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六十九章 宁某人被壁咚了

第六十九章 宁某人被壁咚了


发布会一完,严蓓直接拉着宁凡来到没人的地方。

她一只手按在墙上,把宁凡吓得不停的向身后的墙体挤去。

卧槽,被壁咚了。

泥奏凯,我们不合适。

“你,你想干嘛?”宁凡非常警惕,就怕严蓓干点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严蓓双眼紧盯宁凡,怒道:“你存心给我添堵是不?”

宁凡担心自己的清白,谄笑道:“怎么可能,你没看我都没敢让你担责,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你这叫坦诚?你这是给老娘添乱!”

“老娘花了那么多时间为你摆平这事,你这混蛋还掀起来干啥?”

“看我闲着心情不爽是不是?”

“你是不是非得搞得众人皆知,大家都下不来台。”

“你白痴吗,带脑子了吗。”

严蓓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臭骂,宁凡被壁咚在墙上避无可避,只能承受严蓓惨无人道的斥责。

见严蓓还想继续骂下去,宁凡立刻认错,“别,别,别,你听我说。”

“那个都是误会,误会!”

宁凡想要逃脱,却被严蓓直接抓着领口提起来按在墙上。

宁凡心里顿时怂了,我的清白……

默默的扭过头去,他宁死不从。

宁凡讨饶,“我,我就是想把这事拦下来,毕竟是我挑的事儿,从我这开始到我这为止不是嘛。”

严蓓掰正宁凡的脑袋,恶狠狠的说道:“你还挺有责任心啊,但是,你跟我商量了吗,你有把我放在眼里吗?”

“没……”

“你说什么?”

“放,放在心里了。”宁凡干笑着立刻改口。

严蓓一怔,你想勾搭我?

她阴着脸威胁道:“别跟我在这油腔滑调,傻子才想到你心里,以后有什么事先跟我商量,懂不?!”

“懂,都懂!”

“哼!”严蓓丢下宁凡整了下衣服威风凛凛的走出了通道。

宁凡身体一颤,看着严蓓离开后才松了一口气,真是吓死宝宝了。

多大点事儿啊,让严蓓吓的都心衰了。

差点清白就没了。

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宁凡准头准备会更衣室,但是他一抬头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张脸。

“你来干嘛?”宁凡语气不善。

“呵呵,你给我找了这么大的麻烦当然过来道声谢谢啊。”裴吉淡淡的说道。

“不需要,我们关系还没好到那个地步。”

裴吉讥笑,“你倒有趣,你这是勾搭上惠北的天才教练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宁凡神色不悦,“你的嘴巴跟你的动作一样不干净。”

裴吉微怒,“干净?你的确有这个资格这么说,但是在篮球界干净你混的下去?”

宁凡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裴吉,“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裴吉自嘲,“也是,你的天赋足以让你混得下去。”

“怎么,你内心难道如此自卑的吗?”

裴吉嗤笑,“呵,天赋再强你强的过不择手段?”

“至少不折手段不能让你问鼎冠军。”

“我这不算冠军?”

宁凡不屑,“井底之蛙,这种最低级联赛不是你的最终追求吧。”

裴吉摇摇头,“不是,不过强队里也不是所有人干干净净的。”

宁凡不屑,“为什么要成为那个肮脏的存在,努力的极致一定会让你有问鼎机会,你难道不想试一下?”

“努力的极致吗……”裴吉陷入了思考。

宁凡继续道:“即便你天赋一般,持之以恒的努力下去依然会让你比所有人走的都远。”

话点到即止,宁凡也不打算继续久留。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裴吉魔怔了似的回味着宁凡刚刚的话,他渐渐陷入了迷茫,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回到更衣室,宁凡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赞美、鼓励、庆贺纷至而来。

众人欢呼了一阵后更衣室才慢慢安静下来。

“凡哥,伤怎么样?”

随着李元三的提问,众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宁凡身上。

宁凡笑道:“可能得休息一两周,具体要看恢复情况。”

“这样啊,那周日的比赛你就不能去了?”李元三一阵失望。

宁凡道:“怕什么,我们现在这阵容还赢不了观澜?”

“那倒不是,就是你不在我们信心有点不足。”

“对呀,凡哥你不在比赛打起来都不爽。”

“主要是没有那种激情。”

“你在的话我们能开瑞全场。”

这是实话,李元三也是这般感觉,宁凡在跟不在对惠北而言可是天壤之别。

不说远的,就拿这场对明珠的比赛来讲,第二节他们直接被明珠血虐,不仅丢了领先优势,还被反超拉开了分差,前后差距明显至极。

而其他队员也是同感,态度明显更倾向于宁凡上场比赛。

现在宁凡无形之中已经成为球队的中流砥柱,甚至重要到可以左右球队的胜负。

几人欢喜几人愁,宁凡的上位是一些人所不希望看到的。

如此之快的融入速度是古特思、博荣所没想到,此时的宁凡隐隐有了压他们一头的趋势。

两对视一眼,眼里隐隐有了不安。

他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惠北重组是板上钉钉,那重组的话他跟他身后的团队怎么办?

宁凡能允许他的队伍里出现小团体吗?

两人心里都隐隐有了答案,不允许。

此刻两人才有些惴惴不安,去留的决定权不在他们一边。

投诚还是硬抗到底?

这个决定对他们来说很难,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可能不存在的冠军。

他们犹豫不决。

宁凡不懂两人小算盘,一个劲儿的安抚队友,“你们下次只要想今天这样之打,别说观澜,观澜Pro你们也一定吃得下。”

“凡哥你别哄我们。”

“对,你这是给我们喂毒鸡汤。”

“打不赢怎么办?”

宁凡鼓励道:“你们放心打就好,明天我还在场下呢,不行我就上去跟你们打一阵。”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嗯嗯,有凡哥压轴这波稳了。”

“那岂不是说我们这个学期能领到奖金了?”

“唉,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是有这回事来着。”

“对了发奖金了你准备做什么。”

“我啊,我……”

……

看到精力旺盛的队友宁凡哑然失笑,看来比赛还不够激烈啊。

比赛胜利的兴奋劲儿一直持续到球队解散才渐渐散去,这一场比赛他们赢的爽,赢的解气。

对于很多人来说,能赢排名第一的球队这战绩够他们吹嘘一阵了。

如果说这场胜利来的毫无预兆,其实不是的。

宁凡的上场其实就是昭示。

事实就像观众的总结一样,有宁凡在场上惠北无敌。

当然这是基于区赛,如果进入市赛那惠北依然是一线强队,实力甚至更胜往昔。

惠北这次的配合无间也是获胜的主要因素之一,可以说这场比赛惠北今年团队配合最完美的一次,没有之一。

说来滑稽,这样的效果不是严蓓管理有方的功劳,而是鞠云静那变态特训的后遗症。

也许他们没有注意到,但特训的影响到现在都没散去,这也是宁凡自信一定能战胜观澜的原因。

观澜在赛区所有的球队当中妥妥的弱队,勉强算个弱队里最强的那一栏,但在宁凡眼里,依然是弱队。

对付弱队,现在的阵容稳的很。

宁凡离开篮球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四下已经无人显得非常安静。

虽然比赛已经结束,但宁凡并没有着急离去,而是选择去训练馆备战。

比赛在即,由不得他不关注。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练习?”严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宁凡诧异转身,“是严大教练啊,我说呢。”

晃晃左手,宁凡笑道:“怎么会呢我现在可是伤员。”

他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他这样再去训练那纯粹就是找死,除非他想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看着宁凡炫耀,严蓓没好气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话不投机半句多,宁凡也懒得跟这女人继续斗嘴。

走了一会,宁凡发现严蓓居然跟自己同向,他有些疑惑,“这么晚了,你去训练馆干嘛?”

这话听着就来气,严蓓没气愤说道:“还不是为了给你擦屁股。”

额,宁凡尴尬不已。

“对不起,那事是我欠考虑了。”

严蓓一愣宁某人居然道歉了,奇迹!

内心有些小确幸,但依然装作高冷,“算你识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