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55章 上兵伐谋,次伐交,下伐兵

第0055章 上兵伐谋,次伐交,下伐兵


  五天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实在算不上长。

  眨眼的功夫,便到了天子刘邦率军出征,讨伐陈豨的倒数第二天。

  日中正午,长安城以东的开阔地,便被一阵阵低沉的战鼓声,以及将士雷鸣般的呼号声所充斥。

  “杀!”

  “杀!”

  “杀!!!”

  一个个头戴青铜胄,身披赤色军袍,手中或持短剑、或持长戟的北军锐士,在各自的什长、伍长高亢的口令指挥下,进行着这个时代所特有的军事演习。

  ——戟阵前推!

  或许在后世人眼中,数以千计的轻甲步兵列成前后十数列,平举长数丈的长戟,随着呼号声一下下刺向前方的空气,看着多少有些傻。

  可实际上,在马镫、马鞍出现,骑兵真正成为‘离合之兵’,成为冷兵器时代主要兵种之前,华夏文明的绝大多数战争,都是类似的场面。

  双方列阵于战场两侧,派出数量庞大的长戟阵列,一步步前移,直到和敌方长戟阵接触,便停下脚步,开始远距离刺击。

  当最前排的长戟兵中创倒下,身后的战友就会补上去,继续重复着刺出-收回-刺出-收回的战术动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戟阵列对刺,与后世的排队枪毙时代,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此时此刻,正站在将台之上‘阅兵’的天子刘邦,注意力却全然没有放在眼前,正‘奋力刺杀’的北军将士身上。

  “闭门谢客?”

  一声略带诧异的询问,刘邦便稍侧过头,望向身旁的曲逆侯陈平。

  见此,陈平也只好微点点头:“然。”

  “自陛下令太子监国,凡吕氏子弟、部旧,除随驾出征者,皆闭门谢客。”

  “太子亦自困于宫中,无急于掌权之意;朝中九卿之缺,亦未有以吕氏暂代之风论······”

  听着陈平的陈述,刘邦稍一思虑,不由发出一声嗤笑。

  “嘿!”

  “果然。”

  “果然还是那个谨言慎行,面面俱到的皇后啊~”

  “哼哼······”

  心语着发出又一声哼笑,刘邦便抬起头,望向正在操演的北军将士。

  而刘邦身旁的陈平,面上却顿时涌上一丝忧虑。

  “陛下·······”

  “嗯?”

  见刘邦再度望向自己,陈平稍一纠结,冲还是稍躬身,压低声量道:“此番,陛下以太子监国,恐有些不妥啊······”

  “须知如今,朝中九卿出缺者六;若再算上奉常叔孙通迁太子太傅,便是九缺其七。”

  “如今,陛下尚未出征,皇后自不敢于朝中大肆安插党羽,然待陛下离京······”

  说到这里,陈平不由将话头悄然一止,面色忧虑的望向刘邦。

  闻言,刘邦只古怪一笑,便意味深长的望向陈平目光深处。

  “曲逆侯的意思,是待朕班师回朝,朝中九卿之位,或有七者为皇后爪牙?”

  言罢,刘邦不等陈平做出反应,便又追问道:“那曲逆侯以为,若朕不以太子监国,此番离京平叛,皇后可会在朝中安插党羽?”

  “皇后于朝中大布亲信,于外便言‘丰太子之羽翼’,可有人能力阻皇后?”

  听闻此问,陈平下意识要开口,思虑良久,终还是无奈的低下头,对刘邦一拱手。

  “陛下所言甚是······”

  说着,陈平却又话头一转:“然此,正乃臣之不解!”

  “即太子无论监国与否,皇后皆当遍插党羽于朝,陛下又何必多此一举?”

  “太子得以监国,皇后岂不可肆意揽收朝权,而无有后虑?”

  言罢,陈平不忘做出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等候着刘邦的解答。

  却见刘邦闻言,似是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般嗤笑一声,畅笑着连连摇头。

  “无有后虑?”

  “只不过太子监国,皇后便无有后虑?”

  接连发出两问,刘邦便满是鄙夷的讥笑一声,神情中,陡然带上了舍我其谁的王霸之气!

  “朕虽老,然未崩也······”

  “朕在,皇后便绝无‘无有后虑’可言!”

  “监国太子又如何?”

  “敢乱伸手,便是监国太子,朕也还能挥的动帝剑赤霄!”

  只不过这句话,刘邦却并未说出口。

  见刘邦这般态度,陈平也不由稍敛心神,做出一副思虑的神情。

  而在陈平身前,刘邦只望向遍布原野,一下下反复着长戟刺击动作的北军将士,嘴角不由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

  “嘿,以为朕老了,就开始在朕面前装起糊涂了······”

  “黄口小儿!”

  刘邦正暗自腹诽着,就见绛侯周勃的身影自阵列中钻出,向着刘邦所在的点将台走来。

  见此,刘邦心下一动,便慢条斯理的回过身,面色淡然的看向陈平。

  “太子自困深宫,朕以为,甚不可取。”

  “朕托之以监国大任,太子不思为君分忧,反谨小慎微,一副垂拱而治的架势?”

  “近几日,曲逆侯替朕想想,朕离京平叛这段时日,太子当做些什么。”

  说话得功夫,周勃也已经走上将台,见刘邦正对陈平吩咐着什么,便略显刻意的止住脚步,停在了将台边沿。

  见此,刘邦只大咧咧招招手,示意周勃上前。

  “陛下。”

  待周勃拱手一拜,刘邦却只微点了点头,便似无旁人般再度望向陈平。

  “此事,曲逆侯务必尽快!”

  “后日,朕便当引军出征,以讨陈豨贼子!”

  “临行之时,朕当于百官之面,以曲逆侯所拟之策付于太子。”

  突兀的对陈平做出‘给太子找点事做’的指令,刘邦便啧啧称奇的回过身,望向周勃的目光中,竟隐隐带上了些许八卦。

  “嘿,绛侯不知,为整治太子,曲逆侯可是给朕出了好几个善谋良策!”

  “此番令太子监国,以促吕氏自相残杀,亦乃曲逆侯所献之策!”

  眉飞色舞的道出这句让陈平骇然欲绝,不由双目瞪大的话,刘邦又拍了拍周勃的肩膀,旋即目光晦暗的撇了眼陈平。

  “你周勃也是,别整日就知道打打杀杀,好好学学陈平。”

  “正所谓上兵伐谋,次伐交,下伐兵。”

  “曲逆侯,可是朕伐谋之良才啊~”

  “啊?”

  语带调侃的说着,刘邦目光片刻不离身前的周勃。

  但刘邦口中吐出的字字句句,却都直戳向陈平灵魂深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