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63章 决然,和担当

第0063章 决然,和担当


  刘盈一语,阳城延嗡时低下头,面如死灰的闭上双眼,放弃了挣扎。

  ——三铢钱不值钱,百姓不认,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自汉七年开始熔铸五铢钱,到汉八年中,短短半年的时间,三铢钱就已经失去了大半公信力!

  可即便知道自己掌下的少府,是在将一枚枚有购买力的半两钱,熔铸成看上去数量很多,实则就是一堆废铅的汉三铢,阳城延也只能照办。

  谁让阳城延是少府卿,是天子刘邦的私人管家呢?

  对于刘邦‘继续铸造三铢钱,天塌了都不许停’的命令,阳城延又能怎么办?

  而现在,刘邦亲自定下的继承人刘盈,却在略带责备的质问阳城延:为什么要把值钱的半两钱,熔铸成不值钱的三铢钱······

  让做的是你老刘家,现在来问罪的,也还是你老刘家?

  在阳城延看来,老刘家,这是要对自己动手了。

  正当阳城延目光空洞的抬起头,作势要脱毛谢罪,辞官告老时,一道宛如天籁的声音响起,将刘盈的注意力从阳城延身上引开。

  “家上。”

  “此间事,非三言两语,便可言明。”

  面色凝重的道出一语,萧何便面色决然的抬起头,望向刘盈的目光中,满带着欲言又止的纠结。

  见萧何再一次站出身,刘盈心中,对萧何的崇敬之意不由更甚一分。

  “论担当,纵观千古,怕也难再见第二个萧何了啊······”

  暗自一声赞叹,刘盈便面色淡然的低下头,陷入短暂的思虑之中。

  少府用秦半两铸钱三铢,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满朝功侯百官,看不出三铢钱的弊端?

  是萧何、阳城延二人不知道铸造出来的三铢钱,其实就是一堆废铅?

  都不是!

  少府至今为止,仍日夜不休的用秦半两熔铸汉三铢,唯一的原因,就是天子刘邦的命令!

  刘盈以‘为什么这么做’质问阳城延,也并非是想要借此刁难阳城延,亦或是谋夺阳城延屁股底下的少府之位。

  刘盈的目的,只不过是想从萧何口中,听到‘三铢钱没法用’这三个字。

  如此而已。

  既然目的达到了,刘盈也没再多绕弯子,省得再给少府卿阳城延吓出个好歹。

  就见刘盈轻笑着一摇头,目光中满是深意的望向萧何。

  “孤只一问于萧相当面。”

  “今少府所存之铅钱三铢,可还能行于市?”

  “少府日夜不修,所熔之秦钱半两,可能行于市?”

  见刘盈在‘三铢钱到底还能不能流通’这个问题上死咬着不放,萧何终只得万般无奈的摇了摇头。

  “秦半两,可行于市。”

  “然铅钱三铢,于市或勿······”

  “呃·······难,难行。”

  听闻萧何给出肯定的答复,刘盈只当没听见萧何将‘勿能’偷偷换成‘难’,猛地起身一拂袖!

  “既如此,少府铸三铢之事,便当休矣!”

  以毋庸置疑的语调道出这句话,刘盈再度望向阳城延时,目光中,已尽是决绝。

  “自今日起,少府熔秦半两,铸汉三铢之事,即止!”

  “凡少府用作铸钱之匠人,皆歇停五日;官奴凡城旦、鬼薪、白粲、隶臣、隶妾①,皆集而待!”

  “待朝堂议定郑国渠整修之事,便皆往而修护郑国渠!”

  铿锵有力的一语,嗡时惹得阳城延瞪大双眼,满是匪夷所思的抬起头。

  萧何面上倒还算淡然,但望向刘盈的目光中,也稍带上了些许忌惮。

  “家上。”

  “少府铸钱三铢,乃奉······”

  话说一半,萧何便意味深长的望向刘盈,终是稍待疑虑的一拱手。

  “臣请家上,三思!”

  见萧何如此郑重其事,刘盈纵是有十足的把握,也不由趁着萧何拱手低头的功夫,侧身望向母亲吕雉。

  见吕雉仍旧看着手中书卷,似是无意的缓缓一点头,刘盈才再度望向萧何,面上也终于出现些许笑容。

  “此事,孤意已决,不必再议。”

  “三铢钱铸之无用,又损少府本有之半两钱,更徒废少府人力!”

  “既无用,三铢钱便不必再铸,事铸钱之匠人、官奴,皆可另用。”

  说到这里,刘盈不由将脊背挺得更直了些,目光丝毫不带躲闪的看向萧何。

  “父皇临行前令孤监国,此间事,便由孤做主。”

  “若来日,父皇因此事而降罪,自由孤请罪于父皇当面!”

  听闻刘盈这番表态,萧何终是暗自长叹一口气,微一拱手,默然表示领命。

  直起身,看着刘盈朝气蓬勃的面庞,萧何心中,竟隐隐涌起些许期待!

  “年不过十四,便有如此见地······”

  暗自思虑着,萧何不由稍侧过头,试探着望向吕雉。

  “究竟是皇后的意思,还是家上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呢?”

  只片刻之后,萧何便没由来的一笑,面上也涌上些许愉悦。

  且先不论‘停止铸造三铢钱,将负责铸造三铢钱的人力用来修整郑国渠’这个方法是不是刘盈想出,光是刘盈最后那句‘出事儿我担着’的表态,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决然和担当,就足以令萧何刮目相看!

  毕竟再怎么说,能力,是能随着岁月的积累培养出来的,但决然、担当,却都更多取决于脾性,很难被改变。

  正思虑间,萧何就见身旁的阳城延抬起头,方才遍布眉眼之上的颓然,此刻已被稍许困惑所取代。

  “家上。”

  稍一拱手,阳城延便迟疑的望向刘盈。

  “少府铸钱三铢,所用之匠不过数百,官奴更不过万。”

  “若欲单驱此众,以全主修整郑国渠事,恐非三岁、五载之功啊?”

  ·

  ·

  ·

  ·

  PS:官奴,指由于犯罪而被罚,成为政权所有的奴隶,也就是国有奴隶的刑徒。

  城旦,鬼薪、白粲、隶臣、隶妾等,皆为官奴的种类。

  城旦:服刑者要参与筑城,还要兼及田间劳动、手工业劳动(如:青铜器制作),‘城旦’之名来源于服刑者主要从事建筑相关的劳动;

  鬼薪:特指男性,服刑者负责伐木。

  白粲:特指男性,服刑者负责淘米。

  隶臣妾:又称耐隶臣妾,指因连坐而受牵连,被罚为官奴的罪犯家属,隶臣指男性,隶妾指女性。从事的工作不定,哪儿需要人,就会被派去作为劳动力补充。

  顺嘴提一句:EDG牛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