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四章 谎言,进击的老王

第四章 谎言,进击的老王


一路玩着手机,乔装打扮的宁凡来到了老王工作的大楼对面,点了一杯果汁,宁凡找了个可以远远看到老王工作大厦的地方坐了下来。

宁凡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蹲点。

这是电视里警察办案常用的监视方法,宁凡当然有样学样。

宁凡装作玩手机的样子却不时留意这窗对面的大厦。

他希望能从大厦里得到一些黑衣人的信息,最不济也能获得老王所在公司的一些信息,这样也好让他知道老王被关押在哪里。

至于报警,很抱歉,查无此人。

说实话宁凡现在都有些妈卖批的赶脚,他算是重新认识了老王一番。

老王一切都是假的,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王的亲生儿子,但那份基因报告却真是无比。

这一切显得很荒谬,事情处处透着诡异。

至于老王是谁,他没兴趣知道,不论老王是谁,是他生物学父亲这事没跑。

而且老王对他的宠爱是丝毫没有参假,甚至最后为了宁凡把自己都搭进去了,这让宁凡没法怀疑老王是否别有用心。

至于那些疑问,等找到老王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宁凡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

街上路灯亮起,但对面的大楼却并无灯光亮起,更无人员外出,好似并无人员办公。

宁凡有些意外,老王虽然没有带着他去研究所,但听他描述的样子,他应该不会骗自己才对。

没有任何收获,宁凡索性也就不再继续待下去,直接坐车回到客栈,他打算明天再来看看。

老王现在下落不明,工作的地方也没有人烟,救援老王这件事情可以说毫无进展。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宁凡变得有些焦躁,他开始有点担心老王的安危。

宁凡忽然想起黑衣人身上那个盾牌标志,这也许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他拿出手机搜索一番,却并无任何收获,按理说那样明显的标志不应该网上没有痕迹,要不就是被人故意抹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能抹除互联网上一切痕迹的存在,那只能是庞然大物。

宁凡嘴角抽搐着,他感觉老王这次可能是捅了马蜂窝了。

说是马蜂窝也非常正确,最起码一只蜂后现在正围着老王嗡嗡的转个不停。

视角转换。

炎之国,地下一处秘密基地的审讯室里老王正在接受“应有的”审判。

“王正熙,你是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公司规定你很清楚吧,那你为什么还明知故犯?”

金发碧眼,身着与黑衣人同款制服的女人目光不善的盯着王正熙,好似要把眼前男人看穿似的。

此人是老王所在公司的地区主管,此刻正是由这位平常跟老王不太对付的主管负责审讯。

要说老王出事谁最高兴,那这位叫科妮·庞德必是其一。

科妮原本是老王研究团的一位研究助理,但由于一直受到老王的长期压制,遂转为了行政岗,靠着出色的姿色逐渐成为老王的顶头上司,也就是炎之国东越分部的负责人。

此刻正是她发难的好时机,可谓是新仇旧恨一起清算。

王正熙微微一笑,无视了女人咄咄逼人的目光,慢悠悠的说道:“我很清楚,但却不得不做。”

“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科妮追问道。

“理由?我说为了研究你信吗?”王正熙一脸戏虐的看着女人。

科妮根本不信王正熙是为了研究这种鬼话,如果为了研究直接在实验室做就好了,根本没有必要将东西带出去,唯一的可能就是谋私。

对,必须是谋私,否则怎么将他踩在脚下。

王正熙一改往日老实认真的形象,变得生动起来,这让科妮有点意外,像是刚刚认识王正熙一般。

“说吧,你把带出来的东西藏哪了?”

王正熙向后一仰,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淡淡说道:“卖了,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知道的研究可是很烧钱的。”

信息对上了,科妮感觉终于揭开王正熙真正的面目。

谋私可是大罪,必须让老王坐实才行。

但女人眉头一皱,王正熙的地下实验室他们的人已经找到了,王正熙的话可以说是毫无破绽,但她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对了东西没找到。

科妮身体前倾,目光不善的盯着王正熙,“东西在哪?”

“我想一下啊,让你吓得都给忘了。”

“额……貌似给卖掉了。”

“卖给谁了,多少钱,现在钱在什么地方?”

王正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似乎吃定女的不敢把他怎么样。

“黑市卖了,那人叫鬣狗,卖的钱一部分买了实验仪器,一部分放在实验室,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找。”

科妮耳麦另一头,一个黑衣人看着监控说道:“王正熙说的没错,他实验室的确有不少忙仪器,而且鬣狗最近确实是收到一批材料。”

“但是,东西、钱都没找到。”黑衣人补充道。

当然名字老王只是随口一说,至于卖了没有,卖了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

既然已经确定,科妮开始逼问同伙下落,毕竟实验室丢掉的东西可不只是钱,上面想要的东西她可没找到。

“别狡辩,这对你没好处,识趣的就乖乖告诉我实验室的东西去哪了。”

听到这个消息,老王总算安心不少。

王正熙心中暗自赞叹,看来那小子已经把东西取走了,不然这女人就不会还来缠着他了。

王正熙心道这小子很上道吗,这都想的到,别说还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想到这王正熙心里放松了许多。

“我实验室被盗了?”王正熙故作惊讶。

科妮愤怒的一拍桌子,“别装傻,说,同伙是谁,是谁把东西取走了。”

王正熙装起了糊涂,“真没同伙,再说了这年头家里遭个贼不很正常吗?”

“我指的是实验室里面的资料。”科妮咬牙说道。

“什么,那些资料也被盗了?”老王故作惊讶。

“备份呢,我记得你做实验从来都有这个习惯的,别告诉我备份被你销毁了。”

“哦,那些东西啊,你早说嘛,你要是早说我不就告诉你了,你不问我还绕这么多弯弯,我也只能陪着你绕弯弯了。你这样绕来绕去,我怎么知道你想要问的是什么东西嘛。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我怎么告诉你呢?”这时老王直接三藏附体,说的女人头晕目眩。

“闭嘴。”科妮拍桌而起,显然她感觉自己被老王侮辱了。

“我再问一遍,东西在哪?”科妮声音带着刺骨寒意。

“呵呵,都在这里。”王正熙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

感觉自己胜利一筹,科妮继续加码。

“私自在外面做实验可是大忌,你知道的我们捏死你就跟蚂蚁一样,你要乖乖配合的话还有一线生机。”科妮见王正熙不说实话,直接撕下了伪装,开始威胁老王。

“好怕哦,那你们来啊。”老王做出引颈就戮的姿态,但却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科妮咬牙切齿,心中恨死了王正熙,但却还是忍着恨意,在王正熙耳边轻声说道:“别忘了你还有个儿子。”

深深吸了一口科妮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王正熙露出开心的笑容,“他还缺个后妈,我看你就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

“你。”王正熙的无耻直接让科妮破防。

“别你你你的,你们不就是觉得项目没有进展吗,我就是为了这个才自己做实验的,你晓得的我这既当爹又当妈的,时间根本不够啊。”王正熙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这也是老王的筹码。

要知道老王的项目可是集团的重头,3年没有丝毫的进展,高层的耐心早已消磨殆尽,此刻这一重磅炸弹就是老王嚣张的资本。

老王想法很简单,你想要的我有,想动我没门。

“是吗,那你有什么进展吗?”科妮愤怒的语气中带着急切。

“哎,你还别说,这个真有。”

炸弹爆炸,科妮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来。

就这么一会,煮熟的鸭子飞掉了。

科妮知道,扳倒老王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直到现在,王正熙才有跟他们谈条件的资格,既然他们想要那东西,那就必须坐下来跟他谈,没有自己他们根本做不出来。

看着王正熙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科妮就恨得牙痒,刚刚还是阶下囚,现在就开始在她面前端了起来,着实可恨。

“是吗,那可真是可喜可贺啊。”科妮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过,怎么证明你的突破能配得起你的小命呢?”科妮不死心。

“Kb11-31。”

这是一直困扰他们基因试剂研究更进一步的难题,这个难题的攻克意味着后续的研究计划就能立刻提上日程。

看着老王有些傲慢的态度,科妮更恨,要不是看在他才华的份上,她现在立刻就把老王拖出去喂鱼了。

科妮放在手指用力抓着笔,骨节因用力过大显得发青,可以看出她内心是多么不平静。

“说出你的条件。”科妮声音有些低沉,充满了不甘。

王正熙身体前倾,近距离盯着女人双眼,自信说道:“你们想要的我都能带给你们,不过你们得离我儿子远一点。”

科妮瞬间觉得宁凡奇货可居,她想立刻就把这张王牌攥在手里,这样她就有更多的资本走向高位。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我答应你,但你的研究进度必须加快,3年之内我要看到成果。”

王正熙知道这个老人才是这个公司的实际掌权,因此并不意外。

王正熙看向头顶的摄像头,爽快的满口答应下来,东西他已经做出一部分,现在仅仅是加速进程还是没问题的,时间方面尽在掌握。

老人盖棺定论,女人也没有留下的理由,愤恨的转身离开审讯室,临走还不忘狠狠的剜了王正熙一眼。

王正熙也没在意,他想要的已经得到,自然不会在乎一个小角色的不满情绪。

王正熙像获胜将军,高兴的像跟女人摆摆手,“我的建议记得考虑一下,不送!”

临走,老王还不忘刺激女人一番,这方面跟宁凡是如出一辙。

不过这个女人并没有那么宽阔的胸怀,记仇是必须的,她拨通了一个号码:“找到王正熙的儿子,时刻监视,有机会的话取到他的一些血液样本回来。”

显然王正熙并低估了女人的小肚鸡肠,他正得意的靠在椅背上回想着事情始末,如果不是宁凡想要做运动员,他真的不会冒险去盗取公司那关键的原材料,更不会引发后面这些事情。

那个药剂他可以说已经做出来了一半,另一半的构想他也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不断完善实验方案,排除错误选项。

至于宁凡的药剂,对老王来讲那只不过是附带发明。

他之所以不这么快的拿出来是因为害怕,害怕这药剂的面世将会带给这片大陆更大的灾难。

蓝星已经进入深空时代,蓝星的一切已经不能满足那些人的胃口,现在制约人们探索深空正是人类自身的寿命,所以越来越多的势力把目光转向生命领域,但这个瓶颈却一直未被打破。

王正熙真正担心的是当这层枷锁也被粉碎的时候,他不知道人类之间会不会形成更加残酷的倾轧。

王正熙不敢说自己就一定是打破命运的人,但他自己却有这个能力,这点他十分确信。

想到历史将因自己改变,王正熙叹息一声,“唉,我真是太难了。”

他风流潇洒的王正熙啥时候也这么忧国忧民了,他原本只要头疼一个宁凡就够了,现在却还必须兼顾天下大势。

艰难如我,如何是好。

王正熙揉了揉眉头,他真是承受了生命不该承受的重量。

而另一边的宁凡并不知道老王为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更不知道他才刚刚脱险就被另一群盯上了,他自己却还在为寻找老王而烦恼着。

一连盯了两天半的稍,最后却被环卫大爷告知那栋楼空置5年了,5年来根本没人进去过。

宁凡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合着老王是骗他的,这让他去哪里找。

宁凡并不知道的是,老王此时已经被偷偷的安排离开了炎之国,他的搜寻注定是一无所获。

至于去向,一切都是未知。

吐槽完不靠谱的老王,宁凡打算从黑衣人、盾牌表示这两个线索入手,但并不急于一时,只能慢慢找。

至于老王的生死,宁凡并不是特别担心,老王的生存能力堪比小强。

第三天,宁凡如约来到黄老三的店铺。

宁凡有些期待,他加入体制的第一步终于要落实了。

宁凡依然是乔装打扮,刚走进店铺便开口喊道:“老板,我来取你招牌了。”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黄老三腾地一下就跳了起来,“小子,你拆个试试。”

说完便将一个文件袋砸在宁凡怀里。

宁凡打开袋子一看,各种资料非常齐全,而且都盖有正规公章,他随机抽出几份上网验证一番,确认没有任何问题。

不得不说,黄老三办事的确有一手,这么短时间就这么完善,是个人才。

宁凡一脸遗憾,摇摇头叹息道:“事儿办的很地道,你这招牌我先给留着,等下次我再来拆。”

说完,宁凡痛快的转给老板30万,带着一脸遗憾离开了店铺。

黄老三气得直跳脚,还想再来拆老子招牌,看老子不整死个损色。

不过转头一想那所学校,黄老三顿时开心好多,双手轻轻一背,乐呵的说道:“小子,还跟我装,过几天你就知道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

宁凡知道老板可能从中作梗,但他并不担心这点,太好的学校他现在也不能去,目标太明显而且容易暴露,一般点的学校才最符合他的要求。

想到黑衣人的势力,宁凡就倍感压力山大。

嗯,小心点准没错的。

其实无论学校实力如何,宁凡自信都能带队伍走的很远,中学阶段的比赛个人能力的优势会被无限放大,因此他并不担心。

还有一点就是,高中篮球方面的成绩仅仅是你进入大学的参考,并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想要进入篮球方面特别好的学校就必须参加学校设立的招生测试,这一点无人能够例外。

宁凡也就是打定了这方面的主意才故意刺激黄老三,不然他也不会无的放矢。

如果黄老三知道宁凡现在的想法,估计会一头撞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