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65章 少府说的对

第0065章 少府说的对


  用给予酬劳的方式,换取百姓自发参与,或派遣家中奴隶参与郑国渠的整修工作,到底可不可行?

  阳城延很确定:只要此事正式决定,那光是朝中功侯百官、朝臣勋贵,就能凑出起码一万人的奴隶队伍,以换取每人每日一百钱的酬劳!

  都不用说别人,就光说阳城延自己家中,壮年男奴,便有起码二十人。

  ——这还是因为阳城延不是彻侯,没有封地产出,只有九卿每年二千一百六十石的俸禄,养不起太多奴隶的缘故!

  若是换成那些食邑数千户,乃至于萧何这样食邑万户,每年从封国能收获十几万石粮食作为租税的彻侯,家中更是奴仆成群!

  就拿此时跪坐一旁,食邑酂县一万户的萧何来说,在秋收已经结束的农闲时期,从家里送百十来号奴仆去整修郑国渠,根本就跟玩儿一样!

  也不得不说,刘盈这个‘每人每日一百钱’的酬劳,确实足够令人心动。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太子刘盈,从哪去找这么多钱?

  想到这里,阳城延面色微微一变,望向刘盈的目光中,隐隐带上了些许戒备。

  “家上莫不是盯上了少府?”

  正思虑间,就见刘盈意味深长的一笑,目光直勾勾盯向阳城延,只笑而不语。

  见此,阳城延嗡而大惊,双手赶忙撑住面前的地板,作势就要叩首。

  “家上!”

  “今少府,只得秦半两不足万万,远不足三万万之多!”

  “且此钱万万,乃陛下令臣尽数熔炼,以铸钱三铢之用,万万不可用于另处啊!!”

  见阳城延被自己一个平a,就把大招闪现全交了出来,刘盈不由洒然一笑,略带调侃的看了看阳城延。

  “嘿!”

  “少府慌什么?”

  “孤这都还没开口呢······”

  不等刘盈脚边,阳城延便面色焦急地重重一叩首!

  “家上!!!”

  “铸三铢钱,乃陛下亲令臣速行之事!”

  “今家上于整修郑国渠,以铸钱所用之匠人、官奴暂作修渠之用,臣尚可遵命。”

  “然少府······”

  说到这里,阳城延稍抬起头,望向刘盈的目光中,竟满带上了决绝!

  “少府者,天子家臣也!”

  “凡少府之物,尤钱粮之类,除天子不可挪用!”

  “万望家上,三思!!”

  说着,阳城延又是重重一叩首,以低沉,却又笃定的语调道:“若家上执意挪用少府所存之秦钱半两······”

  “恕臣,不敢奉命!!!”

  阳城延突如其来的炸毛,惹得殿内原本还算平和的氛围,顿时陷入诡异的沉寂之中。

  就连在一旁袖手旁观的丞相萧何,都略有些诧异的侧过头,不解的望向阳城延匍匐在地的身影。

  至于端坐吕雉身侧的刘盈,面色也不由稍一僵,望向阳城延的目光中,也稍带上了些许冷意。

  不知过了多久,殿内诡异的沉寂,才终于被一声突兀的轻呼所打破。

  “咦?”

  “参?”

  稍有些诧异的一声惊呼,吕雉目光仍锁定在手中的竹简之上,将上身稍侧向刘盈。

  “盈儿来瞧瞧。”

  “参,多长于上党郡,味甘,性平;具补中益气,健脾益肺,养血生津之效!”

  略带些欣喜的念出这段话,吕雉终于侧过脸望向刘盈。

  “此物,岂不正合陛下之症?”

  “近些年,太医每言陛下气血两虚,脾肺或有隐患。”

  “陛下年老体弱,盈儿身以为太子,既知有‘参’这等补血益气之物,自当献于陛下,以尽全孝道啊?”

  说着,吕雉不由正过身,若无其事的望向跪地叩首,仍匍匐不起的阳城延。

  “此事,少府还当多上心,派人往上党郡,多寻些‘参’来。”

  言罢,吕雉又似是什么都没发生般,重新低头看向手中竹简,甚至将身体侧向了离刘盈远的那一方。

  而对吕雉这莫名其妙的乱入,在一旁观望的萧何,面上嗡时涌上若有所思的神情。

  如此片刻,回过未来的刘盈也不由一声轻笑,从软榻上起身,踱步上前,将阳城延从地板上拉起。

  待阳城延面色迟疑,目光中又满带坚定的站起身,刘盈不由深深凝望着阳城延的眼眸深处,旋即突而一笑。

  “呵·······”

  “少府说的是。”

  说着,刘盈不忘侧过身,意有所指的瞥一眼萧何。

  “少府,确当以‘天子’之令唯命是从,其余任何人,都不当干涉少府之事务。”

  在‘天子’二字上轻轻咬重语调,刘盈便温笑着回过身,重新回到上首软榻坐了下来。

  寓意不明的望向阳城延,又片刻之后,刘盈才一敛面上怪笑,萧然长叹口气。

  “今日,便且如此吧。”

  “近几日,少府筹算一番:凡少府之官奴、匠人,除长陵所用之外,余者几何。”

  “另,郑国渠整护之法,少府也查问、修措一番,后日朝议,言于朝议之上。”

  吩咐完阳城延的任务,刘盈又望向一旁的萧何。

  “及萧相,则稍查郑国渠整护一事,除力役之外,另需钱几许、粮几何;整修所用之器件,库存足用否。”

  听闻此言,萧何自是拱手领命,只一旁的少府阳城延,仍有些没缓过神。

  刘盈却并没在注意阳城延的怪异,略有些疲惫的叹口气,轻轻一拍大腿,顺势从软榻上起身。

  “其余事务,便皆于三日之后,朝议之上,同百官共议。”

  言罢,刘盈便侧过身,来到吕雉身边,恭敬的将吕雉由手臂扶起,向宣室殿后殿走去。

  见此,萧何自是赶忙起身,又不着痕迹的用手肘碰一下阳城延,二人才齐齐一拱手。

  “恭送皇后,恭送家上······”

  对于二人的拜别,刘盈、吕雉母子二人似是全然没有知觉。

  被刘盈扶着走向后殿,吕雉仍滋滋有味的低着头,阅览着手中那卷似是‘奇妙无穷’,实则却空无一字的竹简。

  “上党之参,补血益气,更或可延年益寿······”

  “好东西!”

  “盈儿看,好东西啊!”

  兴致盎然的看着手中空简,吕雉不忘指着竹简上的‘文字’,面带欣喜的对刘盈嘀咕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