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67章 妈,你真厉害!

第0067章 妈,你真厉害!


  “都退下吧。”

  在刘盈的搀扶下回到宣室殿后殿,吕雉只冷然吩咐一声,便略有些疲惫的坐上了上首的软榻。

  “呼~”

  稍出一口气,随手将手中那卷拿了一路的竹简扔到一旁,吕雉便朝身侧的刘盈温尔一笑。

  “短短不过数日,盈儿可是愈发熟讳为政之要了?”

  听闻老娘满是怜爱的调侃,刘盈不由嘿嘿一笑,夸张的摆出一个严肃的表情。

  “母后此言,差矣!”

  “正所谓名师出高徒,若无母后耳提面命,儿从何习得此等筹谋之术?”

  “此非儿天资聪慧,乃是母后倾囊相授,方得儿今日之所成!”

  见刘盈做作的在自己面前搞怪,吕雉不由稍一佯怒。

  “年近四十,还如此顽劣!”

  似是恼怒的一声轻斥,怒容只又维持了不到半秒,吕雉便哑然失笑,一时间,竟笑的见牙不见眼。

  见老娘心情愉悦,刘盈也赔笑着跪坐下来,顺势将头靠在了老娘的膝侧。

  ——无论前生,还是今世,每当刘盈以这般模样,将头依靠在老娘的膝侧时,吕雉纵是有再大的怒火,也总能在片刻之间消下去。

  至于今天,刘盈乖巧的将头靠在老娘的膝侧,却并不是为了让老娘息怒。

  而是此时的刘盈,心中竟没由来的涌上一阵对老娘吕雉的依赖,以及极致心安的安全感。

  这种感觉,刘盈前后三世加在一起,都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感受着这股有些陌生,却又令人十分迷恋的温情,刘盈不由缓缓闭上了双眼,享受起这短暂的幸福时光。

  见此,吕雉也不由温声一笑,爱怜的将手抚上那颗依靠在膝侧的小脑袋,不住地抚摸着。

  母子二人一端坐于榻上,一跪坐于榻下,一时之间,竟使得稍显冷清的殿堂,都逐渐温暖了起来。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刘盈微闭着的双眸,被自殿侧映射而来的夕阳一照,旋即缓缓睁开。

  只不过刘盈却并不打算就此起身,而是侧昂起头,将下巴撑在老娘的膝盖之上,慵懒的仰视向母亲吕雉。

  “母后。”

  “此番以奴冲役,当真不需耗费少府之钱?”

  “朝臣百官、功侯贵戚,真会倾囊相助于儿?”

  语调随意的发出一问,刘盈不忘稍眨巴两下眼睛,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

  见此,吕雉不由又一笑,轻手摸了摸刘盈的侧脸,满是慈蔼的点点头。

  “盈儿可还记得,午时之前,母后说了什么?”

  闻言,刘盈稍一思虑,便笃定道:“母后言:父皇得立汉祚,乃以仁德得天下民心,得天下之共助,方得以成行。”

  “故今,天下虽残破,府库虽贫虚,生民虽疾苦,天下万民仍敬父皇,而人心向汉。”

  听闻刘盈丝毫不做迟疑的回答,吕雉笑着点了点头,温柔的将刘盈从地上拉起,摁坐在了身侧。

  “然。”

  “国祚、社稷之重,首当其冲者,便为天下人心!”

  “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又失民心者失天下。”

  “秦之所亡,便乃亡于民心之失;汉祚得立,则乃立之于众望所归。”

  说着,吕雉不由稍一捏手中攥着的小手,示意刘盈注意下面这句话。

  “日后,盈儿得王天下,亦当时刻谨记:无论国祚有何疑、何难,只需民心在汉,江山、社稷便稳若泰山!”

  “反之,若民心尽失,生民哀声哉道,那即便国富兵强,亦亡国不远。”

  “始皇一统寰宇,独扫六合,国不富乎?兵不强乎?”

  自语般发出一问,吕雉便又摇了摇头。

  “皆非也。”

  “秦府库之富、兵甲之利,纵观过往千百载,亦无有出其右者!”

  “然始皇大兴土木,劳民过甚;又二世昏聩无能,横征暴敛。”

  “如此,便使生民怨声载道,民生凋敝;天下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故秦尽失天下人心,纵国富而强,兵壮而利,终不过社稷颠覆,二世而亡······”

  听着吕雉逐渐带上唏嘘的语调,刘盈也不由面色稍一正,乖巧地点点头。

  “母后勿忧。”

  “儿必当时刻谨记:纵天塌地陷,日月颠覆,亦当以民之生计为首重!”

  见刘盈面上,满是许下诺言般的庄严,吕雉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便乃母后言:以奴修渠,而无须靡费钱粮之因!”

  面色决然的道出此语,吕雉便望向刘盈那张充满求知欲的面庞。

  “其一者:郑国渠,乃关中水利之命脉;郑国渠之修整事,乃民心所望!”

  “即为民心所望,朝臣功侯、贵勋,便必不敢逆势而为,自当全力以助郑国渠之整修事,而勿敢求酬劳。”

  “及豪强富贾······”

  说到这里,吕雉不由摇头一笑。

  “莫说不出私奴,或出奴以求酬了,便是盈儿一声令下,持商籍而尽杀关中之贾,亦无人挑的出错。”

  “此,便乃其二——恶商、贬商,乃天下之共望。”

  言罢,吕雉望向刘盈的目光中,终是出现一股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期翼。

  “其三:刘氏,乃天下人心之所向!”

  “吾儿身以为刘汉储君,自得天下生民之所望;凡吾儿之所举,但非靡费铺张,大兴土木,便皆当为天下所民心所向!”

  略有些激动地道出这句话,吕雉终是稍止话头,将胸中豪情收敛了些。

  再度抬起头时,吕雉望向刘盈的目光中,也重新带上了那一抹如沐春风的暖意。

  “所以,吾儿此番力主以民之私奴,以全郑国渠之整护事,必可成行。”

  “盖因趋奴,便不必劳民;修渠,乃民心所向。”

  听着吕雉这一连串深层次的剖析,刘盈只觉心中,对老娘的钦佩之情愈发强烈。

  “不愧是吕后啊······”

  “嗯,辛亏是我老娘!”

  暗自心语着,刘盈便乖巧的点点头,望向吕雉的目光中,满带上了无尽的崇拜。

  “母后真厉害!”

  “待日后,儿也想和母亲这般厉害!”

  突闻刘盈没由来的一声夸赞,吕雉面色稍一滞,旋即哑然失笑。

  “盈儿想学,母亲便教。”

  “不教盈儿,莫不还能教外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