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83章 科···科学?

第0083章 科···科学?


  思虑良久,刘盈终是自嘲一笑,摇头叹息了起来。

  “差点忘了。”

  “这个时代,没有热搜这种东西啊······”

  今日朝议之上,刘盈所做的大部分事,说的大部分话,其实都是在过去几天,和老娘吕雉提前商量好的。

  包括朝议开始后,先装出一副‘我来旁听’的架势,等萧何把长安地区的治安、宫禁等兵力调动安排好。

  也包括‘求’朝臣功侯拿出家里的奴隶,以‘我记你一个人情’为筹码,换得一些免费劳动力。

  百官功侯必然会出私奴,且必然会拒绝酬钱这一点,自也没出乎刘盈、吕雉母子二人的意料。

  可坏就坏在:朝议之前,刘盈的准备工作没做好。

  一是刘盈稍有些高估了此番,贵族阶级对整修郑国渠一事,所能给出的支持力度。

  其二,便是那日对奏之时,听到刘盈‘五万人,三个月’的预算,作为专业人士的阳城延,却并没有当场纠正。

  这就使得过往数日,吕雉、刘盈母子二人的一切谋划,都是按照‘五万人,三个月’的默认预算,以及‘一万人’的劳役缺口来进行。

  结果今日朝议,阳城延三言两语,力役预算便平白超出一万人,刘盈预案中所估测的‘贵族阶级支持力度’也直接减半。

  此消彼长之下,力役缺口在顷刻之间,就高出原本预算近二倍。

  无奈之下,刘盈也只能拿出早就有预谋,但本不打算急于施行的方法。

  ——石砖铺渠!

  在前世,作为傀儡皇帝的刘盈,虽然没有什么机会参与朝政,但对朝中大事的知情权,倒也并没有被母亲吕雉剥夺。

  在前世,郑国渠的整修、缮护工作,是在老爹刘邦驾崩之后,老娘吕雉以太后之身摄政之时,以丞相萧何为首,建成侯吕释之挂名,并以少府阳城延主要负责,才得以成行。

  当时,郑国渠的整护,也正是如今日阳城延所说的那般,发力役三万,往郑国渠上游填土、把下游阻塞的淤泥挖出来,再简单夯实些许。

  至于给河道减宽一事,则由于‘预算不够’而被丞相府否决,并无限期搁置。

  刘盈依稀记得,前世直到自己年满二十二岁,因为酒色掏空身子,而即将命不久矣之时,郑国渠的减宽工作,也还仍旧遥遥无期。

  倒是长安城,在刘盈驾崩前一年彻底建成。

  但和前一世相比,这一世,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前一世,太后吕雉下令整修郑国渠,只是单纯出于现实考虑,没有任何其他的政治意图。

  而此番,天子刘邦令刘盈‘太子监国’,并让刘盈把郑国渠整修一番,这件事的意味,就有些不同了。

  简单来说,就是前世吕雉修郑国渠,那就是纯修,能省则省,修的差不多能用就行。

  但这一世,刘盈以太子之身行监国之事,力主整修郑国渠,就不能糊弄事儿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刘邦把‘郑国渠’这么一个烫手山芋扔给刘盈,就是想让刘盈犯错,好名正言顺的易储!

  面对这个机遇和挑战,为了保住自己的储位,也为了在朝堂初步建立威信,并得到太子生涯的第一笔民望,刘盈就必须竭尽所能,漂漂亮亮的把这件事办妥。

  而刘盈此前的预案,便基本是从前世,萧何、吕释之、阳城延三人整修郑国渠的方案上照抄。

  ——出少府官奴三万,便是前世,吕雉让吕释之摆上朝堂,并借此得以挂名郑国渠整修一事,从而捞取政治资历的妙计。

  而这一世,为了多凑点力役,让郑国渠修的更好一些,老娘吕雉便多出了一个法子:出钱,聘用功侯朝臣家中的私奴,以充作力役。

  但即便如此,因刘盈太子监国,力主整修郑国渠,而被提前的‘郑国渠河道减宽’一事,便也使得预算严重超出。

  无奈之下,刘盈也只能忍痛拿出‘石砖铺渠’这张底牌。

  实际上,‘石砖铺渠’这个点子,原本是刘盈打算在登基之后,花五到十年的时间彻底整修郑国渠,从而一劳永逸的办法。

  此次整修郑国渠,若不是力役不足,又没有足够的钱作为酬劳,刘盈根本没想过这么早就用石砖,铺设郑国渠的底部。

  但没办法,老爹刘邦大笔一挥,就让刘盈修渠;结果钱、粮、力役,又要啥没啥。

  再考虑到刘盈如今,还不到十四岁的年纪,以及老爹刘邦只剩一年多的寿命余额,就使得刘盈此番修渠,必须尽量做到完美。

  无奈之下,刘盈也只能拿出‘用筑建长安城所用之石砖铺设郑国渠,来试图感化百姓自发帮忙’,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但这个办法能否奏效的关键一点,便是‘太子尽出筑建长安之石砖,以修郑国渠’一事,必须被尽量多的人知道!

  最好连方才,刘盈在西郊切石场说出的那番话,也传遍整个关中才好!

  想到这里,刘盈不由稍一思虑,便带着讨好的笑容,上前在老娘吕雉面前跪坐下来。

  “母后~”

  “此事,儿似是稍出了些差池······”

  见刘盈这幅耍赖撒娇的模样,吕雉满是无奈的一笑,轻轻将刘盈扶起,使其坐回自己身边。

  “无妨~”

  “露布之上,虽不能书‘太子以筑长安之石砖修渠’,亦可旁敲侧击,言左右而提及此。”

  “及石砖运送沿途,多派些面善之官吏,便也就是了。”

  温言安抚着,吕雉不由稍一沉吟,便似是自语道:“若能再生出些许事端,以聚民于北阙······”

  说话得功夫,便将殿门处,一名做禁军打扮的武士小跑而来,遥一拱手,便有跑入殿内。

  “禀皇后、家上。”

  拱手一拜喏,那甲士便稍措辞一番,才面带纠结的抬起头。

  “长安功侯贵勋、朝臣功侯,言乃奉家上之令,此刻正各携家中私奴,于未央宫外滞留!”

  “亦有民上万,似误以为功侯百官集家丁、私奴欲击未央宫,正于宫外鼓噪······”

  听到禁军甲士的禀告,吕雉、刘盈母子俩不由双双面色一紧。

  片刻之后,待刘盈面带孤疑的侧过头,就见吕雉面上,涌上一抹由衷的喜悦。

  “此乃天意,亦欲助吾儿?”

  看着老娘嘴角那一抹戏谑,刘盈只觉脑海中,一根名为‘相信科学’的弦猛地抖动起来,竟隐隐有了些许崩断的趋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