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61章 明明就有钱!

第0061章 明明就有钱!


  即便在后世学历并不高,对历史也没什么了解,刘盈也很难忘记‘郑国渠’这般,在青史上享有赫赫威名的史前水利工程!

  说来,秦国当年兴建郑国渠,还颇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

  整整五十年前,也就是秦王政元年,秦国东出函谷,统一关东的意图愈发强烈。

  而对于堵在函谷关外,正面面对老秦锐士的韩国而言,秦国愈发强烈的东出之势,自是意味着前所未有的危难。

  彼时,刚从稷下学成归来的公子非提议:在韩国内部进行改革,从而强大自身,以应对秦国愈发强烈的攻讨意图。

  但很可惜,公子韩非的提议,却并没有被彼时的韩王然所接纳,反倒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水工,成为了韩王然挫灭秦国狼子野心的‘谋士’。

  这个被韩王然引为‘国士’的水工,便是韩人郑国。

  根据郑国的计谋,韩国要想阻止秦国东出的步伐,就必须把秦国的注意力,从关东吸引回关内,即三秦之地。

  于是,一个名为‘拖你发育’的荒唐计谋,便被韩王然采纳,用在了嬴政为王、吕不韦为相的秦国身上。

  对于韩国的图谋,时年不过十二岁的少年君王嬴政,或许没看出来,但也终未能躲过吕不韦那老辣的政治视野。

  郑国渠好不好?

  好!

  好到根本挑不出错!

  一旦郑国渠通水,并得以灌溉沿岸田亩,秦统一天下的脚步,便再也没人能阻拦。

  但好归好,能被韩国以‘疲秦、乏秦、伤秦’为目的运用,郑国渠所需要的物资消耗,也同样是令人望而生畏。

  可即便如此,郑国渠,还是修了!

  自秦王政元年,直到秦王政九年,秦国几乎全部的注意力注意力,以及九成以上的人力、物力、财力,都集中在在了那条背负嬴秦国运的郑国渠之上。

  皇宫内,秦王嬴政只食八分饱,后宫嫔妃裙不拖地!

  秦都咸阳,几乎再也不见往来不绝的关东商贾,举目望去,尽是背着锄头,身着短打的赳赳秦人!

  便是在这般众志成城的团结之下,郑国渠最终建成,灌溉沿岸四万余顷荒田。

  在郑国渠通水第二年秋,郑国渠沿岸田亩,黍米平均产量达到了惊人的六石四两!

  而后,便是秦锐士雄赳赳,气昂昂,几乎是以平推的架势一举扫灭关东六国,秦奋六世之余烈,终得以一统天下。

  不得不说,即便到了如今的汉室,郑国渠级的水利工程,也依旧是一个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的巨坑。

  现如今,建成通水已近四十年的秦郑国渠,也已经在岁月、战火,以及天下纷乱不修十数载的侵蚀之下,失去了大半效能······

  “秦王政十年,郑国渠成,沿岸田亩卤泽之地,不过一岁便为良田!”

  “然自秦王政亡,二世即立至今,郑国渠,便再无精通水工之匠人修护。”

  语调略显沉重的道出郑国渠如今的状况,阳城延的面色不由更沉了些。

  “先是陛下夺秦咸阳,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三秦之地,竟为章邯、司马欣等辈所具。”

  “待陛下还定三秦,关东又纷乱不止,先是灭楚,后又是诛灭异姓诸侯;至今,郑国渠失修,已经十数载······”

  听闻阳城延此言,萧何也不由叹息着点点头。

  “自汉元年,陛下拟以长安为都,至今,长安城亦未及筑建。”

  “及郑国渠,臣虽有心修护,怎奈府库空虚,纵支给大军出征之耗费,亦有捉襟见肘······”

  “故往数岁,郑国渠,皆乃地方郡县之官吏,以乡勇稍行拓宽。”

  “然渠之宽窄,直关水流之多寡;地方郡县拓郑国渠愈宽,郑国渠之水,便愈缓而稀······”

  听闻此言,刘盈纵是胸有成竹,面色也不由稍郑重起来。

  “秦举国之力,耗费十年才建成的郑国渠,短短十几年,便几乎失去了作用······”

  略有些惊诧的思虑着,刘盈稍定了定神,满是郑重的望向萧何。

  “即如此,依萧相之间,此番整修水利事,该当如何为之?”

  此时,刘盈也已经全然明白过来:老爹刘邦口中的‘关中水利’,其实就是郑国渠。

  只需要搞定郑国渠,甚至都不需要使其恢复先秦之时,让沿岸田亩亩产六石余的程度,哪怕做到明年,渭北的粮产较之今年没有继续下降,就足够了。

  反之,若是郑国渠没搞定,那无论刘盈修好了多少条及膝小渠,疏通了多少道及腰小溪,也都于事无补。

  这样一来,刘盈在老爹刘邦回来之前,所需要完成的任务,也就很明确了。

  ——郑国渠!

  就算不能让郑国渠的状况好转,也必须要想办法,阻止郑国渠的状况继续恶化下去。

  “唉,可惜,时间紧了些。”

  “若是有两到三年的时间,倒是可以先把水泥弄出来。”

  “再如何,也好过如今,全是以土夯实的渠道?”

  暗自腹诽着,将‘水泥’一事悄然记在心中,刘盈再度抬起头时,气质中,已全然不见十三岁少年的稚嫩。

  “还请萧相直言。”

  “郑国渠整修之事,其阻者何?”

  见刘盈如此郑重其事,萧何也不由坐正了些,只稍一思虑,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钱!”

  “府库空虚,国库、内帑皆无钱粮之余!”

  “无钱,便无以置备水工所需之物;无粮,则无以征调卒、民往修。”

  “再者,此番陛下出征,关中民三户,便有一户出男为卒,又一户输壮为民夫。”

  “纵不论钱粮之缺,今关中无人,郑国渠之整修事,恐当无从说起······”

  听着萧何唉声叹气的道出苦水,刘盈面色稍一滞,下意识回过身,望向端坐于身后的母亲吕雉。

  待吕雉满是和蔼的微一点头,刘盈才正过身,望向萧何的目光中,竟隐隐透露出些许疑惑。

  “无钱?”

  面色做作的发出一问,刘盈便将写有‘我不信’三个字的额头,转向了萧何身侧的阳城延。

  “若孤所料无措,今之少府,当还有钱十数万万?”

  “少府又何言府库空虚,萧相又谈何‘内帑无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