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57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第0057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汉十年秋八月戊子(二十五),长安东郊。

  天刚大亮,长安城内的大半人,便都聚集在了这里。

  因为今天,正是天子刘邦御驾亲征,东出函谷,讨伐代相陈豨的日子。

  皇帝御驾亲征,朝中公卿百官,乃至于长安左近的郡县官吏,自是早早感到了长安东郊。

  至于长安城内的百姓,也已在数日前次序结束了秋收,自也乐得亲自来到这里,一睹天子阵容。

  自长乐宫东宫墙,到数里外的霸水,更是被已经应召入伍,即将随军出征的十数万关中良家子弟所占据。

  而作为皇后的吕雉,以及身为太子的刘盈,也出现在了东郊。

  只不过皇后吕雉,是站在天子刘邦身侧,满是雍容。

  而太子刘盈,则是屹立于百官之前,眉宇间尽是恭顺。

  与后世大多数封建时代所不同,此时的汉室,还并没有太多关于‘大军出征’的礼法规定。

  尤其是此次出征的,是青史第一流氓刘邦,战略目标又是一个叛逆之臣时,天子御驾亲征的出行仪式,也就变成了这番毫无逼格,似是出门游猎般随性的模样。

  当刘邦身着甲胄,肩系一张赤色披风,腰系帝剑赤霄身影出现在以木架设的高台之上,长安城东郊,便嗡时响起三声震天齐吼!

  “唔!”

  “唔!”

  “唔!!!”

  只片刻间,原本略显嘈杂的长安东郊,便在这三声轰鸣之后,陷入绝对的沉寂。

  “陛下年过花甲,竟仍如此神武!”

  感受着这阵扑面而来的杀伐之气,在远处围观的百姓不由纷纷踮起脚尖,面色涨红的望向那道明明只八尺不足,此刻却显得格外高大的身影。

  而在万众瞩目之下,天子刘邦也面色庄严的稍走上前,缓缓将手扶上腰间的剑柄。

  锵!!!

  一声尖锐的剑鸣声响起,那柄极具神话色彩,且已被装饰的耀眼夺目的帝剑赤霄,便被刘邦拔出剑鞘。

  “将士们!”

  一声略显苍老,却又极具穿透力的呼号声响起,就见刘邦持剑而立,眉宇间,尽显帝王威仪。

  “代相陈豨,得朕以北墙安稳之托,但不思卫戍国边,反密谋叛逆!”

  “朕,当纵乎?!!”

  “当伐乎?!!”

  又是一声高亢的呼号,静默无声的长安城东郊,再度响起一阵直冲天际的怒吼。

  “杀!”

  “杀!”

  “杀!!!”

  伴随着又一阵震天齐吼,刘邦也不由有些面色涨红起来。

  唰!

  眨眼的功夫,原本被刘邦握着斜朝下的赤霄剑,便被指向了东方,太阳正冉冉升起的方向。

  “将士们!”

  “随朕,东出函谷!”

  “随朕,奋勇拼杀!!!”

  “随朕,尽屠天下不臣!!!!!!”

  刹那间,自长安至霸水的数里区域,便被一阵骇人的杀伐之气所充斥。

  “誓死拱卫陛下,随陛下尽屠天下不臣!”

  此起彼伏的呼号上响起,虽略显嘈杂,却又那么的令人胆寒。

  “马!”

  刘邦又一声高呵,便见一批通体乌黑的高头大马,被太仆夏侯婴亲自牵到了高台前。

  就见刘邦略带得以的环视一圈,却并未从高台侧面的木阶走下,只朝夏侯婴一招手。

  待夏侯婴将战马拉进站台,长安城东郊十数万双眼睛,便看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

  ——刚年满六十岁的天子刘邦,竟然直接从近一丈高的将台一跃,直接跳上了马背!

  就在这十数万人瞠目结舌,将嘴巴张成一个大写的‘O’字形时,刘邦便稍昂起头,将眼角微微眯起,暗含警告的望向仍立于将台上的吕雉。

  “嘿!”

  “连长乐宫的御医,竟也是你吕皇后的人······”

  “如何?”

  “且看朕,可有命数无多之兆?!!”

  略带得意的腹诽一番,刘邦便从夏侯婴手中接过缰绳,望向将台下的朝臣百官。

  “朕御驾亲征,朝中大小事务,便皆由萧相厘治。”

  又着重强调一句,刘邦便面色淡然的望向吕雉。

  “朕离京这段时日,宫内事务,便皆付皇后操劳。”

  听闻刘邦丝毫不带感情,又极尽做作的表态,吕雉只心下嗤笑一声,面带暖意,却又眼带冰冷的望向刘邦,微一福身。

  “陛下但可无忧。”

  “得妾在,长安必出不得差错······”

  闻言,刘邦只漠然点点头,又望向朝臣百官的方向。

  待刘盈双手环抱于腹前,微躬身屹立的声音进入视野,刘邦心下一笑,面上却满是严肃的昂起头。

  “朕此番出征,太子代朕监国。”

  “凡大小事务不决,皆可相问于太子;太子之令,便乃朕之诏谕!”

  好似确有其事的吩咐一声,刘邦又望向刘盈身后,紧贴着刘盈的丞相萧何。

  “哦,是了。”

  “此番大军出征,丞相筹措大军所需之粮草,实心力憔悴。”

  “内帑、国库,更可谓捉襟见肘。”

  说着,刘邦便稍叹口气,面带凝重的摇了摇头。

  “今岁如此,待明岁,只恐关中粮产,或更无丰。”

  “即如此······”

  做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神情,刘邦的目光,终于在刘盈的身上停下。

  “嗯,曲逆侯之策,确为万全。”

  “太子既得以监国,朕离京这段时日,便由太子为首,重修关中渠道、水利。”

  “丞相、少府当竭力相助于太子,万莫因太子年幼,便踌躇不前!”

  以绝对算不上‘窃窃私语’的硬朗喊出这句话,刘邦便面色晦暗的看向刘盈,那双冰冷的双眸中,尽是老猫戏鼠的惬意。

  “关中水利······”

  “嘿嘿!”

  “萧何都没办成的事,要真让你办成了,朕便是让你坐这天下,又有何妨?”

  暗自心语着,刘邦便微微一笑,面带鼓励的对刘盈点点头。

  待刘邦策马回过身,再度望向朝臣百官之时,方才那股直令人俯首称臣的强大气息,再次出现在了刘邦身上。

  “出征!!!”

  一声呼号,刘邦便轻轻一挥马鞭,策马缓持向前。

  而在刘邦身后,随驾出征的将帅功侯当中,太尉周勃不住侧过头,望向早已面如死灰的曲逆侯陈平。

  “这下,曲逆侯总怪不到某身上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