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十八章 让人窒息的58秒(求推荐)

第十八章 让人窒息的58秒(求推荐)


宁凡看到博荣的进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一刻他才认定原来博荣不止是个气管炎患者,原来还有侧漏的问题。

嗯,霸气侧漏。

这一球他是认同的,既还了宝鞍一个又能给球队提升士气,这才是核心球员的价值所在。

宁凡平时看博荣软糯非常,严蓓想怎么揉他就怎么缩,俩人是天衣无缝的配合。

但这种配合他却有些担心,毕竟球队核心的凝聚力往往是需要球员为载体的,如果当中最具代表的球员没有具备这种特质或者根本没有特质,那球队就极有可能失去灵魂,变得平庸。

他这段时间虽然一直看着惠北这支球队在训练,但他一直没找到这种特质,而现在他却看到那么一丝。

反观那支全新的宝鞍中心校队,这一点上他们已经领先惠北很多,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宝鞍的魂其实源于他们的主教练徐国兴,他手下的球员只是他选出来能够承载他核心理念的那些人,非常纯净的队伍,因此早早形成了微小的雏形。

至于球队完整的魂,想要形成却是异常苛刻,最起码两年一轮换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办到。

如果从球队凝聚方面来说,即使他们今天输了比赛,但收获一定不比赢了少。

视角转回赛场。

看到惠北球员的庆贺,毛浦已经没有刚刚的自责,因为他们已经做的很好了,只不过对方做的更好而已,他要做的就是带领球队继续进攻。

看到毛浦的改变,徐么非嘴角露出大白牙,这小毛孩子终于顺利出师了,往后的日子再也不用他操心了。

毛浦眼睛扫过每个队员,将他的自信一份份的传递给队友,他竖起右手食指,像是再告诉队友,我们还他一个!

凡是被毛浦眼神扫视过的球员都是露出自信的微笑,他们同时伸出食指,我们还他一个!

而宝鞍球员的举动像是病毒一般,迅速扩散到球场各处,先是宝鞍替补席,然后是他们身后的观众,接着就像涟漪一般迅速席卷整个球场,变成所有人都狂欢。

“还一个,还一个,还一个!”不知是谁起的头,还一个的呼声像海啸一般越来越高。

宝鞍球员相视一笑,这一刻他们准备好久了。

虽然场中加油声音甚少,但队员在博荣的喊声中迅速稳定下来,“这是对手对我们的挑战,各位兄弟,你们怂了吗?”

“不怂!”众人回应。

“那我们就拼拼看,到底鹿死谁手!”

“拼了!拼了!拼了!”惠北众人凝聚一心。

双方战火迅速蔓延,从球场逐渐蔓延到替补席,蔓延到观众席,只要进球必有各自球迷欢呼,甚至连对手罚球都干扰不断。

此刻,战争已经不仅是两队的之间的战斗。

宝鞍这边以毛浦、徐么非为首发起了强悍的进攻,中间时不时还穿插着悠悠楠的冷箭,如同铁拳冷箭组合不断冲击着惠北的防线,而惠北也不甘示弱,以博荣为进攻核心不断撕扯宝鞍防线,如同利刃一般一次次切开宝鞍防线。

双方你来我往谁也不肯后退半步,比赛已经演变成势均力敌的肉搏。

短短的十分钟里,两队优秀队员相继开始发威。

例如悠悠楠,前两节比赛慢悠悠的,也不太愿意参与进攻,仅仅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而到了第三节的时候,他开始穿梭于惠北各个防守的弱点之处,就像刺客一般不断寻找致命一击的机会,他通过不断释放冷箭给惠北制造了极大的防守压力,好在李炜拼尽全之下才稍稍压制一些。

而惠北最亮眼的还有古特思,他虽然开场就连吃两记火锅,本厂比赛还常常沦为背景板,但心态调整过来之后,他成为惠北内线最稳定的支柱,在防守端他不仅成功限制了毛浦的个人发挥,还顶住了宝鞍两内线的轮番冲击,可以说惠北现在的屹立不倒他功不可没。

还有李炜也可圈可点,防守端限制了宝鞍杀手悠悠楠的发挥,同时自己还有稳定的投篮,可以说给予了球队一定的支持,尤其是在队长博荣遭到对方重点关照的情况下。

在双方球员充分发挥的情况下,第三节最终以63-59结束比赛,宝鞍以领先4分的优势进入第四节。

而从第三节最终的比分来看,可以说明显惠北的矛更锋利一些,而宝鞍略逊一筹。

第三节结束休息时间,两队的气氛明显变得紧张许多,两边都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战术,双方球员脸色凝重,一看就知道接下来必是一场恶仗。

惠北想延续自己的连胜,宝鞍想为自己正名,两队各有目的,但宝鞍的新王已经登基,只差开国大典而已,为此他们需要更多的准备,也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不过这并不能说惠北就没有取胜的决心,看到球员那认真的样子就可以知道,他们想赢。

而惠北替补席上的吉祥物安道兴教练也是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看样子现在的惠北已经让他有了一丝的满意。

第四节比赛开始,由惠北发球。

博荣运球推进,他脑中想着严蓓的安排:“这场我们不能输,现在的宝鞍正在快速成长,而如今他们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赢了,他们就王者归来,成为我们进入省赛的强敌,所以今天我们必须赢,必须将它们踩在脚下。”

“你们都不想做垫脚石把,我也不想,所以我们不能输!”

“惠北,必胜!”惠北众人齐声呐喊。

博荣心一狠,看来今天得豁出去了。

博荣运球来到顶弧两米远的地方,见防守人还有一段距离,他抬头看了看框,想起宁凡给他的建议。

“你这叫射手?别侮辱这称号好吧。”宁凡对他的射程嗤之以鼻。

“理由!”博荣很是愤怒,射手是他的梦想,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宁凡没跟他哔哔,直接拿球来到离中线1米远的地方,做了个示范动作。

沉球,起跳,出手,压腕一气呵成,篮球高高的划过天空留下一条弧形的印记,然后精准的掉进篮筐中心,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看到宁凡的进球,博荣沉默了,这样的进球他做不到,但他也有不满,“这有什么用,这只会让成为教练禁止你上场的理由,而且这不是射手应该的做的事情。”

宁凡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你对射手的理解太狭隘了,射手可不是禁区外投个球那么简单。”

“我把射手分为三个等级,第三阶的就是以篮筐为中心6米以内的范围能够保持45%以上命中率的,我称他们为中投射手;第二阶是篮筐外6-7米的范围保持40%以上命中率,我称他们为远投射手;7米以外保持35%以上命中率的我称他们为超远射手。”

“说实在话,现在的你连一个中投射手都不达标。”

博荣不服,“痴人说梦,你去职业比赛看看有30%的命中率就是不错的射手了,你说的那命中率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到。”

宁凡神秘一笑,“你做不到而已,别把别人想的跟你一样废物。”

宁凡没有说出的是,地球上像诺维茨基,库里,利拉德那个不是远远超越上面的数据,他之所给个基本标准只是为了说明一下门槛高度,至于分层那是因为这地方没有三分线,他只能出此下策。

当然如果按照地球篮球规则宁凡的划分就显得很不专业,但蓝星这边却没这顾虑,甚至他都可以叫开创者。

他之所这样给博荣普及,也是出于好意,毕竟一个射手的价值不仅体现在他的命中率还包括了他的射程,博荣如果未来想有更好的发展,那射程问题就不得不解决。

还是那句至理名言,真理只在大炮射程范围之内。

博荣一时难以接受,宁凡的观点他闻所未闻,颠覆了他以往对射手所有认知。

而宁凡也不逼他,只是拿球从中线圈一路投到罚球线,每步一投,让博荣看的瞠目结舌。

宁凡也是运气好,没有一个球脱框而出,面子总算是有惊无险的保住了。

见博荣在挣扎,宁凡补充道:“想想射手的作用是什么。”

“不就是为什么关键进球吗?”博荣立刻回到道。

但突然他发现自己的理解有些偏拨,他跟严蓓一起合作久了自然在战术方面有一定的理解,他突然想到射手不仅是投进去那么简单,还可以为球队拉开进攻空间。

对了,如果从这点来讲,那岂不是……

这一刻博荣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他像是窥见了另一扇通往殿堂的大门。

“明白了?”宁凡见博荣恍然大悟的样子便知道自己没白说。

博荣点的头,他已经明白宁凡的用意,感激说道:“谢谢。”

而宁凡也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赛场上,面对悠悠楠的防守,他怡然不惧。

这次当他再次迈进篮筐7米的范围之内时,他已经不再感到陌生,有的只是超越自己的想法。

他学着宁凡当初教他的动作,沉球,起跳,出手,压腕,他高举着手臂,这一刻他是崭新的自己。

手起刀落,皮球划过天空,直接钻进了篮筐,超远的投球顿时让双方队员目瞪口呆。

“卧槽,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这是大部分人都想法。

现场在沉寂三秒以后,突然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这球太震撼了。

而悠悠楠有些皱眉,这怎么防?

要说惊讶的还有严蓓,她现在只想打死博荣,他这么打太不合理了,这战术明显超纲了。

嗯,搓衣板貌似可以换个钢制的了。

比赛继续,接下来的时间博荣用他的投篮让严蓓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就是博荣的常规武器。

虽然不合理,但命中率的确可以。

而宝鞍这边也是防的非常吃力,由于防守被博荣单独拉开一块,他们的防守体系明显变得有些反应迟钝,也不再完整,惠北的进攻在这期间则更加的流畅。

虽然博荣这点已经超神,但宝鞍也不是吃素的,在徐么非的配合下,毛浦对篮筐的肆虐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出于犯规的困扰,古特思对他的限制已经非常有限,而毛浦也带着宝鞍用以攻对攻的方式狠狠顶住了惠北的反扑。

终场前2分钟,惠北抓住宝鞍队员的一次失误,通过快攻将比分改写为81-80,双方只差一分。

这是惠北的士气已经如日中天,队员已经双眼冒火,这一战他们能赢,这一刻他们看到了希望。

宝鞍进攻,徐么非掩护,毛浦持球,转身,出手。

毛铺眼中透露出坚定的信念,这球必须进。

但古特思突然发力,高高跃起,在球即将飞过头顶的时候,用中指轻轻点在皮球的下边。

毛浦眼睛一缩,大声喊道:“篮板!”

徐么非,立刻篮下卡位,随时准备抢板,但惠北队员却抢先一步,与古特思配合之下一前一后将徐么非、毛浦直接卡在身后。

古特思这次没有给毛浦两人任何机会,直接将篮板稳稳拿下,然后快速传给博荣。

博荣持球快速奔向前场,通过快攻轻松拿到两分,惠北以81-82的比分终于获得领先。

哨声响起,宝鞍申请了暂停。

惠北球员自发围在博荣身边,转着圈庆贺领先,简单庆贺一番后,众人便来到场边听取教练安排。

双方气氛更加紧张,而场边也是同样如此,此刻的胜负已经非常难料。

这时候,宁凡旁边的同学则有些迷惑,问道:“你猜谁能赢?”

“你不是不信我的吗?”宁凡一脸鄙夷,你不信还问我干啥。

那人也不尴尬,“就问问而已。”

宁凡看着宝鞍的教练淡淡的说道:“最后宝鞍会赢。”

“为什么?”对与宁凡的话他已经相信了一半,但却找不出理由。

“因为宝鞍还有底牌,而惠北已经拼尽全力了。”

比赛归来,离终场还有1分19秒,满打满算的话只有4个回合,双方各有2次机会,就看宝鞍能不能防下惠北的进攻。

比赛开始,宝鞍持球进攻。

惠北这边明显加强了对毛浦跟徐么非的防守,甚至严蓓还告诉古特思,关键时刻可以犯规,拼着下场也要阻止宝鞍进攻。

宝鞍这边依然是徐么非顶弧串联,通过毛浦完成最后终结。

已经可以想象,古特思不惜代价的防守一定可阻止毛浦继续得分,而毛浦在吸引古特思防守注意后却做出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他传球了。

是的,他传球了!

关键时刻,作为球队的核心他放弃了进攻机会,选择了相信队友。

摆脱防守的悠悠楠躲在底角附近像是被人遗忘的幽灵,在接到毛浦的传球后,他没有丝毫的调整,直接起跳出手,看着篮球划过天空他嘴角露出冷笑。

什么是刺客,关键时刻给你致命一击的就是刺客。

在宝鞍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篮球直接一头扎进了蓝框。

赛场顿时呼声一片,这样的比赛太好看了,他们有一种看总决赛的感觉。

宝鞍众人只是笑了笑并没有队员上去庆贺,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终场前58秒,比分83-82,宝鞍领先。

毛浦举起右手,慢慢收拢四根手指,只余小拇指竖立空中,像是收到信号一般,宝鞍众人开始立刻行动起来。

他们立刻找到自己的防守目标,死死贴着自己的防守目标,不给他们一点接球的机会。

这时,坐在观众席的宁凡眼睛一缩,全场紧逼。

对于惠北的年轻球员来说,全场紧逼就是一剂鹤顶红,致命且无解。

宁凡的担心很快得到验证。

突然的变化打的惠北措手不及,发球的队员急的满头大汗,他根本找到一个可以接球的人。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眼看即将罚球违例,他只能将球传给刚刚摆脱防守人的李炜。

李炜见球朝自己飞来急忙上前接球,这球他可不能失误了。

但是在李炜的手指即将解除篮球的同时,他的旁边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将球劫走。

“坏了,球丢了。”李炜心中咯噔一下。

他急忙去追球,却慢了一步,悠悠楠直接摆脱他完成了上篮。

比分来到85-82,比赛时间只剩49秒。

而此时惠北已经没有了暂停,严蓓只能在场边大声的吼,给队员安排战术。

惠北再次发球,这次惠北在严蓓的安排下有2名队员进行接球,而宝鞍好似放弃了紧逼,惠北得以正常发球。

但宝鞍在没有锁定胜利之前怎么会如此大意。

就在惠北众人以为宝鞍准备阵地防守时候,宝鞍球员却悄悄贴近了惠北球员,在惠北球员走过中线的刹那,宝鞍再次施行了全场紧逼。

惠北负责推进球员直接被开在前场中线附近,被逼到死角的李炜不断用身体顶开防守球员的挤压,却依然被逼的走投无路。

无奈之下,他只能冒险将球传给前来接应的博荣。

球从防守球员的手臂空隙飞过,横着飞向飞奔而来的博荣。

但求却在半空直接被徐么非截下,徐么非立刻传给早已跑到前场的宝鞍球员,宝鞍再次轻松取得两分。

比分来到87-82,比赛还剩32秒,比赛已经失去悬念。

接下来的时间虽然惠北有想反击,但依然被宝鞍队员牢牢卡死,没有取得任何得分,而宝鞍在最后时间也放弃了进攻,将时间耗完。

可以说终场前将近1分钟的时间里,惠北被宝鞍死死扼住了喉咙,最终惠北窒息而死,宝鞍踩着惠北上位。

而观众也被这窒息的1分钟屏住了呼吸,如此宝鞍让人恐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