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五十二章 初次上镜的李元三

第五十二章 初次上镜的李元三


宝鞍球员神情呆滞机械的走向休息区,像是在梦游。

他们居然在最后关头输了!

谁能相信?!

徐国兴脸色阴沉,他做了那么多的准备,甚至不惜拉下老脸对付一个学生,但最后居然还是输了,真是见鬼了。

怎么可能?

怎么可以!

看到队员那呆滞的眼神,徐国兴一怔,比赛输了而已但他们还有明年的征程,他必须做些什么。

徐国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用力拍了拍手,将队员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大家都听我说,这场比赛你们的表现堪称完美,虽然结局不如人意但我很满意。”

“比赛输了就是输了,我们输得起!我们宝鞍输的光明正大!”

“这次我输的心服口服,但明年这场子你们必须给我找回来,在这丢掉的面子你们也必须给我找回来,都听明白没有!”

“现在都有,谢幕退场。”

看到队员还呆在原地不动,徐国兴脸色一沉,“速度点,还有,你们明天训练量加倍!”

“赛前说好的,输了就要加倍惩罚。”

“是,教练!”一听到训练加倍队员立刻就来了精神,他们还没失去所有。

明年,他们必须找回场子。

明年,他们必须找回丢掉的面子。

宝鞍的队员沉默着与每位惠北的球员握手道别,他们虽败犹荣。

毛浦与宁凡拥抱一下后不甘的说道:“我们不是败给了惠北,而是败给了你!”

宁凡笑道:“有区别吗?”

毛浦坚定的说道:“没区别,反正明年都会被我们赶超过去。”

宁凡呵呵一笑,“很自信,我等着你。”

毛浦点点头,在宁凡耳边低声说道:“我们教练心情不高兴,你多注意点。”

说完毛浦拍了拍宁凡肩膀转身走进了球员通道,进入通道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尚未散场的观众,心道这场子他一定会找回来。

宁凡一脸懵逼,小心徐国兴,小心个……

徐国兴?

你大爷的,你不会又要放狠招吧?

你丫的属口香糖的吧,都没招你你自个黏上来合适吗?

这一刻宁凡真的有些怕了,这次徐国兴弄得他只打了半场球,还是爆肝打的,如果这龟孙要是再度憋坏,那岂不是……

他扭头看了看严蓓,忽然没了自信。

宁凡无奈的摇摇头,惹不起,算你狠!

休息间里惠北球员正围着宁凡庆贺,宁凡那记绝杀真的精彩,真的价值千金。

“凡哥,有空带带我,我也想绝杀。”黄彬挠挠头有些腼腆。

李元三一把挤开黄彬,抢着说道:“去去去,排队去,凡哥要先教我空中过人。”

还有队员立刻跑过来问,“凡哥,你那抛投的绝技能传给我不。”

……

宁凡被围在中心不知改如何回答,要求太多,分身乏术。

这时严蓓进来,冷哼道:“好了,让宁凡休息一下。”

猛虎啸林,群兽皆恍,队员立刻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位置上。

这群人心知已经犯错,所以此刻正想着弥补,暂时能不坏了印象最好。

严蓓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对这宁凡说道:“博荣、宁凡、李元三你们一会去跟我开发布会。”

博荣、宁凡两人无所谓的点点头,例行公事,毫无惊喜。

而李元三却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喜从天降,让他一时回不过神来。

黄彬道:“元三,你要上电视了,真羡慕你。”

李元三作为新人第二场比赛就能上发布会,可谓是对他实力的一种肯定,对他而言非常值得纪念,而黄彬的话则让他醒悟过来,不禁少了三两骨头,整个人飘飘然的。

他急不可耐的寻问宁凡,“凡哥,一会我该说些什么,要不要准备草稿,要……”

“啊——不行,不行,我得先换个造型,上电视了怎么能这么糟糕呢。”

“让,都让一让,三爷我上电视了。”

队员一阵无语,见过上发布会的,但没见过你这猴急的。

李元三对自己此刻的造型深恶痛绝,他可不想第一次露脸就给屏幕前的美女留下什么坏印象,他还指望这个找女朋友呢。

看着慌里慌张整理自己形象的李元三宁凡哈哈大笑,这人太逗了,有必要吗?

宁凡回忆自己第一次上发布会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颤,自己当时貌似直接上来着。

当初,草率了!

第一印象,确实很重要!

点着头,宁凡也离开了自己座位。

博荣看着对第一次上镜非常上心的两人苦笑一声,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呢,如果当初美美的,是不是蓓蓓那时就答应了?

“唉,宝宝苦啊。”说着他也起身离开了座位。

众人面面相觑,这三个人发什么神经病。

15分钟后,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宁凡三人打扮的时尚帅气并排坐在中间位置。

眼巴巴的等着记者问完严蓓问题之后,李元三已经急不可耐,他要上镜,上镜,上镜。

记者:“李元三同学,据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你是山南区防守毛浦最好的球员,请问你对防守毛浦有什么心得,能与大家分享一下吗?”

李元三正了正姿势,右手一抹头发,笑声道:“这位美女问得好,我确实有一些心得。”

“其实毛浦还是很好防守的,总结下来就两个字,一个字是刚,一个字是帅。”

“请问可以细致解释一下吗?”女记者语气冷淡,显然对于李元三的夸奖并不感冒。

李元三滔滔而谈,“刚就是你要顶得住,顶不住一切都白费。帅就是你要比他长得好看,让他自惭形秽,自然而然就能让他恐惧于你的美貌,不敢与你争锋。”

众人满头黑线,这人怎么这么能装。

合着你打这么久是靠脸打的?

宁凡、博荣不自觉的往两边移了移,跟李元三默默拉开了距离,同在一个镜头里很丢人。

再次进入提问环节,忽然有人问宁凡,“请问宁凡同学你要转学宝鞍中学吗?”

宁凡笑着从李元三手中夺过话筒,回应道:“暂时没这个打算,谢谢。”

被夺走话筒的李元三愤怒的看着宁凡,为什么就不让他多说两句。

宁凡当做没看到,说完就放下了话筒。

李元三立刻拿起话筒,期待看着面前的记者,一副好想被采访的样子。

场下一众记者对于某人的恶毒表演深恶痛绝,此刻都刻意避开了李元三期待的目光。

看着一位位记者目光移开,李元三心中恼怒不已,他这是被无视了吗?

接下来几个问题李元三都没有找到机会插话,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他急了。

只剩一两次提问机会了,他打算抢一次上镜的机会。

有记者这时提问宁凡,“下场比赛你们将要对战明珠,你们有什么想要讲的吗?”

李元三一把抢过博荣手中的话筒,自恋的抹一把头发,骄傲的说道:“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众人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要出事。

李元三大笑一声,“明珠而已,一掌就能拍成粉末!”

卧槽,重磅新闻!

得来全是意外。

李元三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博荣此时已经是花容失色,心里一个劲儿的叫唤,这事儿闹大了。

严蓓也是恨得牙痒痒,这李元三一不小心就捅了个大马蜂窝,真是一点你都不给她省心。

得解释一下。

博荣立刻将话筒抢夺过来,解释道:“那个,李元三同学跟大家开个玩笑,大家别当真。对于明珠我们还是很看重的,也很尊重,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下周的比赛我们会认真应对的。”

宁凡看着博荣圆滑的发言有些无语,还不如李元三呢。

年少轻狂,年少时你怂了以后谁给你轻狂的机会。

既然必须要赢,那就是赛前放个狠话又怎么样。

博荣将话筒交给宁凡,示意他赶紧解释一下。

宁凡淡定的接过话筒,说道:“明珠第一这是事实,但是我们不服,我在这里正式向明珠的校队发出战书,下周六我们在惠北等你们,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

博荣此时脑子都要炸掉了,宁凡这是吃错药了?你怎么可以跟着李元三一起发神经?

卧槽,事情大条了,想压也压不下来。

看着闪个不停的闪光灯,严蓓第一次觉得是那么可恶。

她一脸凶狠的盯着宁凡,这混蛋自作主张,这是给她找麻烦吗?

而坐在另一头的安道兴则是嘴角一挑,内心开心不已。

年轻人,冲劲真足。

放狠话这事好久都没干过了。

怀念啊,当初自己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回程车上,严蓓、博荣两人脸色不善的看着宁凡、李元三,像是要把两人生吞活剥一般。

严蓓指着光幕责怪道:“你们看看,新闻都出来,全市的人都知道你们要把人家一把拍成沫子,这下你们高兴了?”

李元三此时已经没有了发布会上的自信,只剩心虚。

他胆战心惊的小声说道:“那个,就是形容一下,谁想到那群记者居然过度解读,真是太没职业道德了。”

严蓓听到李元三的话恨的牙齿痒痒,这该死的混蛋居然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李元三,下周要是不能把明珠拍成沫子你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李元三嘀咕。

“你,不可理喻。”严蓓气极。

宁凡此时站出来说话,“拍不成沫惠北能进入区赛?连区赛都进不去还谈什么省赛。”

严蓓无言,事实的确是这样。

她辩解道:“那也不能这样说,这样有伤两校之间的友谊。”

宁凡继续道:“比赛场上你死我活,谈什么友谊,都谈友谊那干脆别比赛了,干脆大家抽签决胜负得了,真要讲友谊可以,必须是赢了之后。”

宁凡这话霸气。

严蓓无言反驳,心气儿都没了还打什么比赛。

她一直讲求胜欲,现在居然连放狠话都容忍不了。

真是格局小了。

见严蓓被辩倒,博荣立刻站出来,“不是不让你们说,这种事情必须经过教练允许才可以,不打招呼这样很容易产生误会的。”

“误会,我看你就是怂。”李元三立刻反击。

“李元三同学,说话是要负责任的。”博荣语气阴沉。

李元三无所谓道:“我就是说了,你能咋得,不让我上场?”

“你!”博荣还真拿他没办法。

严蓓打断两人的争吵,“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这件事就此为止,我不希望下次在发生这种事。”

李元三不屑道:“无聊。”

显然对于两人的软弱他有些不满。

宁凡叹息一声,这样乌七八糟的球队真没意思。

思绪飘飞,自己今天表现这么好了怎么也不见庄晴过来加油,难道她有什么事情被缠住了?

城市的另一边,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内,庄晴正在痛苦的接受礼仪教育。

啪——

“手要放平一点,手指自然伸直。”

啪——

“记住,腰始终要挺直了,小腹给我往内收。”

啪——

“双眼目视前方,眼神不要胡乱飘!”

啪——

“肩膀不要乱晃!”

奢华的落地窗前,中年女人正在严厉的教导庄晴宫廷礼仪,她手里攥着戒尺正在围着庄晴不断转圈,不断的挑出各种瑕疵。

女人眼神阴沉一脸厌恶的表情,似乎看着庄晴哪哪都不满意。

而庄晴这时噙着泪花,头顶一碗水,小心翼翼的做着各种动作,稍有不对便会遭到女人的惩戒。

庄晴咬牙坚持着,心思却不断在飘飞。

悄悄看到墙上的时钟,庄晴心中暗道,宁凡这会比赛已经结束了吧,不知道他今天表现怎么样,赢了没有。

他有没有帅气的扣篮。

有没有想我给他加油。

有没有……

啪——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戒尺带着风声狠狠打在她的后背。

“别乱动,给我集中精神。”

庄晴急忙调整之势,思绪却是不断的向宁凡飘飞而去。

夕阳余晖,市内某处庄园之中庄父站在城堡的窗前,门口则是站立着两位侍从,他望着夕阳长长叹息一声。

“对不起,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