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三十八章 惠北VS青羊(二)

第三十八章 惠北VS青羊(二)


连两次续被人家暴扣,青羊场上球员也没了脾气,根本防不住这怎么搞。

青羊主教练将队长胡龙拉到场边低声耳语了几句,而后在胡龙的带领下队长青羊的士气为之一振,场上形势陡然发生了变化。

随后的几个回合中,青羊明展现了防守等级调到了最高那种坚韧,但效果嘛……

收效甚微。

第一节上半段算是双方的试探进攻,惠北这边要磨炼队员,而青羊则是在寻找惠北的阵容的底线,双方你我都不熟悉。

相比于青羊进攻的频繁顿挫,惠北新人则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惠北新上场的宁凡、李元三并没有预想的发病,反而越打越顺,越战越勇,这让众人很是惊讶。

青羊的主教练还特意派队员包夹两人几次,通过给两位新人施加压力来寻求突破口。

李元三失误两个后,在宁凡的另类解释之下变得怒火中烧,进攻变得更加爆裂。

怒气值蓄满的李元三已经不是青羊能轻易防守下来的,即使遭受多人包夹李元三也没了刚刚的慌张无措,反而变得狠辣果决,对青羊内线产生了不小的杀伤。

看到战术无效,青羊主教练眼角抽搐不停,询问助教,“惠北哪里来的新人,这怎么可能是新人!”

从宁凡两人的上场数据来看的确如此,为0的出场次数表明这两人是100%的新人。

但两人表现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除了技术表现略显稚嫩的李元三外,两人心态方面老成熟了,完全看不到新人的影子,更别提发病了。

场下的严蓓也是暗叫幸运,两人表现都这样出色了她还能如何不满?

在宁凡的带动下,惠北第一节就像是这周四的练习赛一般,打的轻松自如。

倒计时归零,第一节比赛以26-17结束,惠北领先进入第二节。

青羊由于进攻受挫,球员情绪十分低落,第一节刚一结束青羊众人就立刻回归休息区,他们低头坐在板凳上默不言,内心皆叹现在的惠北太强了。

休息期间,庄晴像宁凡表达了自己的强烈抗议,总结起来那就是球。

对,宁凡送她的球她等了一节都还没看到,而这段时间里她却在不停的看着时间。

宁凡看到神情焦急的庄晴有些疑惑,她难道有什么事?

宁凡问严蓓:“庄晴下午有事?”

严蓓没好气的瞪了宁凡一眼:“你家庄晴的你都不知道?”

“???”宁凡满头问号,他没听庄晴说过啊。

看到宁凡一脸懵逼的情况,严蓓叹息一声,看来庄晴什么都没告诉他。

她也没打算透露闺蜜秘密,只是摇摇头。

宁凡看到严蓓有事瞒着他,立刻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马上转身向后面的庄晴大声喊道:“第二节,第一个球,送给你!”

赛场嘈杂,但庄晴还是听懂了宁凡的意思,她欣喜的点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宁凡的礼物,她很期待。

休息时间很快过去,哨声再次响起,第二节比赛正式开始。

好事多磨,第二节比赛一开始,惠北就发生了不小的失误。

发界外球的李元三不小心踩线了,但这一幕被光脑立刻捕捉,惠北因此失去了球权。

准备给庄晴送礼物的宁凡呆滞原地,这也行?

说好的第二节,第一个进球送人的,现在难道要他食言?

不行,绝对的不行!

宁凡看着正在发球的青羊队员,目光闪烁。

看着呆在原地的宁凡,李元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歉,“对不起,凡哥。这次是我大意了,下次不会再犯了,我保证!”

对于搅黄自己好事的李元三宁凡没给好脸色,他恶狠狠说道:“滚去防守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你坏我好事。”

被人大骂李元三只好闷闷的回去防守,这是他有错在线,而且还坏了凡哥的好事,确实该骂。

宁凡看着场边焦急等待他进球的庄晴,立刻打定了主意。

现在球权在对方手里,他必须要拼一把。

这一刻宁凡将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整个人如同蓄势待发的猛兽。

另一边,毫无察觉的青羊还在慢悠悠的组织发球。

青羊界外发球,后卫持球一到前场宁凡立刻贴上去,不停用防守给对方施加压力。

青羊的后卫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只打过区赛,在宁凡强悍的防守下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摆脱,渐渐的心里开始慌张起来。

忙中出错,宁凡抓住机会一把断下了皮球。

宁凡这一疯狂举动顿时让严蓓以及场上队员看傻了眼,宁凡这是唱哪出,赛前严蓓可没有这样的安排。

看到宁凡断球成功众人仍难以置信,这球那么容易断下来,那青羊的后卫心理素质那么差?

众人只看到宁凡断球简单,却忘了宁发施加在这名球员身上的防守压迫力,那种窒息的感觉相信任何一个高中生都无法承受。

看到宁凡断球后直接奔向前场,庄晴的整颗心都悬了起来,这是送给我的那球吗?

是什么样精彩的进球呢?

好期待……

庄晴目不转睛的盯着宁凡奔跑的身影,好像要把每一帧画面都刻在脑海。

宁凡从篮筐左侧40°斜斜插向篮筐,在即将踏入禁区的时候宁凡双手合球,整个人像是压缩到极致的弹簧。

下一刻,他左脚猛地一下蹬地,球鞋与地面产生剧烈的摩擦,伴随着尖锐的摩擦声将身体送上高空。

升至最高点后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打开,双手高举篮球好似将要暴扣。

暴扣吗?庄晴眼睛闪闪发光。

但在篮球即将接近篮筐的时候宁凡却又如张至最大的弹簧一般,立刻缩小为原始状态。

这……

极端的变化,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心里不禁生出疑问,他要干嘛?

现场已经屏息静气,防守球员也远远停了下来,他们完全搞不懂宁凡在玩什么花样。

下一刻,宁凡给出了答案。

宁凡空中蜷作一团后整个人平稳的从篮筐下面滑过,远远的看去好像违背物理定律一般呈直线飞过篮筐。

卧槽,这是漂移?

待整个人平飞过篮筐之后,宁凡抬头确认了一下位置,然后身体迅速打开,用一记漂亮的反手暴扣为这次表演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现场寂静无声,无数人张大嘴巴不敢相信这一幕。

这里还是高中联赛?

场边的庄晴也被惊到张大嘴巴,但惊喜之色显露脸上。

10秒之后现场爆出热烈的欢呼,仿若海啸来袭。

宁凡站在场下,右手食指指天画着圈圈,然后指向了庄晴,“送给你的!”

庄晴捂住嘴巴,感动的想哭,这份礼物太惊艳,她很喜欢。

激动的氛围没持续多久就再次被打断。

背包中手机震动不止,似乎不止一个来电。

庄晴拿起手机看都没看直接选择挂断来电,看着场中庆祝的宁凡,庄晴有些不忍。

当手机再次振动时,庄晴叹了口气,恋恋不舍的看了赛场上的宁凡一眼,起身离开了观众席。

场中待庆祝完的宁凡再次回头时,他已经看不到庄晴的影子。

她,去哪了?

宁凡快速扫视人群,但没有庄晴的丝毫影子。

庄晴,走了。

说好的来看我比赛的。

宁凡突然感觉这场比赛变得了无生趣。

这场比赛已经失去了那一抹最亮丽的色彩。

第二节比赛虽然李元三失误开场,但宁凡的抢断暴扣却让现场气氛再度暴涨。

被气氛感染到的还有惠北众人,宁凡这一记进球太振奋士气了。

之前他们以为宁凡只会组织传球,但现在他们才明白宁凡在扣篮方面是何等天赋。

渐渐的,他们想通了。

原来,是宁凡为了给他们创造更多的进攻机会而他放弃了自己的那份。

一切明了,惠北球员心里却是滋味莫名。

他们记住了宁凡的付出。

当严蓓看到宁凡的那记扣篮时,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凭她目测的数据,宁凡刚刚爆发的弹跳远超他入队测试的数值,这家伙入门测试放水了。

这混蛋居然公然骗自己,严蓓心里愤恨非常。

不过回过头一想她就释然了,连自己基础资料都要保密的家伙测试能不放水才怪。

李元三看着宁凡的表演一脸惊恐,要是当初宁凡这样子打他那准是骑脸隔扣。

那样子好丢脸。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幸好宁凡待他如战友,如果是敌人那……

“非人哉。”

“好球!”

“再来一个!”

场边观众发疯一样怒喊,而惠北则是一脸呆滞,还有些羞愧。

博荣走进宁凡说道:“你有机会就自己进攻,为了我们放弃没有必要。”

宁凡毫不在意的笑道:“都是队友说这些没意义,场上谁机会好我就给谁,这就是我的准则。”

博荣神色复杂,拍了拍宁凡肩膀独自走开。

宁凡叹息一声,我可能低调不下去了。

青阳高中校门口,身着礼服的庄晴站在一辆黑色轿车旁,她神色严肃、冷淡显得拒人千里,整个人散发着冷傲的气息。

车窗降下,一位中年女士冷冷说道:“你,来晚了!”

庄晴低头不语。

女人冷哼道:“都让庄闲昍怪成什么样子了,一点教养都没。”

庄晴抬头冷冷看女人,“你没资格怪我爸,而且你也不配!”

“无礼,没大没小的东西!”

庄晴并不说话,但双眼满是恨意。

这时一旁的侍女劝道:“好了好了,现在晴晴也来了,我们赶紧去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中年女人依然不依不饶,冷哼道:“就先放过你一次,下次看我怎么教训你!”

庄晴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再次说道:“你没资格!”

“你!”

女人刚想动手,却被一旁的侍女拉住,侍女疯狂的给庄晴使眼色,让她赶紧上车。

庄晴没有理会中年女人的疯狂,转身直接上了后面的那辆飞车。

随着庄晴上车,停靠在路边的4辆飞车才依次驶离青羊。

球场上,宁凡不时用目光扫过庄晴坐过的那个座位,人来人往却始终没有再次见到庄晴的影子。

宁凡有些失落,看来她真的走了。

庄晴走后宁凡打的毫无精神,刚刚凝聚起来的进攻欲望立刻飞散,他已经懒得冲击篮筐。

场上宁凡惊艳一扣之后,他并无后续,仅仅只是忙于组织传球,这让场边的观众大感失望,因为第二节开场那球实在让人惊叹。

相反的,场上宁凡沉寂了,但李元三、古特思两人却是玩的风生水起,两人你一个我一个扣的不亦乐乎。

两人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小,场上甚至还互相配合玩起了花活。

第二节过半,宁凡主动请求换人,将李炜换上。

不是宁凡打不动了,而是打的没有心气儿,最在意的人不在场边看着了,这场比赛实在无趣。

宁凡一声不吭的坐在场边,整个人有些呆滞。

严蓓见宁凡心情不好,怕会影响球队发挥,她只能忍着内心的不爽过来解释。

“宁凡,庄晴最近家里有些事,除了上课时间她都没啥时间,这点你要理解。”

有事?宁凡下意识就以为庄晴家有什么不好的变化发生。

宁凡抬头,“我能帮忙不?”

严蓓摇摇头,“他们家的家事儿,没啥大问题,你放心做你自己的就行,别胡思乱想。”

一听庄晴是家里事,宁凡安心不少,他就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宁凡点点头,“谢谢!”

宁凡真诚的道谢让严蓓有些意外,这宁凡转性了?

算了,不跟他计较了。

见场上打得火热,严蓓也就放心不少,“这节你就不用上场了,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后半场还有用的到你的地方。”

“我明白,你放心。”

严蓓不再理会宁凡,专心指挥起比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