雉母子的图谋,在‘先知者’刘盈的戒备下,同样没能得逞。

  皇后吕雉,也在刘盈不算拙劣的演技下,暂时没有对刘盈提起防备。

  但即便如此,刘盈也愈发觉得心力憔悴,乃至有些心里发毛。

  此刻,刘盈身后的宣室殿,居住着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在刘盈正对着的未央宫东城墙外,皇宫长乐,居住着有汉一朝最为尊贵的一个男人。

  天地万物、天下万民,在这两个人之间,罗织出了一块不知有多少纵、多少横的巨大棋盘。

  而身为太子的刘盈,在这盘棋局中却犹如一枚棋子,被这对棋手、这对夫妻,被自己的父母反复从棋篓中拿起,却不知最终,要被落于何处······

  ·

  “殿下。”

  当刘盈面色疲惫的回到凤凰殿,就见小太监春陀已在殿门处等候。

  下意识要开口,刘盈便反应过来场合不对,便悄然低下头,径直向店内走去。

  待刘盈回到自己的寝殿,小太监又跟了进来,将殿内宫女、寺人尽皆遣退,刘盈才面色凝郁的抬起头。

  “如何?”

  “父皇送来的婢女寺人,可都还本分?”

  听闻刘盈问起,小太监面色稍一滞,措辞许久,终还是认输般低下了头。

  “禀殿下。”

  “自赵大夫送那些个婢女、内宦入太子宫,甲观侧堂,便多有‘窃鼠’啃食······”

  “奴欲寻些狸奴、犬以驱食之,然终不敢自作主张······”

  听闻此言,刘盈本就不算明朗的面色,便更阴沉了一分。

  凤凰殿甲观,正是刘盈藏书、读书的书房!

  在此之前,别说是宫女、宦官了,整个太子宫,只有刘盈能出入甲观!

  而现在,堪称刘盈最为私密之所的凤凰殿甲观,竟然都没能逃过老爹刘邦正大光明的监视······

  “呼~”

  缓缓吐出一口气,极力按捺住胸中烦闷,刘盈便面带屈辱的侧过头。

  “不必理会。”

  “既甲观多窃鼠,孤便不往甲观便是。”

  心中满带着恼怒,做下‘放任刘邦所派眼线肆意查探’的吩咐,刘盈便烦躁的起身,来到了卧榻旁的木案前。

  在碗中倒上满满一碗凉水,一股脑灌进肚中,刘盈终是觉得发烫的额角稍冷却了下来。

  “还有什么?”

  头都不回的发出一问,刘盈便丝毫不顾仪态的把自己扔在软榻之上,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

  见此,小太监不由稍稍上前,从衣袖中抽出一张拜帖。

  “先前,殿下吩咐奴,或有一贵客登门。”

  “半个时辰前,贵客来过了······”

  闻言,刘盈刚闭上的双眼又缓缓打开,思虑片刻,终开始撑着手肘,从榻上稍抬起上半身。

  接过小太监递过的拜帖,大致扫一眼内容,刘盈又若有所思的问道:“贵客临行前,可说了些什么?”

  就见小太监想都不想,便上前俯身,将声音压低到只有二人能听到的程度。

  “贵客言,本欲面殿下当面,然出征在即,不便多留。”

  “待班师回朝,再邀殿下登门,把酒言欢······”

  听着小太监的转述,刘盈面色百般变幻,终还是有气无力的瘫回了软榻之上,朝小太监挥了挥手。

  待小太监领命退下,寝殿内只剩自己,刘盈才满是疲惫的摇了摇头,再次将双眼闭合。

  “颍阴侯啊颍阴侯······”

  “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想着观望?”

  “嘿,回朝之后······”

  暗自思虑着,刘盈藏在被窝下的目光中,便隐隐带上了些许冷意。

  “等你颍阴侯回朝,且看孤还缺不缺一个‘识时务之俊杰’吧······”

  “哼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