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82章 无人‘问’津?

第0082章 无人‘问’津?


  朝议结束于长安城西郊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太子欲求公卿家中私奴,以为郑国渠整修之力役’的消息,便在长安城不胫而走。

  一时之间,长安的街头巷尾,便大都被一个个腰系阔剑,头系布带,做游侠打扮的闲人懒汉所占据。

  “诶,话说。”

  “功侯贵戚,可大都是一毛不拔,极尽吝啬之徒啊?”

  “太子欲求私奴,这些人能答应吗?”

  听到这个问题,驻足围观的百姓只下意识觉得不对,想开口反驳。

  但仔细一想,好像那些个高门贵户,也没怎么帮过自己,便也不知道从何开口。

  只不过片刻之后,就见街道的另一侧飞快跑来几个稚童,便跑便吱哇乱叫着什么。

  见此,先前开口的那懒汉稍一思虑,便上前一伸手,抓起一个小娃,问道:“发生何事?”

  就见那小娃龇牙咧嘴的挣扎着,终还是挣脱开懒汉的‘禁锢’,旋即飞快的向远处跑去。

  “功侯百官带着家中壮丁,要攻打未央宫啦~”

  听闻小娃口中传回的‘讯息’,那懒汉面色猛地一滞。

  片刻之后,又满是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啐!”

  “黄口小儿,胡言乱语!”

  “未央宫,那可是皇后居所,贵勋百官攻打未央宫作甚?”

  ——要打,也该打长乐宫才对!

  悄悄将这最后一句话咽回肚中,懒汉不由摇了摇头,回过身,却见先前围聚于此的十个人,竟然都跑没了影?

  再回过头,看向前往未央宫的道路时,懒汉便发现:似是真的发生什么事,道路之上,人流嗡然多了起来!

  “莫非······”

  暗自孤疑着,懒汉稍一盘算,便一咬牙,下意识握紧剑柄,向未央宫的方向撒丫跑去。

  ·

  “母后不知!”

  “萧相作势欲跪,儿险些没来得及扶!”

  未央宫,宣室殿。

  眉飞色舞的对母亲吕雉复述着今日朝议,刘盈脸上,悄然涌上一抹心有余悸。

  “若真让萧相跪了下去,儿今日,可真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说着,刘盈不忘似乎真的后怕般,夸张的拍了拍胸口。

  见刘盈这般模样,端坐软榻之上的吕雉只温尔一笑,旋即陷入短暂的思虑之中。

  “石砖铺渠······”

  微一声呢喃,吕雉便抬起头,仍不改面上温和,将刘盈召到身边坐了下来。

  “盈儿先前同母后议者,乃力役之缺,以钱、粮许之于民,以民为役。”

  “今为何又否之,改出筑建长安之石砖,促民自来,以助郑国渠整修之事?”

  听闻吕雉问起此事,刘盈面上嗡时稍带上了些许自得。

  没错。

  ——以石铺渠,并非是老娘吕雉所教,而是刘盈自己想出来的点子!

  至于刘盈为何要‘自作主张’,却也不全是为了出风头,而是确实有这么做的必要。

  暗自思虑着,刘盈不由稍转过头,看向身旁的母亲吕雉时,面色自得也悄然退却。

  “母后有所不知。”

  “先前,儿拟得郑国渠之整护,只须力役五万。”

  “此五万,可出少府官奴三万充之。”

  “儿又误以为,功侯贵戚、朝臣百官出私奴,亦可得万。”

  “如此,力役之缺,便只一万。”

  “此力役一万,许民每人日百钱之酬,至多劳百日,不过耗钱一万万,少府之钱半两,恰足用。”

  说到这里,刘盈不由稍一摇头,将话头一转。

  “然今日朝议,少府得郑国渠整修,少则需力役六万!”

  “且劳期,亦至少三月余,恐纵百日,亦无以尽毕。”

  “朝臣百官、功侯贵戚献家中私奴,更不过三千余,远不足一万之数。”

  “如此,力役之缺便近三万;若使其劳百日,便需钱三万万。”

  言罢,刘盈终是面带苦涩的长叹口气。

  “母后当知,今少府内帑,恐无以出钱三万万······”

  “纵有之,父皇不在,少府恐亦不敢奉儿之令?”

  听闻刘盈此言,吕雉不由稍一思虑,终是面带萧瑟的点了点头。

  “是了······”

  “府库空虚,内帑无钱啊······”

  自语着,吕雉又朝刘盈微一笑。

  “如此也好。”

  “许钱、粮以使民,来者终图利之人;自来者,方为汉之忠臣。”

  见吕雉面露认可的笑着点点头,刘盈也不由嘿嘿一笑,稍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后脑勺。

  却见吕雉又问道:“欲以‘石砖’之策,使民自来而为修渠之力役,此事便当广布与关中,咸使民知。”

  “此事,盈儿可有谋划?”

  闻言,刘盈也不由自信满满的点了点头。

  “已有之。”

  “儿意,以萧相行令广发露布,张贴关中各地,以言此事。”

  “另,石砖自长安运至郑国渠,当有少府百石以上之官吏随行;若路遇人问,便详告之。”

  言罢,刘盈便稍抬起头,似是讨赏般一笑:“母后以为,如此可妥当?”

  不料吕雉闻言,却只轻笑着摇了摇头。

  “露布,乃朝堂布政令、诏书之所用,若以‘石砖铺渠’告于露布,便太过刻意。”

  “及路遇人问······”

  说着,吕雉不由话头一滞,满带爱怜的拍了拍刘盈的小脑袋。

  “路遇人,若问,自可详告之;然若路人不问,该当如何?”

  听闻此言,刘盈顿时一愣,下意识道:“不问?”

  “怎会不问?”

  “筑城之石砖,源源不绝自长安起运,送往郑国渠,沿路百姓见之,怎会不奇?”

  见刘盈一副略显呆愣的模样,吕雉又摇头一笑。

  “痴儿~”

  “见石砖,民自心奇,然运石砖者,皆少府官奴也。”

  “民纵心奇,可愿以此相问于官奴?”

  “便以军卒随行,见军卒之甲兵,民亦当畏而绕走,又怎敢相问?”

  听着吕雉慢条斯理的陈明现实情况,感受着吕雉望向自己的目光中,那抹对晚辈天真之举的怜爱,刘盈不由面色一凝。

  “这······”

  “合着我做这么大事儿,还没法儿让人知道?”

  “要真没人问,岂不真就是无人问津,对牛弹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