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七十章 八字不合的人

第七十章 八字不合的人


喜怒无常的严蓓让宁凡倍感棘手,这位真的有病。

不知道咋滴这女人每次见他后都会变成吃了枪药一般,真是八字严重相克。

看了眼宁凡处理过的左腕,严蓓再次确认道:“你这样子后天的比赛没法上场吧。”

“嗯,校医说最好不要剧烈运动,休养一周最好。”宁凡淡淡的回答,视乎对这件事并不上心。

严蓓没有再说什么,两人陷入沉默。

“观澜你们能搞定不?”宁凡多少有些担心球队状况。

严蓓倒是显得很是自信,“小看人,请把那个不字去掉好吧。”

宁凡质疑道:“13个人,两套阵容,你确定到时候能轮转的过来?”

严蓓冷笑道:“他们不是天天叫唤上场时间少吗,后天我刚好满足他们。”

宁凡嘴角抽搐,算你狠!

他们要是知道是这个结果恐怕会哭死,后天他们恐怕会累死吧。

不过这也是好事,球队调整临近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也挺好,这样出圈的机会也大。

严蓓虽然自信满满,但宁凡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要不帮一把?

宁凡想一下决定还是帮她一把,算是替他擦屁股的报酬,虽然是她自个非要擦的。

“今天球队的变化不知道你感觉到了没有?”

严蓓疑惑的看了宁凡一眼,球队有变化?

我怎么不知道!

“我……”严蓓立刻收回嘴边的话语。

宁凡应该不会无的放矢,难道自己真的忽略了什么关键的信息不成?

变化,而且是这场才有的变化……

慢慢地严蓓陷入了苦思。

宁凡静静的与严蓓并排走着,丝毫没有提醒的意思,他在等严蓓自己领悟。

严蓓的脑袋中,比赛的画面一帧一帧飞速翻过,细微之处的变化都转化为数据一一呈现。

比赛阅读完一遍后,她神情更加疑惑,难道宁凡在跟自己开玩笑?

她回头看了宁凡一眼,宁凡微微一笑似乎带着鼓励的意味。

严蓓脸色一沉,这人好讨厌,装什么深沉。

直接告诉我会死吗。

看到严蓓脸色一变,宁凡一惊瞬间收敛笑容,暗道这女人上辈子是变脸的吧。

有什么我忽略的地方吗,严蓓脑袋飞快的转动着。

宁凡默默的拉开的与严蓓之间的距离,他已经在心里给她贴上了“危险品”的标签。

蓦然,严蓓想到了什么。

“配合!”

“对,就是配合!”

“球员之间的配合明显比上一场好了许多。”

正在兴头上的严蓓一下子想到另外一件事,像是被浇了盆冷水,那股兴奋劲儿一下子就熄灭了。

严蓓幽怨的看着宁凡,“你早想到了?”

刚刚历经险情宁凡已经不敢浪了,悄然调高了发现难度,“我也是刚刚想到的。”

严蓓俏脸立刻阴沉了下来,“哼,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存心看老娘笑话吗?”

感受到严蓓发怒宁凡向外跳出一大步,显得心有余悸。

宁凡表情顿时垮掉,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宁凡的举动让严蓓心中更恨,她怒吼一声:“老娘有那么可怕吗?”

我的天,你都老娘了,还不可怕?

宁凡立刻赔笑道:“哪有的事,我怎么敢看您笑话呢,我只是觉得自己领悟到的才最深刻,不是吗?”

严蓓点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莫名的不爽,她还是觉得宁凡在存心看她笑话。

狠狠瞪了宁凡一眼,严蓓刚走一步便怔在原地。

这混蛋只说了结果,那原因在哪呢?

难道还要求这混蛋?

严蓓心里忿忿不平,今天丢脸丢大发了。

严蓓转身,强忍着怒火请教道:“他们怎么突然变得配合无间了,难道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宁凡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欺诈之神,动动嘴皮子就能搞定一切?

“你猜?”

下一刻,宁凡抱着小腿跳了起来,一个劲的喊疼。

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古人诚不欺我。

“疼,疼,疼,疼死了——”

宁凡揉着小腿愤怒喊道:“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暴躁。”

他千防万防最终还是没防住,棋差一着。

“哼,这就是打哑谜的下场,有什么主意直接告诉本教练不就好了,非得学人家遮遮掩掩,你当自己是教导主任啊。”

宁凡懒得跟她斗嘴,“不可理喻。”

这女人真是,反应迟钝还不让人说,活该她转不成正的。

“我怎么听到有人刚刚叫我?”教导主任高大的影子出现在严蓓身后。

“啊?”严蓓立刻缩了缩脖子。

宁凡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立刻指着严蓓说道:“主任,她说找你有要事汇报?”

“要事?”教导主任摸了摸仅存的几颗秀发,显得有些疑惑不解。

宁凡神秘一笑,点点头道:“要事!”

教导主任一时不知道宁凡打什么哑谜,目光转向严蓓等着她开讲。

严蓓被宁凡杀的措手不及,宁凡居然当着教导主任的面给他穿小鞋,猝不及防。

好你个宁凡,你给老娘等着。

讲什么,严蓓感觉脑子都要炸掉了。

废话一讲必定完蛋,但是什么事情算是不轻呢?

她眼珠一转立刻来了主意,她可爱十足的央求道:“主任,球队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教导主任被她搞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吃你这套……好可爱!

看到严蓓这个样子,宁凡一副卧槽的表情,三观被震得稀碎。

你家博荣见过你这样吗?

萌里藏刀,好特么吓人!

教导主任很是受用,笑眯眯的道:“你说。”

严蓓俏嘴一噘,“你要先答应才行。”

教导主任笑声朗朗,柔声道:“你得先说什么事儿我才好答应你啊。”

严蓓眼珠一转,可怜楚楚的说道:“事关球队出线,你一定要答应。”

教导主任心中一凛,这可是大事儿啊,上面点名要办成的大事儿,必须重视起来。

他笑容一敛,整个人变得认真起来,“你说!”

“那个,这次不是我们赢了明珠吗,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上次球队的特殊训练对球队帮助很大,我们想再来一次。”

教导主任点点头,赛前训练,有备无患,了解。

顿了顿,严蓓故作为难的说:“不过那个科目不是我负责的,我想请那位老师帮忙,不然周日的比赛可能会输。”

会输?

一听到这两个字教导主任眉头一皱,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他立刻来了精神,这困难必须要解决,“那老师是谁?”

“这个要问宁凡,他跟那老师最熟。”严蓓直接烫手山芋踢给了宁凡。

教导主任转头看像宁凡,“是谁!”

好你个严蓓,算你狠。

宁凡嘴角一抽,这皮球最终还是踢到自己这里来了,真是自作孽。

这么容易就被严蓓混过关宁凡心里十分不爽,他没好气道:“鞠云静老师。”

教导主任瞳孔放大,像是听到了不可描述存在的名字,顿时变得双目无神呆立当场。

他默默收回了右脚,上次的伤现在还没好呢。

这个名字就是梦寐,伴随他好久了。

现在听到这个名字,他脚掌都在隐隐作痛。

他头皮发麻却故作镇定,“咳,这个严助教说的没错,宁凡你跟鞠老师最熟,这事就交给你了。”

严蓓咧嘴一笑,让你藏,这不还是让我给套出来了。

“我……”

教导主任胖嘟嘟的小手按在宁凡肩膀上,关切的说道:“现在学校上下对你都很关注,你呢最好也担起一点责任来,做给他们看看。”

“你说是球队的新星,不能让学校上下对你失望。”

完了教导主任低声跟宁凡说道:“这对你评奖学金,有好处。”

宁凡心中暗骂:草,拿奖学金来威胁老子,你够狠!

奖学金?

奖学金还是很重要的!

宁凡脸色一变,笑容可掬的说道:“小事儿,主任交给我就好。”

“嗯,我果然没看错你。”教导主任拍了拍宁凡肩膀逃命似的离开了两人。

这两人净给他添乱子。

鞠云静那是惹得起的存在吗?

年纪小小就给人挖坑,现在学生一肚子坏水。

小小年纪心思便如此歹毒,真是坏的很。

看到教导主任的狼狈模样,宁凡眼睛一亮,终于让我抓到你的软肋了。

此时想到鞠云静宁凡觉得真是太亲切了,关键时刻可是完美的防弹衣啊。

“哦,原来是鞠老师帮的忙。”严蓓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撞我那个人嘛。

“无药可救的痴呆患者。”宁凡对严蓓的记忆能力已经不抱希望,搁自己绝对忘不掉。

谁能装车不装刹车,鞠云静可以。

谁能骑车不要刹车,鞠云静还可以。

就凭这两点,你不服都不行。

严蓓跳脚,指着宁凡大喊:“宁凡你说谁呢?”

“没,我说的是今天太阳很好。”

“现在是晚上!”

“哦,那些星星都是太阳,你不知道?”

严蓓语结,这些常识还需要你提醒吗?

不过,你居然敢骂我。

眼珠一转,严蓓小狐狸一般说道:“那天鞠云静老师训练的备份在哪里,我要学习一下。”

宁凡立刻尬住,这个可是黑料,怎么可能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