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84章 当不得!万万当不得!

第0084章 当不得!万万当不得!


  “这······”

  “这该如何是好?!!”

  “无妄之灾!无妄之灾啊!!!”

  走出宣室殿,来到司马门、作室门之间的宫墙内,没等刘盈爬上宫墙,就听宫墙外,传来几声凄厉的惊呼。

  不由加快脚步爬上宫墙,就见未央宫北宫墙外,已然乱作一团。

  就刘盈亲眼所见,个把时辰前才见过一面的张苍、雍齿等人,竟和其余近百位功侯、朝臣一起,挤在了作室门外的门洞里!

  门洞之外,数百上千道衣衫褴褛,目光麻木的奴隶背对着门洞,虽摆出一副‘围护门洞内朝臣、功侯’的架势,却又无一不面带惊恐,脚下连连后退。

  宫墙外约三十步,亦已聚集了成千上万的长安百姓,杂乱无章的挤作一团。

  在靠近宫墙的百姓队伍前列,刘盈还发现:三五个看上去并未成年,大约和刘盈同龄的少年,竟双手握着几柄以木为质,状似钉耙的农具,对准门洞下的功侯百官以及奴隶群,摆出了一副极为标准的戟阵前推架势!

  宫门外如此嘈杂,作室门自也是早早就被紧紧关闭,看着宫门外的状况,作室门尉也只能是面上满带着焦急,在作室门上的角楼边沿来回踱步。

  “尔等意欲何为?!”

  “速速束手就擒!!!

  “若不然,莫怪吾等不客气!!!!!”

  听闻百姓人群中,传出的那一声声略显嘈杂,又满带着热血的咆哮,刘盈心下一笑,旋即暗自摇了摇头。

  “老爹这民心民望,可真是······”

  刘盈暗自腹诽的功夫,就见那三五个手持木耙,组成戟阵的少年,竟开始一步步向前挪动!

  见此,刘盈也不敢多做耽误,稍上前两步,来到了宫墙墙顶边沿的墙垛前。

  “肃静!”

  “肃静!!!”

  接连两声呼号,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刘盈只好又回过身,望向身后那几名满是焦急的禁军武卒。

  “速去取些铜锣!”

  听闻刘盈此言,那几名禁军武卒赶忙一拱手,飞快的跑下宫墙,从宫墙内的一座木亭中,取来了五六面禁军巡逻时,用来示警的铜锣。

  而后,便是一阵急促的敲锣声,在宫墙之上响起。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刺耳的铜锣声传入耳中,惹得刘盈也不由稍一皱眉,却并未不顾仪态的堵住耳朵。

  如此足足三十息,宫墙之外的嘈杂,才稍有了些许平息的趋势。

  见此,刘盈赶忙回过身,示意铜锣可以停止,旋即便走上前,手撑着墙垛,踩上了墙垛之间的凹陷处。

  刘盈此番举动,自是惹得身后的禁军武卒一惊,稍一迟疑,便见其中两人赶忙上前,紧紧抱住了刘盈的腿。

  对此,刘盈则似是毫无知觉,只高昂起头,望向逐渐平静下来的人群。

  “可有受杖之长者当面?”

  “若有之,还请出面于小子一叙!”

  听闻刘盈嘹亮的高呼,混乱的人群稍一沉寂,旋即又传出阵阵私语声。

  “此何人?”

  “看似年纪不大,许是宫中内侍?”

  “不对不对,俺见过宫中内侍,分明不是这身装扮!”

  见人群又渐显嘈杂,刘盈不由眉头一皱,一时之间,面色竟也有些郑重起来。

  就在这时,不知是不是听出了刘盈的音色,便见先前拥挤在门洞内的朝臣百官中,有几人从门洞内稍探出身。

  待看清被两名禁军武卒抱着大腿,立于墙垛之上的人,正是刘盈无疑后,那几人又回过头,朝门洞内说了些什么。

  而后,便是门洞内的朝臣、功侯扒拉开门洞外,不知是何人带来的家中私奴,旋即次序从门洞内涌出,在宫墙外跪作一地。

  “臣等,参见家上~”

  见门洞内的朝臣、功侯涌出,围聚于宫外的百姓人群先是不由稍一乱。

  待见这上百功侯朝臣跪倒在宫墙外,齐齐道出这一声拜喏,嘈杂的百姓人群,才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

  “家上······”

  “是何意啊?”

  听闻人群中的某个角落,传出这么一声嘀咕,先前在巷口吹牛的懒汉似是怕被人抢答一般,赶忙出声。

  “这都不知道?”

  “家者,社稷也;上者,主也;”

  “家上者,宗庙之根本,社稷之国本,故乃太子储君也~”

  颇有些自得的卖弄一番,懒汉却奇怪的发现,似乎并没有人出声附和自己?

  待懒汉疑惑地低下头,却见片刻之前,还争相踮起脚尖,拥挤着想看热闹的人群,已然尽数跪倒在地。

  “太子······”

  微一声呢喃,懒汉终是缓过神来,赶忙跪下身,恨不能钻到地底下去。

  而后,便是一声沉闷的轰鸣,响彻宫墙外的上空。

  “民等,参见太子殿下~”

  这一下,不用刘盈开口做自我介绍了。

  宫墙下的每一个人,此时都已经知道:那个屹立在宫墙边沿的人影,正是当今天子刘邦的嫡长子,汉室社稷的太子储君——刘盈!

  看着宫墙外一望无际,几乎跪满整个蒿街的一道道人影,刘盈终是暗自松了口气。

  微笑着一拱手,刘盈便满带着如沐春风的善意,将双手稍一抬,以示虚扶。

  “快快请起。”

  “孤年不及冠,实担受不起万民跪拜之大礼······”

  闻刘盈此言,先是功侯百官直起身,面上稍带着些许戒备,身体也十分诚实地挪动着脚步,往城墙的方向又靠近了些。

  至于宫墙三十步外的百姓人群,却似是没有做出示范的人,根本没人敢起身。

  如此片刻,终见人群外围,站起几道脊背深弯,发须花白,手拄鸠杖的老者,缓缓跨过人群,来到了宫墙之外。

  在宫墙外约二十步的位置停下脚步,那几位老者遂极其缓慢的抬起头,打量刘盈一番,便做出要放下手中鸠杖,跪倒在地的架势。

  见此,刘盈面色顿时大急!

  “当不得!”

  “万万当不得!!!”

  接连两声惊呼,刘盈便满是惊慌的看向宫墙之下,仍面带惊惧的功侯百官,示意赶紧阻止那几位老者。

  待张苍稍疑虑片刻,终咬牙上前,次序扶起几位老者,刘盈面上慌乱之色却丝毫不减。

  “竹筐!”

  “快拿竹筐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