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58章 太子的变化

第0058章 太子的变化


  随着刘邦的天子法驾渐行渐远,长安城东郊聚集的人群,便也缓缓散去。

  ——秋收刚结束,长安百姓的农税、口赋都已缴纳,接下来的头等大事,就是找一个好买家,将今年的收获尽量多卖些钱。

  而在毗邻长乐宫东宫墙外的临时将台周围,无论是皇后吕雉,还是太子刘盈,亦或是留守长安的丞相萧何、少府阳城延等人,面上都不见多少喜悦之情。

  倒也不是担心此番,天子刘邦御驾亲征会出什么问题。

  而是刘邦临行前,将一个棘手至极的任务,甩给了刚刚得以监国不过七日的太子刘盈。

  “整修水利?”

  “这······”

  “可如何是好啊?”

  望着吕雉隐隐有些端不住的神情,再看看刘盈看不出息怒的面色,围聚在将台周围的朝臣、官员,无不面面相觑着,在心中发起牢骚。

  很快,周遭众人便将复杂的目光,缓缓聚集在了此时,长安朝堂理论上的一把手——监国太子刘盈身上。

  就见刘盈静默片刻,旋即在众目癸癸之下,向天子刘邦远去的方向摇一拱手。

  待直起身时,刘盈的面色之上,便陡然带上一抹莫名的庄重。

  “陈豨贼子作乱于代赵,父皇不吝以天罚相赐,亲率吾大汉锐士讨之,壮哉!”

  听闻此言,众臣纵是心有疑虑,也不由回过身,学着刘盈的模样,对天子法驾离去的方向沉沉一拱手。

  “陛下英明神武,至刚至烈,此臣等之大幸、天下之大幸······”

  不带丝毫虚情假意的一声赞拜,待众臣回过身,就见刘盈小跑向将台,来到皇后吕雉身边,唯一拱手。

  而后,刘盈才正过身,再度面向百官朝臣。

  “此番,父皇御驾亲征于外,孤蒙父皇信重,以监国之大权相托。”

  “然孤年尚弱,于朝政事多无知解······”

  说着,刘盈便淡笑着唯一拱手。

  “自即日起,至父皇班师归朝,朝中事务,还当仰赖诸位朝公!”

  见刘盈此番作态,众臣不由赶忙一还礼:“家上言重,言重······”

  “其皆臣等之本分,怎敢当家上以‘仰赖’赞之?”

  闻言,刘盈自是笑着又一拱手,才望向距离将台最近的丞相萧何。

  “父皇出征在外,大军所需之粮草辎重,便劳萧相筹措。”

  “凡出征将士之所需,萧相皆可自理,不必问请于孤。”

  听闻刘盈此言,众臣面色不由微微一变。

  “此事不必问请······”

  “那岂不是说,除却此事,皆当请示于太子当面?”

  心中思虑着,众臣不由偷偷撇了眼丞相萧何,旋即悄然低下头去。

  萧何却只面色淡然的对刘盈一拱手,表示领命。

  就见刘盈满意一笑,稍昂起头:“及关中水利整修之事······”

  说着,刘盈不忘稍侧过身,面带请示的看向吕雉,待吕雉略有疑虑的一点头,才又回身望向众臣。

  “孤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既不知喜,亦不知忧;于朝中大事,更可谓无丝毫知解。”

  “然孤亦知:农者,吾汉国本也;水利,农之根基也;凡涉及水利,皆国之大事也!”

  “便是水利整修翻护,亦非一日之功。”

  说着,刘盈便再次望向萧何,以及萧何身后的少府阳城延。

  “午时过后,还请萧相、阳少府至未央宫,同母后、同孤细商此番,关中水利修护事。”

  “三日过后,由萧相为首,于长信殿举朝议,百官共议此事。”

  说到这里,刘盈又面带温和的扫视想朝臣百官,谦逊的一拱手。

  “除萧相、少府,其余诸公若有整修水利之良策,亦可于此三日之内修撰奏书。”

  “及奏策,可亲送至未央,供母后览阅;可递往丞相府邸,由萧相过目;亦可于三日后,于朝议之上亲奏,复由百官共商。”

  见刘盈按部就班的做下安排,朝臣百官纵是心有疑虑,也不由齐齐一拜。

  “臣等,领命······”

  就见刘盈又是微微一笑,回过身,扶着吕雉的胳膊,向着将台侧面的木阶走去。

  见此,百官自是又一拜:“恭送皇后,恭送家上······

  ·

  目送刘盈、吕雉二人乘上凤辇,其余众臣稍作停留,便也成群结队的,向着未央宫、长乐宫之间的尚冠里走去。

  倒也不是下班回家,而是此时的朝堂,除少府之外的大部分九卿属衙,都在长乐宫和未央宫之间的章台街之上,距离尚冠里并不很远。

  至于众臣为何不乘车,而是徒步走向各自的办公场所,自是有一些话,需要与朝中的好友挚朋做一下沟通。

  “相公。”

  不出意外,出现在萧何身边的,正式此时长安城内仅有的两位九卿之一:少府卿,阳城延。

  听闻呼唤,萧何只礼貌性的稍侧过身,待阳城延来到身边,二人便以几乎一致的速度,缓步向前走去。

  就见阳城延若有所思的一点头,才侧目望向身旁的萧何。

  “相公可曾知觉,今日之家上,于往日之家上,可颇有些不同啊?”

  听闻阳城延此问,萧何不由稍一止步,略有些疑虑的侧过身。

  待看清阳城延目光中的担忧,萧何又不由洒然一笑。

  “确实如此。”

  “今日之家上,确与往日大有不同。”

  见萧何面上丝毫不见担忧之色,阳城延面色不由稍一急。

  “鄙人隐约知觉,家上今日之所言,颇有抢班夺权,执朝堂大权之意啊?”

  “相公竟不担忧?”

  闻言,萧何儒雅一笑,面上尽是从容自若。

  “得陛下以水利之事相托,若家上再如往常一般唯唯诺诺······”

  话说一半,萧何又苦叹着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看向阳城延。

  “若方才,家上尽让监国之权于皇后之手,老夫免不得要寝食难安。”

  “家上如此作态,老夫反安心了些。”

  听闻萧何此言,阳城延面色不由一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却见萧何又是长叹一口气,再度望向阳城延时,目光中,已尽是苦涩。

  “少府与其猜疑家上今日之异,倒不如想想午后,吾二人于皇后、家上当面,当以何策为献。”

  “须知关中水利事,乃自国朝鼎立,便屡欲为,而久未能行之大难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