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93章 究极妈保男

第0093章 究极妈保男


  恐怕这,也正是汁方侯雍齿寿终正寝、其子雍钜鹿在位长达三十八年,以及汁方侯一脉足足传延九十年,直到历史上的武帝一朝,才终于因‘酬金罢侯’事件而断绝的原因。

  ——做刘汉天子御用,且可反复使用的鸡,便是汁方侯家族保全自身,安身立命之道······

  “连雍齿,都算不上绝对意义上的‘蠢货’······”

  “那其他的‘正常人’,又怎么会是好相与的······”

  回想起早晨,在长乐宫长信殿参加朝议时,所看到的那一张张或温和、或阳刚,或阴戾,或儒弱的面容,刘盈一时之间,竟有些感到好笑起来。

  尤其是回想起一个月以前,易储风波尚未平息之时,自己为了混淆朝堂视听,试图去责问丞相萧何的那一幕,刘盈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说如今的朝堂,百官朝臣、功侯贵戚人均王者、宗室,那刘盈顶天了去,也不过是个黑铁三!

  就连天下公认的蠢货雍齿,或许都能排到钻石!

  不得不说,发现这一现实状况的瞬间,刘盈心中,尽被一股无穷无尽的挫败感所充斥。

  但当刘盈稍平复下心情,看到身旁的母亲吕雉面上满带着期翼,以及些许怜爱看着自己时,刘盈心中,终于因自己的血脉,而涌现出了无尽的自豪和庆幸!

  ——不单因为父亲,是汉天子刘邦;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是皇后吕雉!

  真正认识到自己所身处的,是怎样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后,刘盈实在很难想象如果没了老娘吕雉,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怕不是刚穿越过来,就能被撕碎在新丰,跟太上皇一起入土为安?”

  心中自嘲一番,刘盈便稍显颓废的低下头,不住的唉声叹气起来。

  似是看出了刘盈的挫败,只片刻之间,吕雉面上那抹专属于母性的光辉,立时便更耀眼了些。

  “盈儿?”

  一声满载着柔情、慈爱的轻呼,待刘盈稍待痴楞的侧过头,就见吕雉轻轻伸出手,将刘盈的小脸捧上手心。

  “再不数月,盈儿便当年十四。”

  “盈儿可知道,陛下在十四岁的年纪,是什么样?”

  听闻老娘哄小孩般温和的语调,刘盈只稍带萎靡的一笑,语调中,也不由带上了些许随性。

  “父皇年十四,母后当还于襁褓······”

  却见吕雉温笑着摇了摇头,自顾自继续道:“莫言十四,便是四十四,陛下也还仍于丰沛之地,自得以为任侠呢!”

  见刘盈应声咧起嘴角,吕雉附和着一笑,稍敛面上笑意,目光中,不由带上了令人倍感安心的怜爱。

  “盈儿年十四,便于朝中之事初由知解,纵不深刻,亦颇为难得。”

  “陛下之年四十四,亦逊今之盈儿远矣。”

  “虽今时尚有不足,然往后,不还有母亲在?”

  稍带俏皮的一声反问,吕雉不由又温颜一笑。

  “若天公作美,母亲当还能得活二十载。”

  “往后,盈儿之所短,皆有母亲与身旁傅教,待母亲闭目之日,盈儿自也能独当一面,端坐御榻而制衡朝堂。”

  “嗯?”

  听闻母亲这一番真情流露,甚至隐隐带着些许承诺意味的话语,刘盈终觉心中挫败被驱散稍许。

  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太子刘盈,放下了对母亲吕雉所有的保留,和深埋于心底的戒备。

  “嗯!”

  “有母后在,儿什么都不怕!”

  略有些纯稚的一语,刘盈顺势跪坐在地,将头轻轻搭上了母亲的膝侧。

  看着刘盈还如往常般,满是贪婪的将头靠在自己膝盖上,吕雉面上的幸福,险些从那张饱经岁月蚕食的面容中溢出。

  “痴儿~”

  “麟儿······”

  怜爱的呢喃着,吕雉的手不住在依靠在膝盖上,正撒娇似蹭着自己腿侧的那颗小小头颅上不停地爱抚着。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吕雉才语调随和的发出一问。

  “以建成侯监郑国渠整修事,可是盈儿因宫外之事,而欲弥补于吕则?”

  闻言,刘盈只头都不抬道:“非,此儿早有之意。”

  “河渠整修事,便只是挂名,亦可得不菲政望;如此好事,儿自不愿与外姓。”

  “使舅父监此事,儿安心;舅父得修渠之望,日后于朝堂之上,亦可为儿助力······”

  听着刘盈不假思索的道出心中想法,吕雉只笑着连连点头,目光中的慈爱更甚。

  “甚好,甚好······”

  “嗯?”

  听闻母亲这两声呢喃,刘盈不由面色轻松的抬起头,将下巴戳在吕雉的膝盖上,眼睛也稍瞪大了些。

  见此,吕雉稍一愣,旋即哑然失笑。

  “母后是说,今日之事,盈儿办的甚好。”

  闻言,刘盈只弯眼一笑:“是母后教的好。”

  刘盈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惹得吕雉一阵浅笑不止。

  待刘盈又低下头,重新将太阳穴靠上自己的膝侧,吕雉不由又问道:“朝议之上,盈儿令少府拟‘忠臣薄’,可是欲于日后,清查功侯贵勋家中私奴?”

  就见刘盈又是一点头,连斟酌用词都懒得斟酌,便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

  “功侯贵勋多家赀万贯,奴仆上百;而依汉律,蓄奴一人,便当岁缴钱五算,即六百钱。”

  “如此,光萧相所献之奴百二十人,便当岁缴钱七万二千钱;功侯贵勋所献私奴三千余,当岁缴钱二百万”

  “然往数年,少府得奴算,岁不过数十万钱。”

  “儿以为,甚是不妥。”

  待刘盈道出这一层意图,吕雉又是满意的连连点头,旋即轻拍了拍刘盈的小脑袋。

  “天色不早,盈儿当回太子宫,以待少府登门。”

  听闻此言,刘盈只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却并未着急从地上起身。

  “少府入宫,母后随儿同见亦可啊?”

  “母后在,儿稍安心些······”

  这一回,吕雉却并没有再点头,面上也嗡时带上了些许严肃。

  “盈儿涉世未深,虽已稍知朝堂之事,然亦多有不足。”

  “少府阳城延,又乃专精匠事,而无通朝政之人;同少府对奏,盈儿独往便可。”

  说到这里,吕雉望向刘盈的目光中,也隐隐带上了些许训诫。

  “若欲习学为政之道,盈儿自今日起,便当学会如何独对朝臣。”

  “少府,尚还只是初课。”

  “待何时,盈儿可独对酂侯,而不为其欺瞒,才可独理朝政,独治天下万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