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92章 杀鸡儆猴,需要鸡

第0092章 杀鸡儆猴,需要鸡


  听闻母亲吕雉以一副说教的口吻,道出这一番对往后大有裨益的话语,刘盈纵是心中怒意微笑,也不由陷入短暂的沉思。

  开国元勋当中,会有好人?

  都不用老娘提醒,刘盈自己就一万个不相信!

  ——一将功成万骨枯!

  在这个以武勋作为功劳评价核心标准的时代,任何一个受封为彻侯的人,其得封的每一户食邑,都可能意味着数个底层士卒的生命!

  就拿这个时代,最具有代表性的武勋来说,便是‘先登’之功。

  先登,顾名思义,指的便是在攻城战当中,第一个站上城头,并为后续部队登墙,形成‘据点’提供掩护,从而为整场攻城战奠定胜势的士卒。

  而在一场攻城战胜利后,除了率军主将之外,获得赏赐等级最高者,便是先登之功的拥有者。

  可如此高等级的赏赐规格,自然也意味着相应的风险。

  ——夺取先登之功者,永远都只有一个!

  但为了夺取先登之功,而被守军刺下墙头者,却是数不胜数······

  光是一个‘先登’之功,就足以让成千上万的士卒拼命去争,就更别说世袭罔替,与国同休的彻侯之爵了。

  从这个角度上而言,吕雉说的一点都没错。

  除了萧何这样的后勤人才,但凡是跟着刘邦南征北战,立下武勋,并活着等到开汉国祚,遍封功臣那一天的人,绝对不会有哪怕一个好人!

  但没有好人······

  “并不意味着没有蠢货吧?”

  腹诽一声,刘盈便稍有些不服气的抬起头。

  “母后。”

  “封侯拜相非良善,儿自是知晓;可汁方侯······”

  “儿记得当年,若非留侯出言劝谏,父皇本不打算恩封雍齿。”

  “便是封,父皇亦是心存芥蒂,改‘什邡’为‘汁方’,以污封之······”

  却见吕雉闻言,只笑着摇了摇头,反问道:“陛下不喜汁方侯,可谓天下皆知。”

  “天下皆知之事,汁方侯会不自知?”

  见刘盈面色顿时一滞,吕雉又继续问道:“既知陛下不喜,汁方侯为因何屡屡出言,以非议国政?”

  “莫非雍齿此人,果真乃鼠目寸光之辈,竟短视至连保全自身之道,都全然不顾之地?”

  听闻老娘这接连数问,刘盈心中‘雍齿就是个傻x’的刻板印象终于动摇了些许。

  是啊!

  再蠢的人,也应该知道保住小命,别去惹一个讨厌自己的天子才是!

  汁方侯雍齿,一个斤斤计较到出私奴帮太子建渠,都要问一下有没有钱拿的‘精明’人,会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

  见刘盈终于不再固执己见,面上流露出思虑之色,吕雉才终是温尔一笑,重新将刘盈拉回身边坐了下来。

  “辰时之朝议,汁方侯可是以功侯百官献私奴,所可得之酬钱相问?”

  闻言,刘盈自是微一点头,就见吕雉又问道:“方才宫外,汁方侯可是以‘加罪自至未央之民’,相劝于盈儿?”

  听到这里,刘盈心中,便隐隐感觉到了些许不对。

  “这······”

  “招人烦的点,找的也太准了些······”

  “真是巧合?”

  正思虑间,吕雉终是又一问,才终是让刘盈感觉抓住了些许头绪。

  “盈儿想想,汁方侯之所问,不都是朝臣百官、功侯贵戚欲问,而不敢问之事?”

  “若无汁方侯出身相问,百官功侯纵不问,亦当心有所想。”

  “只碍于君臣尊卑,百官功侯不敢出身明言,只暗怀怨怼而已。”

  “这么说,盈儿可明白了?”

  言罢,吕雉便将满带着期翼的目光,撒向身旁的刘盈。

  而此时的刘盈,面上尽是呆愣失神之色,只在脑海中,极力的吸收着方才,老娘输出的这一股庞大的信息量。

  ——刘盈终于明白,汁方侯雍齿在今日,乃至过去几年的怪异举动,究竟是哪儿不对了!

  蠢!

  蠢到了极致!

  极致到甚至有些不正常!!!

  一个人,但凡不是精神有问题,而只是贪婪、短视,那都还能笼统的解释为:蠢。

  可自得封为彻侯时的汉五年起,至今,前后足足五年的时间,天下公认的‘蠢货’雍齿,都始终在不遗余力的作死!

  像今日这般不合时宜的跳出来,在朝议上说些不合时宜的话,这还都是常规操作。

  最夸张的时候,雍齿甚至曾对后宫嫔妃的德行、皇子公主的秉性提出过看法!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雍齿这些举动,已经不能算蠢了。

  汁方侯雍齿,根本就是疯了!傻了!!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傻子,却在帝王群体脾气暴躁程度排行表中数一数二,纵观青史也能位列前茅的刘邦日夜不休的喝骂、鄙视下,全须全尾活到了现在!

  按照刘盈前世的记忆,直到刘邦驾崩后三年,雍齿才寿终正寝。

  ——寿终正寝!

  ——反复在君王面前上演骚操作、唱反调长达近十年之后,汁方侯雍齿,居然寿终正寝了!

  非但雍齿本人得以寿终正寝,就连汁方侯的爵位、汁方侯国二千五百户食邑,都没有因任何原因而被削夺。

  起码刘盈记得,前世直到自己快死了的时候,雍齿的儿子雍钜鹿,也依旧头顶着汁方侯的爵位,在长安城内活蹦乱跳的。

  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一个精神上没有问题,却反复cosplay精神病长达十年,却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的汁方侯雍齿,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如是想着,刘盈终是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扔到着最后一丝不确定,稍带迟疑的望向老娘吕雉。

  却见吕雉见刘盈这番作态,只满带着欣慰的一点头。

  “不过片刻,便能想通个中利害,也不枉母亲往日之教诲?”

  听完闻言,刘盈终是面色复杂的直起身,抿嘴深吸一口气,旋即满是五味陈杂的吐出。

  ——杀鸡儆猴,需要鸡。

  汁方侯雍齿,就是天子刘邦精挑细选而出,并且能在合适的时机主动伸出脖子,供刘邦震慑朝臣的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