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二十一章 小凡凡,你准备好了吗

第二十一章 小凡凡,你准备好了吗


晚上11点半,弘欣公寓。

宁凡躺在床上,思考着博蓓组合的邀请,说是邀请其实却是要他去打工,免不了劳心又劳力的下场。

说心里话,他感觉现在进去有点早,不是因为个人能力不达标,而是因为这与他的原计划有些时间差。

按照他原先的计划,他准备在17或者18周完成入队测试,现在足足提早了3、4周,这让他没有充分的时间来了解球队真实状况,也少了找帮手的机会。

恰恰他现在进去的任务就是解决球队暗藏的危机,时间方面的腰斩这让他措手不及。

只能说天意弄人。

他现在两眼一抹黑的直接进去,那只会增加他处理危机的时间,也耽搁自己训练,毕竟在他看来旁观者最清。

“现在不适合进去搅局啊。”宁凡有些头痛,这博蓓组合真是看得起他,给他出了这么一个大大的难题。

按照严蓓的要求,中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人的问题。

博荣队中的角色定位注定了他不能偏向他们太多,也就是说支持力有限的很,最多的就是精神上的支持,也就是说毛用没有。

严蓓呢,她把这件事放手给他来做的意思就是没打算自己出手,或者到关键时刻她才会出手,而她给与的支持也只能是上场时间方面的,其它就爱莫能助。

“草。”

宁凡心中也是一个大大的草字。

他现在不仅进入时机不对,还得不到很好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他没人可用啊。

他不能一个人单身蛮干吧,打架还必须有个小弟,这孤胆英雄的角色真心很累啊。

“时间这么紧我去找谁呢?”宁凡陷入了苦思。

说实话,他想来想去还真的找不到人,他在班里就认识庄晴一个,扩展一点可以加上博蓓两人,除此之外仅仅是对球中那仅有点头之缘的队员,而这些人他都不能去找。

“麻烦,真让人头痛啊。”宁凡揉了揉眉头,不再去想这个难题。

第15周,周一,下午5点。

宁凡列席了球队的赛后分析研讨会,当然他只是坐在一旁静静观看,跟安教练一般,静静的做个吉祥物就好。

这场研讨会他原本没打算参加的,但考虑到是一个了解球队的窗口,他还是主动找严蓓要来了这次机会,不过他也事先声明,他只看,只听,不说。

研讨会首先从严蓓开始将起,因为她是球队的主教练所以由她开场最为合适。

严蓓的分析能力毋庸置疑,不管是战术层面的双方对比还是针对球员个人的技术分析她都做的非常细致,基本上一场比赛从战术、技术两个层面她都进行了说明,一旁宁凡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能说处处到点。

而作为球队队长博荣的发言就只能说粗略不堪,除了球队执行问题,他说的更多是个人问题,扛锅就是他的中心思想。

而博荣的扛锅行为,却让很多球员不能接受,全场来看,博荣上一场20+的表现足够说明他为球队做出的贡献,而每当球队需要支援的时候也都是他站了出来,可以说从个人表现方面来讲他无可指摘。

博荣话音刚落,古特思便立刻起身驳斥,“我不同意队长的发言,这次比赛失利的锅应该我来背,是我的冲动不冷静让球队陷入了被动当中,在这我想先向各位队友道个歉。”

“对不起,是我做的不够好,连累了球队,请大家原谅!”说完古特思面向众人直接来了个90°的大鞠躬,可以说诚意满满。

“老古,你也是被人家算计了,不怨你,这事搁谁谁也上头不是。”李炜首先回应道。

“对,这事不能怨你,连宝鞍主教练都承认是刻意针对你的,况且后面比赛中你不是将功补过了吗?”古特思马仔继续说道。

“对,这事不能赖你。”

“都是宝鞍主教练做人不地道。”

渐渐的原谅成为评价古特思自我反思的主题词,毕竟古特思固然有不足,但他已经将功补过,现在谁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时,古特思打断了队员你一言我一语乱糟糟的场面,继续说道:“谢谢各位理解,不过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按照严教练所指出的缺点进行强化训练,一定尽我所能为球队提供更多的支持,也希望大家能够对我进行监督。”

古特思的这两段发言随即获得了球队上下一致好评,一个虽有不足但却努力为球队付出的优秀球员形象就在以他为首的小团队的配合之下树立起来。

他之所付出这么多,其实也很简单,他想获得更多人的认同,他要引领球队。

古特思心中暗暗一笑,计划顺利。

在众人都以为古特思的赛后总结已经完结时他却话音一转,转身向严蓓提议道:“严教练,我有几点建议想说一下。”

严蓓欣赏的点点头,“你说。”

看到严蓓欣赏的目光,古特思信心更足,他鼓起勇气大声说道:“第一点,我想训练当中加强跟第二、三阵容的磨合,这场比赛当中我感觉自己跟他们之间的配合还不够默契,我想加强一下,也好为球队提供更多的战术配置空间。”

“嗯,建议合理,我答应了。”

“第二点,通过这次比赛我认为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能不能让第二、三阵容的队友多一些上场时间,毕竟后备力量方面我们其实跟其它市的强队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严蓓有些意外,古特思今天开窍了啊,居然想的这么周到,既然他想带着球队变强她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没问题,你考虑的很周到。”

“第三点就是,请严教练增加我们日常的训练量,我想提高自己,我想为球队做更多的事情,为队友提供更好的帮助,我不想输,请教练支持。”

“请教练支持!”李炜和几个伙伴立刻附和道,这是他们刚刚讨论决定的事项,毕竟加强训练对他们而言也是极大的提升,效果从最近的连胜就能看得出来。

刚听到加强训练一些球员还不乐意,但看到古特思那勇于献身,敢于承担责任的样子,他们动摇了。说心里话输了比赛的滋味确实不好受,不想输这三个字也是他们心中的期望,因此咬牙之下他们还是默认了。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我就不阻拦了,训练量回头我会给你们一个科学的提升方案,回头我投光幕上你们自己看。”

听到严蓓同意他的建议古特思满心欢喜,急忙称谢,“谢谢严教练的支持,我们会努力训练的。”

看到古特思的带动卓有成效,严蓓忽然轻松许多,心想这样的球队才像样嘛。

想到这她就心中就隐隐有些痛恨宁凡,这人太讨厌了,昨晚还拿她打趣,这该死的混蛋,早知道就不求他了。

博荣的想法跟严蓓一样,不过他对于把宁凡引进来这件事持乐观态度,毕竟多个强力球员对球队整体而言还是非常重要。

看着古特思的表演,宁凡觉得这人还不错,但细细想来却有些别的意味在里面,具体什么他却想不出来,只能说第六感在作怪。

宁安心里暗暗自语,“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资料还是太少了。”

古特思之后,其他队员也相继发言,不过都都没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听听就好。

下午的研讨会足足讨论了2个半小时,可以说是这两年中赛后研讨最长的一次,没有之一。

下午7:30,讨论会结束,。

会议上最受人关注的古特思并没有着急离开,反而带着许多他熟悉的队员开始了训练,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别人,他古特思这次是认真的,那些建议他不是说说而已。

看到带头训练的古特思队员们深受感动,而转性的古特思影响力还真不是盖的,不仅会上所有支持他的球员都留了下来,而且许多没有表态的队员也加入了训练行列。

古特思看着默默锻炼的众人会心一笑,看来他今天的计划非常成功,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按部就班一点点的得到其他队员的认同。

心情大好的古特思训练起来更加卖力,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感谢宁大魔王了。

古特思的小心思也许严蓓、博荣没有发现,但久经人事的宁凡却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毕竟这样光辉的形象除了刻意打造之外他想不出任何途径,毕竟古特思不是圣人,也不会在平凡中展露峥嵘。

当然,宁凡目前仅仅只是怀疑古特思,并无任何证据。

最后,宁凡给古特思总结了一下,那就是——准帝级别的表演。

宁凡不知道古特思的具体想法是什么,也许会影响他的后续计划,也许不会有任何影响,一切都还需更近一步的观察。

现在已经开了个好头,毕竟球队问题的头号嫌疑人已经被他找到。

会后,博蓓两人陆续找宁凡询问是否有发现,但宁凡都以毫无进展给挡了过去,疑罪从无的原则他是知道的,况且他想完成严蓓的要求也需要时间,现在出手只会打草惊蛇。

说实在的宁凡现在也只是知道古特思有这个倾向,他有没有同伙,有多大规模他都一无所知。

宁凡最终的目标是将球队拧成一根绳子,不是将其拆分,所以他必须争取更多队友的信任,这点上他不知道古特思早已领先他一步。

……

宁凡再次与庄晴相见却是周二下午的体育课上,一群少男少女穿着简短的运动服,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不用看就知道这道风景线非常靓丽。

宁凡正躺在草坪上欣赏天空美景的时候,一道身影顶着太阳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

庄晴刚刚完成热身运动,小脸红扑扑的,额头微微泛起汗水,整个人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她站在宁凡头部一尺远的地方,弯下身子笑着对宁凡说道:“宁凡同学,原来你着这里啊。”

微风吹过,吹动了她的秀发,吹起了她的裙角,好风景啊。

宁凡回以微笑,“庄晴同学,你来了。”

“嗯!”庄晴开心的点点头,然后坐在了宁凡右边的草坪上。

“前天蓓蓓找你了吗?”

“找了,而且还给我提了一大堆要求。”想起严蓓的要求他就头疼,纯粹就是八字不合被克的。

“那个,不是我让她去的,我只是……”

“我知道,这跟你无关,而且我也按照我们的承诺开始帮她了。”

“来,陪我一起看看风景。”说完宁凡粗暴的抓着庄晴的手,将她拉倒在草坪上。

“啊——”庄晴被宁凡打的措手不及,倒在了地上,她急忙用右手捂住裙子,防止被风吹起来。

庄晴红着脸,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着,宁凡同学这是要我陪他吗?

“别乱想,看风景。”

“哦,好的。”庄晴努力闭上眼睛,将所有的胡思乱想一股脑的跑掉,然后睁开眼睛看向天空,“哇,好漂亮的云彩。”

湛蓝的天空漂浮着大朵大朵的白云,大风轻拂,随意将白云揉捏成各种形状。

天空中云彩的肆意变换深深吸引了庄晴的目光,她兴奋的指向天空,“宁凡同学,你看那朵云彩像不像是跳舞的小狗?”

“还有旁边那朵,多像一个机器人。”

“还有,还有……”

宁凡静静听着庄晴的惊叹之语,双眼怔怔的看着天空,享受着轻风拂面的惬意,慢慢的他陷入了睡梦当中。

梦中具体做了什么事情宁凡已经忘了,他只记得自己被人绑架了,捆住了手脚,整个人动弹不得,之后便被黑衣人一刀劈下,吓得醒了过来。

醒来第一时间他就发现自己还真是被人捆了,不过不是用的绳子,是庄晴化身的八爪鱼。

宁凡苦笑不得,还真是梦境照进现实。

此时庄晴的头枕在他的胸膛之上,右臂搭载他的小腹上面,梦中还不忘仅仅抓住他的衣服,而她的右腿则搭载自己的腿上,现在他已经是动弹不得。

不过最让宁凡欲哭无泪的是他胸膛湿了一片,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口水。

“妈妈!”庄晴挣扎几下,突然一下子惊醒,眼睛露出茫然的神色。

原来一切都是梦。

但她忽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刚刚,貌似她睡的地方是……

现在一瞧,我居然抱着宁凡同学睡着了,这……

庄晴双手暗暗抓紧衣服,脑袋已经变成了红红的火炉。

怎么办?

庄晴心里挣扎不断,这种情形让她怎么做才好。

这时宁凡的声音传来,有些虚弱,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创,“庄,庄晴同学,你,你能不能先放手。”

庄晴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抓的不是自己衣服,更关键的是她右手的抓的位置着实有些尴尬。

庄晴立刻放手坐了起来,此刻她已经是脑袋冒蒸汽的状态,

庄晴快速的把衣服整理好,整个人有些懵,双手置于于胸前,右手还残留着那种触感。

“你,你没事吧。”庄晴有些害羞,毕竟她把宁凡抓疼了,而且位置实在难以启齿。

宁凡滚在地上,一副痛的要死的样子,硬撑着说道:“我,没事!”

庄晴看宁凡很痛苦的样子,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要不,我给你揉揉?”

“揉揉?”宁凡声音一下子就变的尖锐起来。

“不,不需要了,我一会就好。”宁凡侧着身,丝毫没有起身的样子。

看到庄晴并没有离开的样子,宁凡只能自己解决,“庄晴同学,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宁凡起身小跑着的离开了草坪,却是径直跑向洗手间。

开什么玩笑,宁凡大魔王堂堂的男子汉怎么能被一个小女生吓到。

庄晴看着宁凡的背影有些呆滞,他不是说肚子疼么?

五分钟后,宁凡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出现在厕所门口,刚刚所有的不适已经已经消失不见。

宁凡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正欲回教室的他却被迎面而来的几人堵住了去路。

宁凡试了几下,每次都被几人挡了回去。

他这才发现,宁大魔王居然被人劫路了,宁凡疑惑的看着来人,“你们想干嘛?”

“跟我们走一趟就好。”一头黄色头发的小个年轻人一副很拽的样子,不阴不阳的对着宁凡说道。

“别闹,现在没空。”宁凡懒得搭理几人,直接拒绝了黄毛的邀请。

黄毛一笑,这人有意思,看到他们居然没跑,而且还有胆量拒绝他的要求。

黄毛一下子就来了兴趣,“知道我是谁吗?”

“有必要吗?”

旁边几人笑呵呵的样子,对黄毛吃瘪好似已经提前预见一般。

黄毛脸色一黑,怒斥道:“都别笑,给我严肃点,我们现在是在劫道,想笑也要要分清场合。”

黄毛一副严肃的模样别具一格,看的宁凡也想发笑。

黄毛也是注重形象的主,呵斥几人后,拿出手机展成视频模样,点开链接让宁凡观看,“不认识我没关系,我大哥你总认识吧。”

视频中李元三正在篮球场汗流浃背的锻炼着,被人问道你有什么愿望时,李元三对着镜头讲:“小凡凡,我要正式向你发出挑战,你,准备好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