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66章 太子给,谁敢要?

第0066章 太子给,谁敢要?


  从宣室殿内走出,一直到未央宫北宫门——司马门附近,阳城延也依旧没能从方才的骇然中缓过神。

  萧何则走在阳城延侧前方,自从出了宣室,一路上皆是面露沉思之色,似是悟透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从司马门走出,看着宫门外不远处,正静候着自己的车夫,阳城延思虑片刻,终还是微一挥手,示意车夫驱车自行回家。

  见此,萧何也不由轻笑一声,同样示意自家的马车先回去。

  待阳城延面色纠结的走上前,萧何也并未多言,只自然地转过身,缓缓向尚冠里方向走去。

  只片刻之后,萧何预料之中的那声轻唤,便在身后响起。

  “相公。”

  “家上今日这番······”

  “究竟何意?”

  嘴上说着,阳城延稍加快脚步,跟在萧何身后一步的位置,不由稍一皱眉,将声线更压低了些。

  “皇后异举频频,又是为何?”

  见阳城延惊疑之余,仍面带困惑之色,萧何不由淡而一笑,微摇了摇头。

  “少府之疑,可乃家上或调用少府之秦半两,以作郑国渠之整修事所用?”

  闻言,阳城延面色又是一紧,却并没有开口或点头,权当默认了萧何的说法。

  见此,萧何只长叹口气,却并未停下脚步,语调中,也带上了些许萧瑟。

  “嗯······”

  “少府既有困惑,老夫便以此相问吧。”

  说着,萧何便侧过身,面带轻松的望向阳城延。

  “若后日朝议,家上明令朝臣百官、功侯贵戚出家中私奴,以供郑国渠整修之用,少府当从否?”

  “若家上欲出少府之秦半两,以酬少府遣奴之功,少府当受否?”

  听闻萧何此问,阳城延低头稍一思虑,便略带迟疑的抬起头。

  “郑国渠修整之事,乃陛下之亲令,更乃关中农耕之重!”

  “若家上开口,鄙人自当竭尽所能,尽遣家中壮奴,以为囊助。”

  说到这里,阳城延不由话头一滞,面色之上,再次出现些许惊慌。

  “及家上以少府之前为酬,鄙人阻亦不及,又怎敢受?”

  “若果真如此,鄙人自当直谏家上于百官当面,以消家上调用少府秦钱之念!”

  见阳城延片刻之内,又摆出这幅一毛不拔的架势,萧何不由嗤而一笑,面带戏谑的摇了摇头。

  “陛下以内帑托于阳公,实可谓万全!”

  半开玩笑的调侃一番,萧何便继续问道:“那依少府之见,家上欲出朝臣百官家中侍奴,老夫当如何?”

  被萧何满是善意的调侃一番,阳城延面上忧虑稍去些许,听萧何又一问,不由略带试探的抬起头。

  “少府不必过虑,直言便是。”

  闻萧何此言,阳城延也只好微微一点头,若有所思道:“萧相身百官之首,位丞相之贵,更食酂邑一万户。”

  “若家上开口,萧何当身以为百官之表率,出奴百人?”

  见阳城延给出这个略有些不确定的答案,萧何只笑着摇了摇头,面色复杂的眺望向远方。

  “少府所言,差之无多。”

  “老夫享汉食邑万户,又身百官之首,自当以身作则,尽出家中私奴,以助力郑国渠之整护事。”

  “及家上以少府钱为酬,老夫受汉隆恩,亦无颜受之啊······”

  毫不作伪的发出一声感叹,萧何便沉默片刻,再度望向阳城延时,目光中,不由出现些许敬佩。

  只不过这抹敬佩,并不是针对眼前的阳城延。

  “究竟是家上之计,还是皇后之谋呢······”

  暗自思虑着,萧何便轻笑着摇了摇头,在武库左右的位置停下脚步。

  “少府且试想。”

  “家上以郑国渠整护之事,征百官家中私奴,然老夫同少府二人,一为汉相,一为九卿,皆只敢出私奴,而于酬钱不敢受。”

  “吾二人如此,朝臣百官如何?”

  “功侯贵戚如何?”

  似是自语般发出两问,不等阳城延作答,萧何便自顾自摇了摇头。

  “整护郑国渠,本就乃得民望、政望之善政!”

  “遣家中私奴以助修郑国渠,纵家上不开口,亦或有投机之人为之。”

  “待后日朝议,家上以‘私奴’明问百官当面,恐朝臣百官、功侯贵戚,更或争相出私奴,而勿敢受家上所酬之钱。”

  “如此,家上不费一铜、一金,便可自功侯贵勋之家,得私奴数以千······”

  听闻萧何此言,阳城延顿时一愣,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不费一铜、一金?”

  满是惊诧的自问一声,阳城延思虑良久,终是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但很快,方才那一抹疑惑,便再次出现在了阳城延的面容之上。

  “可即便如此,百官功侯家中私奴,也不过数以千啊?”

  “方才,家上言郑国渠之修护,当力役劳三月而成;然少府之官奴,纵尽发之,亦不足两万。”

  “便是加之以私奴数千,亦于事无补啊?”

  听闻此问,萧何又是一摇头,看向阳城延的目光中,竟隐隐带上了些许语重心长。

  “老夫身以为汉相,公位列汉九卿之贵,亦不敢受家上所酬之钱。”

  “及外朝百官功侯、朝臣贵戚,亦同。”

  “家上以钱为酬,满朝贵勋功侯皆不敢受,试问关中,富甲一方之豪强、家赀万贯之贾人,可敢不出奴?”

  “又可敢受酬钱?”

  “知家上之所欲为,乃整护郑国渠,而善关中民之农耕,寒门农户,又可会不出奴相助?”

  “今长安粮食,粮米作价几近二千钱每石,出奴之农户,又安能贪恋那每日百钱之酬?”

  机关枪般一连发出数问,萧何便满是感怀的长叹口气,安抚阳城延的语调中,也带上了全然笃定。

  “少府不必过虑。”

  “家上虽言:与修郑国渠之民、奴,皆以日百钱相酬,然家上之酬钱,纵观天下,亦恐无人胆敢坦而受之······”

  听到萧何这最句话,阳城延又思虑良久,才终于安心的点了点头,旋即对萧何郑重一拱手,以表谢意。

  看着阳城延终于平静下来的脸色,萧何稍一思虑,终还是将感到嘴边的话,给强行咽回了肚中。

  ——还有一点,萧何没敢说出口。

  “陛下,已年过花甲啊······”

  “短则三二年,长则五六岁,一俟宫车晏驾,立时便是改天换地,新皇登基!”

  回想起方才,皇后吕雉在宣室殿几近明示的怪异举动,萧何不由哀叹一气,若有所思的望向阳城延。

  “朝堂之上,几人可抵潜邸、从龙之功相诱?“

  “又能有几人,如少府这般憨直、纯善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