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91章 雍齿这人,说来话长

第0091章 雍齿这人,说来话长


  待吕则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刘盈才终于长松一口气,面上僵笑一敛,重归先前回到宣室殿时,那副隐隐有些不愉的表情。

  看出刘盈的反常,吕雉却并不觉得疑惑,只笑着拉过刘盈的手,温和的爱抚起来。

  “究竟何事,竟外人当面,亦做那般愁苦面容?”

  说着,吕雉稍低下头,望向刘盈的目光中,也悄然带上了些许试探。

  “可是今日,世子于作室门有何不妥之处?”

  “亦或是吾儿,只无端不喜母家表兄?”

  听出老娘语气中的试探之意,刘盈只叹息着摇了摇头,勉强做出一副还算温和的表情,抬头强自一笑。

  “母后说笑······”

  “儿储位得保,皆赖母族舅长、表亲之力,儿又怎会于母家表亲不合?”

  “方才作室门外,若非世子恰在,儿还不知如何开口,又如何处置此事呢······”

  却见吕雉闻言,眼角顿时稍眯起些许。

  “嗯?”

  “方才宫外······”

  就见刘盈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从老娘的手掌间轻轻拉出,方将吕雉的手捧在了两手之间。

  “母后先前不也说:以石砖求力役,便需此事广传于关中?”

  “方才作室门外,长安万民集聚,岂不恰乃此事‘广传关中’之良机?”

  谦和的发出两问,刘盈面色之上,也不由稍涌上些许歉意。

  “若作室门尉乃外人,方才宫外,儿自不敢当众呵斥。”

  “然恰逢世子为作室门尉,儿便灵机一动,借训斥世子之机,以取信于长安民。”

  “及世子受此无妄之灾······”

  说着,刘盈不由憨笑着挠了挠头。

  “儿想着,都是自家人,待来日伺机找补便是?”

  “嘿嘿,嘿嘿······”

  看着刘盈稍待心虚的面容,望向自己的目光却丝毫没有躲闪,吕雉终也是放下心,佯怒的用手在刘盈额头上轻轻一敲。

  “如此伤损亲情之事,可偶为,不可常为。”

  “纵为,亦当速行修补,万不可寒了臣下之心。”

  见老娘如意料中般,并未因此面露不愉,刘盈自是憨笑着点了点头:“儿明白。”

  刘盈这般反应,吕雉心中疑虑自是尽消,片刻之后,却还是忍不住问道:“既非因世子之故,吾儿方才,又因何面露不喜?”

  略带困惑的发出一问,吕雉便又佯做幽怨的撇了眼刘盈。

  “往日,母亲可是再三训诫:为人君者,当外人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

  “怎又忘记了?”

  见此,刘盈才减缓的面容顿时又是一凝,牙槽竟也在片刻之间被咬紧。

  “还不是那汁方侯!”

  奴役难遏的发出一声怒喝,便见刘盈满是困惑的望向吕雉。

  “母后!”

  “雍齿那等鼠目寸光之辈,父皇因何要封其为侯?”

  “纵封之,亦可使其就国封邑,何以使其滞留长安?”

  说到激动处,刘盈更是直接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满脸恼怒的指向殿门的方向。

  “辰时之朝议,儿言求功侯百官家中私奴,唯汁方侯出身,竟以酬钱相问!”

  “方才宫外,又是汁方侯······”

  刘盈话还没说完,吕雉便轻笑着将刘盈拉着坐下来,手不住的抚在刘盈胸膛前,安抚起怒火冲天的宝贝儿子来。

  “母后知晓~”

  “辰时之朝议、方才宫外之事,母后都知晓~”

  被老娘拉着坐回软榻之上,刘盈又是愤恨的闷哼一声,面上仍是挥之不去的愠怒。

  “如此短视之辈,安能得封为一脉之始祖?”

  “待来日,儿必当去汁方侯之爵,夺其封土;凡雍氏一族,皆贬为庶民!!”

  看着刘盈从未有过的盛怒,吕雉稍呆愣片刻,目光中,便缓缓涌上些许欣慰,以及如释重负。

  “呼~”

  “知晓怒以立威严,便当非仁弱过甚·······”

  “甚好,甚好······”

  心中满是欢愉的点了点头,吕雉望向刘盈的目光中,那抹赞可之色便又更深了一分。

  稍一思虑,吕雉便面带微笑的侧过头。

  “汁方侯······”

  “盈儿果真想知道?”

  闻言,正处于即将暴走状态的刘盈不由嗡然一愣。

  知道?

  知道什么?

  略有些孤疑的侧过身,刘盈便见老娘吕雉面上,尽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稍一思虑,刘盈便不由试探着开口道:“母后之意······”

  “汁方侯如此作为,乃另有隐情?”

  迟疑的发出此问,不等老娘给出答案,刘盈又自顾自摇了摇头。

  “怎会?”

  “汁方侯雍齿,不过一只知短利,而不知长谋之鼠辈!”

  “鼠辈之所为,安能有何隐情?”

  看着刘盈颇有些可爱的玩儿起‘自问自答’的游戏,吕雉不由噗嗤一笑,旋即满是怜爱的摇了摇头。

  待刘盈又面带孤疑的侧过头望向自己,吕雉才将面色稍一正。

  “盈儿可还记得先前,薄姬带老四入宫时,母亲以何言告与盈儿?”

  听闻此问,刘盈只稍一沉吟,便有些不确定道:“后宫姬嫔,凡得诞皇子者,皆非良善?”

  就见吕雉应声点点头,旋即略带萧瑟的长叹一口气。

  “然。”

  “凡帝姬,得诞皇子,而母子平安日久者,皆非良善!”

  满是笃定的道出这句话,吕雉便抬起头,略带严肃的望向刘盈。

  “后宫,不过妇孺之所,帝姬、皇子,便已可言‘尽非良善’。”

  “纵后宫亦如此,又何论久伴君侧,为柱国栋梁之外朝功侯?”

  “须知此辈,尽皆自秦末起于行伍,汉祚未立之时,此辈非于战阵厮杀,便行于阴谋诡计之侧。”

  “自随陛下起于丰沛,前后近十载,此辈便助陛下先得灭暴秦,后还定三秦,又遭彭城之败、垓下之胜。”

  “如此近十载,至国祚鼎立之时,仍可得封为彻侯,食邑汉数千户之爵者······”

  语调晦暗的说着,吕雉不由话头一滞,面带郑重的望向刘盈。

  “正所谓一将功成,万卒骨枯。”

  “凡此辈每一人之爵、禄,皆取自将帅万人之亡!”

  “盈儿莫不以为,此等杀伐战阵,及至开国亦为亡者,当真有良善、痴愚之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