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五十七章 今天教练有点忙(一)

第五十七章 今天教练有点忙(一)


第19周,周二晚上10:30,惠北教练室。

严蓓披着衣服瑟瑟发抖的看着明珠的比赛录像,她不时停下记录几笔,密密麻麻的本子上已经满是记录。

阿嚏——

严蓓揉了揉鼻子,把衣服拉紧了一些,她愤怒道:“今天这空调到底怎么了,温度怎么调的这么低。”

“关都关不掉,真是烦死了。”

抱怨两句,严蓓喝了两口热热的姜茶继续进行着她的研究大业。

明珠,真的不好打啊。

严蓓心里非常清楚,她现在做的也仅仅是临时抱佛脚的工作,但为了那一丝的胜率加成她不得不做。

她点开一张秀气阳光的照片,看的有些出神,“裴吉没那么简单,虽然你不显山不漏水,但你还是成功引起的我的注意啊。”

裴吉是明珠的队长,虽然表现平平但是却稳稳的压住明珠的两名新人坐上队长的位置,可知其能力如何。

随后严蓓调出了一段视频,那是明珠对战宝鞍的那场比赛,视频中刚好是裴吉防守毛浦的画面。

裴吉正面防守毛浦,毛浦尝试单打但是接连几次运球转身之后都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最终只能将球交给尤友楠。

严蓓将画面慢慢倒回两人接触的时候,“好厉害的判断能力,难怪毛浦没讨到好。”

严蓓看着视频中对抗的两人,数据很快在脑中完成转化,根据她的分析视频中裴吉的站位始终处于毛浦发起进攻的方向之上,如果毛浦强推那可能就是一个犯规。

厉害!

而且是不动声色的那种厉害。

这样子的防守下即便他们队里的两位新星都被压制,可见防守功力深厚。

不过这样子的防守等级严蓓似曾相识。

她立刻调出自己资料库的某个视频,视频中宁凡防守青羊球员的画面与裴吉十分相似。

严蓓有些意外,一脸疑惑,“这两人难道师出同门?”

但严蓓仔细看了一阵发现有些不同,宁凡的好似没那么刻意,甚至看起来都像是运气使然。

啧啧啧,宁老怪?

又让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严蓓不敢下定论谁的最好,但她心里多少还是偏向宁凡的,毕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巧若拙。

宁凡就是这样,而裴吉的防守明显没到那个境界。

对于宁凡的比赛其实严蓓单独建立了一个文件夹用来研究,宁凡的技术虽然看起来简单但经过外公的提示之后,她自己已经不再把宁凡当做新人来看。

其实越研究她心里越惊讶,这宁凡简直就是妖孽。

奇怪的技术层出不穷,像是一个洋葱一般,你永远找不到它的内核。

继续研究明珠的视频,现在战术方面她还没有做完总结,还需要继续加油。

“蓓蓓加油!”严蓓举起粉拳在给自己打气。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安道兴打开办公室的门立刻就打了一个寒颤,好冷!

他走进去一看,严蓓居然还在看视频,看来她一晚上没有休息。

安道兴眉头微皱,直接关掉了光幕,“回去睡觉去!”

严蓓正准备发怒,一扭头看到的却外公,她立刻换作一副笑脸,“外公早咩,我再看会儿,就一小会儿,资料马上就看完了。”

安道兴的眼镜反着光,看不出他的眼神,但淡淡的威压开始弥漫开来。

“回去!”

严蓓笑脸一僵,立刻收敛笑容认真道:“好,我马上就走。”

她现在像是犯错的小学生,乖乖的道歉然后即刻改正自己的错误。

严蓓抱着衣服走在主道上,神色疲惫不堪,但却骂骂咧咧。

她撅着小嘴骂道:“臭外公,坏外公,都不给人家做完功课的机会,明明只有那么一点点就完成了。”

严蓓嘟囔着低着头走过石桥来到湖边,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行人的骚动。

一群学生一排的走在路上,忽然间惊叫一声四散开来,在这鸡飞狗跳的画面中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倩影惊叫着从人群中快速冲了出来。

“刹车失灵了,你们赶紧让一下!”

“哎呀呀,前面的赶紧让一下,要撞了。”

“刹车呢,刹车怎么还不好。”

“不要,你赶快让开吖。”

另一头,宁凡捡起掉在地上的刹车盘一阵无语,这谁的车啊不装刹车盘也敢骑,到时候可怎么停下来。

算,先捡起来一会交给学生会处理吧。

人工湖的路边,严蓓忍不住打个哈欠,她太困了,此刻又饿又困整个人都迷糊了。

她迷迷糊糊中隐约听到有人惊叫,她转身观看却被一道黑影直接撞了上来。

“啊——”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路面上早已不见了严蓓的影子。

紧接着一声尖锐惊呼响彻天际,“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救命啊!”

宁凡听到呼喊立刻跑了过来,他看着惊慌失措的鞠云静问道:“怎么了,谁落水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宁凡眼角抽搐,感情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居然是他们班主任搞的,让你不装刹车盘,现在好了吧。

鞠云静捂着嘴巴,神情紧张的说不出话。

顺着她的指引看去,他发现水中拍着黑色的头发,而距离……

宁凡估算了一下得有5米?

他心里大大的一个卧槽,这鞠云静到底骑的多快才能把人撞那么远。

没办法,现在救人要紧。

宁凡将外套、背包丢在地上自己一跃跳进了湖里。

水不深,这是宁凡第一反应。

幸好刚刚他是斜着进来的否则这会可能倒着插在湖里,那时候可是贼尴尬了。

宁凡迅速游过去将那人从水里捞起,让她能够呼吸,然后抱着那人迅速的往岸边游去。

将人放到岸上一看,宁凡惊呼一声,“哎吆卧槽,严蓓。”

这不巧了吗?

宁凡拍了拍严蓓的脸,发现并没有任何反应,但他感受了一下心跳还有。

还有得救。

宁凡拉开严蓓的外套开始准备救护,但鞠云静却惊呼一声,“你干嘛!”

宁凡疑惑的看着鞠云静,“你什么意思?”

鞠云静红着脸说道:“色狼,你这是想猥亵人家吗?”

宁凡黑着脸,你哪只眼看到我猥亵人家了,再说了这严蓓……

呸呸呸,你才猥亵,违法的事情他宁凡能干吗?

不过转头一看,还真有点料。

鞠云静指着宁凡就欲开口教训,却被宁凡无情打断,“再耽搁下去人可就死了,到时候你就是杀人犯!”

宁凡一句话把鞠云静吓得花容失色,急忙道:“那你赶紧的,救人啊!”

宁凡冷哼一声转身继续救人,但几分种过去了严蓓还是没反应。

见鬼了!

这什么情况?

鞠云静站在一旁不淡定了,“你,你,你,你是不是把人救死了。”

宁凡黑着脸,“不懂就别乱说。”

鞠云静怒道:“刚刚她吐了几口水之后就没了反应,不是你救死了还是什么?”

对于没有丝毫救人常识的鞠云静宁凡真是脑袋都炸了,吐水了说明呼吸道没被堵好吧,都空水了难道还不能呼吸?

宁凡懒得跟这无知的女人哔哔,试探了一下严蓓的呼吸之后,又听了听她的心跳,都没问题啊。

但这人为什么就是不醒呢?

他脑袋上已经有无数个问号,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变成植物人?

她难道是植物成精不成?

看到宁凡一脸疑惑,鞠云静大着胆子学着宁凡的样子试了试,疑惑道:“有呼吸,有心跳,应该是个活人啊。”

“你说怎么还不醒?”

“我怎么知道,难道她还能睡着了不成?”

但下一刻,鼾声响起,现场变得诡异无比。

周边众人直接被雷倒,这特么是什么神奇现象。

……

校医务室,宁凡、鞠云静正在检查室外焦急的等待结果。

看到医生出来鞠云静一个箭步冲到医生身旁,医生被吓得后退一步,“医生,这位同学怎么样?”

“没啥大问题,就是些皮外伤,外加睡眠不足。”

“皮外伤不要紧吧。”宁凡关心问道。

“就是简单的擦伤,已经做过处理了,你们可以放心。”

“好的,谢谢医生。”

“让她多睡会吧,休息一下恢复更快。”

宁凡点点头,现在只能这样了。

宁凡看了一眼睡着的严蓓跟着鞠云静一起退出了病房。

鞠云静拍着胸口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把人给撞死了。”

宁凡嘴角抽搐,默默的拿出了那个银光闪闪的刹车盘,“这东西是你的不?”

鞠云静一脸震惊的看着宁凡,“我就是骑车来学校问一下这东西怎么装的,难道宁凡你会?”

宁凡此时心里的震惊已经不知道改用什么词语形容,刹车都没有你就敢骑着上路,大姐你真行!

一路没出事儿算你厉害。

宁凡竖起大拇指,认真的讲解道:“鞠老师,这是刹车盘,刹车用的。”

鞠云静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刚刚我怎么也刹不住车。”

鞠云静在背包里找了半天终于又找到一个,“你看,我这还有一个。”

宁凡眼珠瞪大,震惊道:“你两个都没有也敢上路?”

鞠云静骄傲的说道:“这有什么,没有它我不照样骑着过来了。”

“……”

宁凡想说可你把人撞人,但他不忍心说出口。

“没事,你这车没毛病,就是骑着就是有点废人。”

“既然没事那我就不装了,以后直接骑车上班就好了。”

求求你做个人吧,你这样下去校医院可就人满为患了。

宁凡急忙说道:“老师,还是我给您修一下吧,这样看起来完美一点。”

鞠云静点点头,“也对,那就麻烦你了。”

修完自行车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宁凡擦擦汗,心道还好技术没生疏。

“鞠老师,你这车哪里买的?”

“你说这个古董啊,我找人复刻的,刹车盘我也是昨天刚拿到。”

“那就是说你这几天骑着没刹车自行车?”

“对啊,这东西谁知道它是刹车用的,再说没它不一样骑?”

宁凡默默给鞠云静点个赞,你猛,能活到现在你真的命大。

宁凡一怔,古董?那就是说绝迹了。

“这车也就是说没卖的?”

“1000年前的古董,谁还买,我这辆还是别人送的礼物。”

“好吧。”宁凡心塞,没想到这里变化这么大,这么环保的东西都已经淘汰了。

看到宁凡失落,鞠云静有些同情,“要不我把我的车借你骑骑?”

宁凡笑道:“算了,我走路也就5分钟,用不着这东西。”

“哦,对了鞠老师,你上午有空了问一下严蓓下午训练怎么搞,球队没了她不行。”

鞠云静爽快应道:“没问题,你快去上课吧。”

一说上课,宁凡立刻精神起来,卧槽都快忘了自己跟谁呆在一起的了。

宁凡急忙道:“那我先走一步。”说完拔腿就跑。

鞠云静淡淡道:“难道我就可么可怕?”

敢嘲笑我,真当我听不出来?

哼,要你好看。

下午……

鞠云静眼珠一转,刚好下午我很空闲啊。

她嘴角上翘,笑容有些狰狞。

下午的训练貌似很有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