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85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第0085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诸位请起,请起······”

  快步走上前,将那几位作势要跪下来的老者次序扶起,张苍便缓缓回过头,却见宫墙之上的刘盈,又从墙垛上跳了回去。

  “这······”

  稍待忧虑的侧过头,看看此时,已被百官功侯家中私奴挤满的门洞,张苍面上不由涌上一抹疑虑。

  “家上莫非,是要开宫门?”

  正思虑间,就听宫墙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咆哮。

  “闪开!!!”

  ·

  宫墙之上,刘盈正站在一只半人的竹筐前,面上满带着焦急和烦躁。

  在刘盈和竹筐之间,则多了一道双手抱拳,单膝跪地的身影。

  ——不是旁人,正是在宫门外混乱初显之时,下令关闭作室门的宫门尉:建成侯世子:吕则!

  见刘盈执意要下城墙,吕则面色不由又是一苦。

  “家上!”

  “此刻,宫外鱼龙混杂,百官功侯家中私奴、作乱之民皆鼓噪不休!”

  “若家上此时出宫,万一稍有差池,臣当何以面皇后?”

  “又何言以复家父?”

  “万请家上,三思才是啊!!!”

  听闻吕则之言,刘盈心下不由更急了一分。

  稍回过神,不由又心下一动,直起身,悄悄移到了距离墙垛更近的位置。

  确定宫外的人群能看到自己的身影、能听到自己的话语之后,刘盈终是深吸一口气······

  “吕则!!!”

  “尔安敢言宫外之万民,乃鼓噪作乱之贼子?!!!!!”

  声嘶力竭的发出一声咆哮,刘盈面上怒意更甚。

  “此万民,皆乃忠于父皇、忠于吾汉祚之忠臣义士!今误以为未央有变,方自发而至!”

  “此等忠臣义士,安能作乱?!”

  “孤身以为父皇亲子,更乃社稷之太子储君,此等忠臣义士,又安能于孤不利?!!”

  接连数声高亢的怒号,刘盈便走上前,满是愤怒的推开表兄吕则,一屁股坐在了系有粗绳的竹筐内。

  “放孤下墙!”

  见刘盈如此强势,墙顶上的禁军武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顶头上司吕则。

  如此片刻,待刘盈面呈不耐之色,终还是先前,抱住刘盈大腿的那两人站出身,将刘盈连着竹筐抱起。

  在被放下宫墙的那一瞬间,刘盈分明看见身后的宫墙之上,吕则正满脸麻木的瘫坐在地。

  见吕则一副受尽委屈,又没能得到理解的苦楚面容,刘盈心下不由稍一软。

  “唉······”

  “就当欠你一个人情。”

  “待此间事过,再伺机找补吧······”

  如是想着,刘盈面容便重归严肃,由那两个禁军武卒把着粗绳,缓缓放下了城墙。

  待竹筐落地,刘盈几乎是不做片刻停留,赶忙从竹筐中起身,快步跑上前,对先前那几位老者猛地一拱手。

  “小子见过诸位老者!”

  赶忙一见礼,刘盈不忘稍显做作的喘两口粗气,才又拱手道:“老者当面,小子反登高以俯视老者,万望诸位老者莫怪······”

  说着,刘盈不忘做出一副果真很愧疚的模样,似是对刚才,自己站在宫墙上俯视的行为感到十分惶恐。

  见此,几位老者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有些拘谨的连连摆手。

  “民等,不敢,不敢······”

  以一种极近沙哑,似是砂纸擦墙般的嗓音,极其缓慢的道出这句话,就见那老者费力睁开耸拉的眼皮,稍带迟疑的看向刘盈。

  “今日,老朽正于家中沐日,便听门外,有三两孩童喧闹,言未央宫,竟为贼子所击?”

  “老朽奇而起身,开门观之,又见路上人影绰绰······”

  说着,那老者便话头稍一滞,颤巍巍的稍走上前些,面带疑虑的望向刘盈。

  “莫非此间,另有隐情?”

  听着老者慢条斯理的道出此语,刘盈只面带恭敬的一笑,顺势扶住老者的胳膊,微微一点头。

  “确有隐情。”

  温尔一语,刘盈面上笑意更甚。

  “老者或有不知:前些时日,代相陈豨作乱,父皇已御驾亲征,欲平陈豨之乱。”

  听闻刘盈此言,老者赶忙一点头,旋即似是邀功般咧嘴一笑,露出了那口没剩几颗的牙齿。

  “嘿!”

  “此事,老朽知!”

  “老朽家中幼孙,有四人蒙陛下看重,充以为卒!”

  “更有子、孙七人,充以为运粮之民夫!”

  闻老者此言,一旁的其余几位老者似也是被激起了胜负欲,竟在年仅十四岁的太子刘盈面前,争相比拼起大军此番出征,谁家出了更多的子孙。

  “老朽不才,有孙六人为卒,子、孙十一人为民夫!”

  “那又如何?”

  “老朽孙辈足二十二人,尽数为陛下征以为战卒、民夫!”

  看着眼前几位小则六七十,大则八十余岁的年迈老者,竟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攀比起来,刘盈不由暗自摇头一笑。

  “男儿至死,仍是少年?”

  稍腹诽一声,刘盈面上却是极其严肃的上前两步,回过身,对几位老者满是郑重的一拜。

  “诸位老者家风严谨,忠义无双,堪称天下万民之楷模!”

  “孤代父皇,谨拜谢!!!”

  见刘盈如此郑重其事,几位吹胡子瞪眼,就差没上手揪头发的发老者稍一愣,旋即眉开眼笑的拱手一回礼。

  “殿下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嘴上虽这么说着,但几位老者神情当中,分明还是写有无尽的自豪。

  见此,刘盈又是哑然一笑。

  正要再开口,却见最开始开口那位,也是几位老者中年岁最长的那位老者,似是不服输的闷哼了一声。

  “哼!”

  “——吾四孙,乃于北军任伍长,掌兵卒四人!”

  满是憨态的一声嘀咕,老者便似毫不服输的别过头去,摆出一副不愿再看其他几位老者的模样。

  这一下,其余几位老者刚被按捺下的胜负欲,也是嗡时又被勾了起来。

  “——吾三孙,乃于云中任什长,麾下卒八人,伍长亦二!”

  “——嘿!这有何堪言?”

  “吾长玄孙,岁方二十有一,便已入北军为卒!”

  “乃父年三十又七,陛下此番御驾亲征,任其为民夫曲侯,掌民夫百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